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们很担心,担心自己是劝火箭科学家烧劈柴的人-哆啦a梦游戏-迅雷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科学家个案-群众们很担心,担心自己是劝火箭科学家烧劈柴的人

青年汽车否认破产

在很多年前,毛主席寫過一篇文章《關於領導方法的若干問題》,其中有一句話是:在我黨的一切實際工作中,凡屬正確的領導,必須是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毛主席的這句話是講黨的領導的,但對於我們的立法工作,又何嘗不是如此?法律和老百姓生活息息相關,大家關心它,對它有着很多的期望。我們的立法工作就應該開門立法,代表人民利益,傾聽人民呼聲。以前的憲法、前幾年的物權法都是採取的這個途徑,大家反響熱烈,集思廣益之下,立法質量很高。這些成功的經驗是其他法律應該借鑒效仿的。

一部法律,沒有民意的支持,不可能是善法,也難以得到普遍尊重和有效執行。所以對立法,要提供公平廣闊的平台,讓每個人能平等地發表意見,聲音的大小與身份地位無關。對於海量的意見,汲取中肯的,擱置爭議的,摒棄極端的。整個程序走下來,既是一個立法的過程,也是一個普法的過程。對於法治社會來說,這彌足珍貴。

(作者系公務員)

這些年,有不少案件引發全社會對某個法律問題的熱議,如刑事領域的死刑的存廢、「碰瓷」的定性,婚姻法領域的夫妻共同債務等,尤其是在法條的立、改、廢層面,議論分外激烈。在這些熱議中,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常常是很多群眾持比較通俗、激烈的意見,主張重典用刑;而佔少部分的法律專家學者持比較謹慎、保守的觀點,傾向輕刑寬宥。

當然,群眾中有的出於對壞人的痛恨而過於感情用事的建議的確難以實現,看着解恨,但不是法治的特點。清朝同治年間湖北發生過一起忤逆案,讓人震驚的是政府的處理結果:對於不孝的夫婦凌遲,管教不嚴的族長、四個親戚死刑,鄰居充軍,官員撤職,甚至對犯人曾經的師傅都打了八十棍。這樣的處理,現在恐怕最激進的群眾也會嚇一跳。換個角度,專家說的就一定是金科玉律嗎?也未必。一遇到爭論,有的專家就拋出文明和個案的借口:西方文明國家是怎麼做的,我們故步自封是封建殘餘,是野蠻。或者某某案件屬於個案,不具有普遍的典型的意義。什麼是文明?社會秩序井然,人民安居樂業就是文明。西方國家認為的文明就是全地球的文明?這個觀點不像是有文化自信制度自信的樣子。「個案」理由翻譯一下就是:死的人不多,所以我們可以死幾個。這個理由特別冷血,完全沒有法學家應有的悲天憫人的情懷。每一個無辜的生命都是他(她)家庭的全部,都是我們社會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都值得我們重視、珍惜、保護。

群眾人多,專家人少,但專家的身份優勢讓人少的聲音似乎更大一些。這讓群眾有些不踏實,擔心自己是外行瞎折騰貽笑大方。郭德綱有段相聲說:我這個說相聲的要是和火箭科學家說,你那火箭燃料不好,我認為得燒劈柴。燒煤的話得選精煤,水洗煤不好。如果那科學家拿正眼看我一眼,他就輸了。群眾們很擔心,擔心自己是勸火箭科學家燒劈柴的人。

大家多慮了,法律沒那麼神秘。法律是一門專業學科,的確需要專門的學習才能熟知。尤其是有的領域,比如海商、票據、國私,外行看得一頭霧水,自然無法置喙。但很多部門法,比如婚姻、刑法、侵權,和老百姓(603883,股吧)生活息息相關,其內容也是把我們身邊的規則或理念用法條的形式固定下來,比如殺人償命、欠債還錢,養兒防老、夫妻忠誠等等,這些規定一看就懂,不需要查字典,也不需要問度娘。談論這些問題,未必一定非知道亞里士多德怎麼說的,貝卡利亞的書里如何描述,每個人有自己的經歷和感受,完全有權利從自己的角度談看法。

今日关键词:高云翔庭审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