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5月5日以老师岗位入职到9月9日被解聘-两个月的宝宝吃手-新闻发布会通稿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老师工作-从5月5日以老师岗位入职到9月9日被解聘

百色酒吧坍塌事故

從最初信心滿滿入職當老師,第一天上班就做起了保潔,再到園區招生,最後干起了廚房煮飯阿姨,賈丹越想越不對勁。「這期間園區來來往往許多人,大都干幾天辭職了,就我還算堅持比較久的。」

9月9日,賈丹像往常一樣上班,沒想到,臨近下班時,園區人事負責人攤牌了:「其實你工作很努力,只是現在園區你也看到了,沒什麼生源,要不……」對方已經把話挑明了,要解聘賈丹,和她一起被解聘的還有另外一名老師小瑜。

而另外一名被解聘的小瑜情況更糟糕,被扣除各種費用后只剩下200多塊錢。記者從小瑜提供的工資清單上看到:8月份收入部分包括培訓5天工資200元,休息3天工資收入206.9元,出勤18天收入1793.1元,被扣除部分有培訓833元,扣除9月份社保826.61元,扣除7月份社保278.97元,前後一算,只剩下261.42元。「我辛苦一個月,還經常加班幫園區做事,一個月就只剩200多塊錢,換作任何人都會生氣。」小瑜氣憤說道。

今年5月,讀者賈丹(化名)應聘到渝北一家幼兒日托機構做老師,可機構還沒開業,她每天就去街邊發廣告招生,或者打掃衛生,有時到廚房幫忙煮飯。9月初,機構突然解聘了她,不僅未給予賠償還被剋扣工資,這讓她又惱又氣。

變故:招生困難被調到廚房做飯

進展:機構同意支付一個月工資作為補償

今(19)日,賈丹告訴記者,從5月5日以老師崗位入職到9月9日被解聘,前後4個月都沒有正式教過孩子,全都在幫園區做一些雜事。「更氣人的是,一開始他們只願意結算8月份的工資,9月份工資要等10月份才願意給我們。」賈丹說,她對園區的處理方案並不滿意。

「能拿到補償金,我對這個處理結果還算滿意。」今天下午,賈丹來到機構,簽訂了解除勞動合同協議書,辦完離職手續。(記者郎建榮)

6月初,賈丹提前轉正。可沒多久,領導又發話了,「園區就要開業了,當下最重要的工作是招生。」於是,賈丹和其他老師一樣,接到了招生任務,「招生就是去街邊發小廣告,讓適齡孩子來體驗。」她說,整個六七月份幾乎都把精力都花在招生上了。與此同時,賈丹7月份的工資單顯示,扣除保險後有2700元。

面對突如其來的解聘通知,賈丹懵了。「你們可以辭退我,請把工資結算清楚,另外按合同給我補償,否則我不會離開。」此時,賈丹又找到園區負責人理論。第二天,財務發來8月份工資清算單,原本3000元的工資,扣除各種費用后,只剩下680.55元。「看到這點工資,我就生氣,辛辛苦苦工作一個月,最後只有六百多塊錢。」

隨後,她了解到,該機構尚未開業,目前還在籌備階段。於是沒多想參加了面試,並順利通過,簽訂了3年的勞務合同,每月工資3000元。賈丹回憶說,和她一起入職的還有另外2名老師和1名保安。

8月初,園區試運營,賈丹以為這下可以專心做幼兒老師了,令她沒想到,變故再次降臨。「由於前期招生效果一般,總共只有兩三個孩子報名,加上體驗課的孩子七八個人,根本不需要太多老師,平常我就做一些打雜工作。」

律師胡明強表示,根據我國《勞動合同法》規定,用人單位無理由解除與勞動者的合同關係,需給予相應賠償金,賠償勞動者相應的損失。同時,第四十條規定,用人沒有提前通知解聘勞動者的,支付一個月工資的補償金作為代通金。

截止晚上發稿時,賈丹回復記者說:「機構已同意支付一個月工資作為補償,另外8月份的工資也重新進行了結算。」從她最新傳給記者的截圖上看,賠償一個月工資3000元,加上8月份工資1718元,共計4718元。

賈丹心想,自己有過教師經驗,完全符合招聘條件,立即投了簡歷。5月5日,她就收到了該機構面試的短訊。根據短訊地址,賈丹找到了渝北梧桐郡這家名叫唯寶陽光嬰童學園的機構。「我當時走進園區就很驚訝,設施設備還不太完善,有的教室還在裝修,衛生也沒做,這哪像是幼兒日托機構。」

另外,記者從渝北區社保局了解到,賈丹所在單位並未在我市辦理社會保險登記註冊。隨後,賈丹也向渝北區勞動保障檢查部門投訴。

「第一,我8月份工資不可能只剩下六百塊錢,需重新結算;第二,園區解聘我但沒給予經濟補償,至少賠償一個月3000元工資;第三,前幾個月的社保也沒買。」賈丹說,除非園區負責人滿足她這三個條件,否則就不會簽字離職。

今(19)日,記者從賈丹提供的合同上看,合同自2019年5月5日至2022年5月5日,為期三年,其中試用期3個月。在工作崗位一欄中,清楚寫明賈丹受聘擔任教師崗位。

9月初,廚房煮飯的阿姨辭職,園區領導決定讓賈丹臨時代替。她又一次被安排進了廚房。「園區工作人員加孩子有十幾個人,每天我就負責給他們買菜做飯。」

36歲的賈丹,家住大坪,有過幾年特教老師經驗。今年5月,她在網上瀏覽招聘信息時,一則渝北區梧桐郡附近的幼兒日托機構招聘信息吸引了她。「上面說招聘教師、後勤、保安等崗位,每周工作5天,節假日補貼另算。」

招聘:入職幼兒日托機構當老師

訴求:補償一個月工資我就簽字離職

不久后,賈丹正式入職上班,第一個任務是做衛生。賈丹回憶,入職第一天就給園區搽玻璃拖地,「我原本很想抱怨,但那時還沒有孩子需要教,又處在試用期,就像能為園區做點就做點吧!」就這樣稀里糊塗的,賈丹沒能成為幼兒教師,反而當起了保潔阿姨。

今日,記者也聯繫了唯寶陽光嬰童學園的院長張女士,她說,該事已交由機構的人事財務在處理,很快會出結果,不想再多談起此事。

重慶晚報2019年9月20日訊 本以為找了份幼兒託管機構老師的工作,沒曾想上班后做的卻是跟老師無關的事,還被安排進廚房做飯,遇到這樣的事該有多糟心?

辭退:遭解聘還被剋扣工資

因為雙方遲遲沒能達成一致,賈丹也沒能完成離職手續,導致她重新找工作變得困難。「實在沒辦法就想到尋求媒體幫助。」

今日关键词:素媛案罪犯清晰长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