语言是法律的基础,法律因由语言形成其造型,在规则产生或创造之前,语言必须先被发展-男宝宝取名-迅雷资讯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一个作用-语言是法律的基础,法律因由语言形成其造型,在规则产生或创造之前,语言必须先被发展

警方将劳荣枝移交

在《比較法的力量與弱點》開篇,作者以德國為例,指出了比較法學發展存在的三重障礙:一是德國法律對於外國學生變得越來越缺乏吸引力,其中的原因在於德國的法律教育正變得非常封閉,學生們忙於精通國內法律的細節,這也導致法律實踐缺乏國外積淀。二是比較法學必須有自己強烈的學術主張,即列舉不同國家的法律之間的種種差異,為法律改革的匆忙提議作出反應,這方面還任重道遠。三是比較法學會增加「規範的泛濫」,畢竟法律絕非萬能,常常導致許多問題懸而未決。

作者認為,一個國家的文化與法律和該國的地形一樣,依賴於它的地理。英國、日本的地理面貌,決定了島國性是兩國法律最顯著的特徵;就水法而言,在「英國翠綠而宜人」的土地上,規則是任何人都能夠想采多少就采多少,在美國這一點卻改變了,現今居支配地位的規則是「合理使用」和「相關權利」:水之被提采只能是為了正當的目的,並適當考慮到此種提采對相鄰土地的效果。正如菲律賓最高法院總結的那樣,法律經常在「不同的環境中表現出不同的顏色」。

法律是語言的創造物,是因為「在語言的織布機上,所有的法律被編織了出來」。實際的立法,無論如何,「都和語言連接在一起」。語言是法律的基礎,法律因由語言形成其造型,在規則產生或創造之前,語言必須先被發展。同時,語言影響思維。正如雅各·伯克哈特所說:「人有多少語言,就有多少心靈。」法律必須要使用語言,但語言更為強大:它是對法律形成的一種影響,這種影響事實上就是一種價值判斷,比如「人民主權」一詞表明的是權力屬於人民的價值觀。於此,「除非對語言給予極大關注,實在法將無法喚起對其正義性的任何感覺」。

語言不僅是表達的方式,也是學習的方法。前者如《聖經》中亞當通過給天上飛鳥、地上走獸起名,使得他認識這些生物,並賦予他通向世界和現實的路徑,後者如維特根斯坦所言,「語言的限度意味着我的世界的限度」,表明不同的語言就像有萬千角度的多稜鏡,它使人們思考和學習這世界成為可能。就法律與語言的關係而言,如果說「法律是戴着面具現身」,那麼這面具就是語言。

伯恩哈德·格羅斯菲爾德是德國著名比較法學家,《比較法的力量與弱點》一書是其代表作,書中不僅涉及比較法與立法、司法、國內法、國際法的關係,還對文化與法律、地理與法律、語言與法律、宗教與法律作了經典論述,加之論見精闢,行文簡潔,因而成了比較法領域具有國際影響的力作。

法律體系的獨特性就在於其有特定的文化,因此,法律即文化,文化即法律。這裏的「文化」包含着傳統因素,「每一個社會、每一種法律體系都是其歷史的囚徒。即使周遭的世界已經變化,傳統仍有其效果。」財產法中的「抽象的原則」更是清晰地告訴我們,對一項法律制度的最好解釋常常藏身於其歷史而非它現在的運行中。當然,為了實現比較的目的,我們必須要了解國外法的社會、政治和文化背景,以明晰文本中詞語的意義;我們必須洞察法律的隱蔽性,法律規則並非總是反映現實,對此,我們需要加以甄別。

作者認為,是時候指出「比較法的力量」了。這種「力量」就在於比較法擦亮了法律學者們的眼睛,使其能夠發現本國法律機制的缺陷和弱點,擺脫民族主義的桎梏,並將目光轉向其他可資借鑒的優異的法律制度。

對於比較法的作用,作者認為,比較法起着一種國際地震儀,即一種「預警系統」的作用;它是了解正在發生變化的社會的極佳方式。「外國法經常反映着世界範圍內的趨勢,對這些趨勢我們在國內遲早都會感受到,而比較法經常能夠教會我們必須展望些什麼,哪些問題可能以法律的形式呈現出來。」由此,我們發現的不僅是我們法律制度的缺陷,也有它們的優點。此外,比較法還有一個更為重要的作用,那就是:它把我們裝備成我們自己法律文化的使節,以一種合適的方式去展現這一文化。總之,比較法的最大價值在於它能使我們深入地洞察法律現象本身,讓我們「立足於祖國土地,思想和心靈翱翔於世界的天空!」

縱觀法治史,所得稅制度歸功於英國,從英國法那裡,人們獲得了所得稅的觀念和技術;《德國民法典》中債法的觀念來自於1881年的《瑞士債法典》,而該法本身就是以廣泛的比較研究為基礎的。在今天,比較法最首要的重大貢獻或許是在國際上的法律統一和各類國際行為規範上。比較法對司法審判所起的作用,即在於通過文獻的中介和其所表達的法的理論滲入到司法判決之中,作者以聯邦最高法院審理的「雞瘟」案為例,指出聯邦最高法院在判決引述的文獻中出現了大量的對類似案件的國外的解決辦法。因此,作者總結:「對許多法律問題的思考都得依賴於比較法,這是因為沒有一個國家能夠提供足夠的研究材料;比較法能使我們遇見尚未發生的情況。」

今日关键词:郑爽抹胸纱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