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老人保姆-麻阿姨对保姆的要求是:不需要做饭、做家务

演员彼得方达去世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原本,麻阿姨覺得,多出點錢,找個好點的保姆應該不是難事,沒想到一圈下來,把自己折騰得夠嗆。

不過,即便開朗如麻阿姨,也快撐不下去了,「我希望能找到一個合意的護理人員,可以照顧好媽媽,也能把我解放出來,有時間過過自己的老年生活。」

「但我每次出去時,也擔心,擔心手機會響,因為一響就意味着我媽有事情了,或者鬧了,我老公他們管不住。」

「你們《錢江晚報》報道過失智老人的照顧者,說我們這種人都是潛在的病人,這個形容實在太準確了。我現在沒有抑鬱,純粹是因為我性格好。」

「我是一個性格開朗的人,喜歡攝影,喜歡旅遊,喜歡和人交朋友,但現在被困在家裡。我都無法向你表達我的心情。」

10多天下來,保姆覺得很辛苦;而麻阿姨多了一個人要溝通,也覺得比以前更累。「我發現,市面上的保姆都適合做家務、帶孩子,能照顧我媽媽這樣失智老人的,不知道去哪兒找。」

她說,照顧失智老人是需要技巧的,「有時候甚至比照顧小孩子還麻煩,小孩子教教就會了,但這些老人每次都要重新開始。」

我把麻阿姨的苦惱講給朱秋香聽,她說,這不是個例。

「主要是她不知道該怎麼照顧我媽媽這種類型吧。」麻阿姨舉了個例子,「我媽媽有極大的不安全感,總是叫人。我都會給她回應:好的,有我在,我會陪着你。這種話我一天可能要重複幾十遍。外人聽着會覺得沒什麼用,但能安撫她,讓她平靜下來,不然,她會很焦躁。」

麻阿姨的朋友圈裡有自己拍的各種美圖:西湖的四季、去阿根廷、秘魯、巴西等世界各地遊玩的圖片。她在近10年內走了40多個國家。「還去老年大學報了攝影班。」

麻阿姨發現,媽媽這樣說話的時候,保姆基本不會有回應,「聽不明白也就當作沒聽到。我把照顧下來的心得告訴她,她又不接受。因為她覺得自己經驗豐富。」

工作人員在給失智老人做評測以前去過40多個國家現在離家半天就心慌麻阿姨說自己太需要「喘息」了。

「目前具備專業性的護理人員,大多是在福利中心,或一些組織機構內。」吳艷芳覺得,對麻阿姨來說,「最好是家附近有像我們這樣的日托機構,白天把老人送進來,晚上接回去,讓自己有喘息的機會。」

麻阿姨的家住在西湖邊,環境一流,但她自嘲家裡很亂,「很老的裝修,沒法換,因為這是我媽媽熟悉的環境,一變她接受不了。」

浙江省大愛老年事務中心在杭州西湖區古盪街道有一家服務中心,朱秋香所說的頻繁更換保姆的這戶人家,就是中心的一位服務對象。「他們家是爺爺失智,奶奶在照顧,兩人都90多歲了。爺爺的情況是容易發脾氣,晚上不睡覺,白天打盹。」丁錦萍是這裏的工作人員,和老兩口認識很多年,「爺爺這種情況,我們白天一般都會人為干預,盡量讓他少睡覺。」

「根據我們的了解,在市面上基本請不到有這方面護理知識的保姆。」朱秋香說,他們遇到的情況,基本都是家屬會請普通的保姆,然後慢慢磨合,一點點教,「造成的結果就是頻繁更換保姆,我們這裏,最頻繁的一戶人家,半年內換了7位保姆吧。」

麻阿姨還有一位哥哥,但哥哥在外地,所以照料媽媽的任務基本壓在她一個人身上。雖然媽媽失智了,但她不想把老人送到養老機構,「她現在還認識我們,家人照料、陪伴,肯定是最好的。」

麻阿姨發來她拍的媽媽的照片給我看:老太太坐在凳子上看書,瘦瘦的,很乾凈,很利落。麻阿姨實在不忍心把媽媽送走,「等到她真的認不出我們了,可能誰照料都一樣,再考慮去養老院。」

現在,每周一節課的老年大學是麻阿姨最自由的時刻。她趁上課的時間,擠出半天,去和小姐妹喝茶、聚會。

照顧失智媽媽6年她吃不消了麻阿姨家住杭州,性格開朗,說話中氣十足,又有條理。她母親是五六年前開始出現失智跡象的,生病這幾年,都是麻阿姨一人在照料。「我媽現在還認識人,生活上是半自理,能自己吃飯上廁所,洗澡也能自己動手,但需要有人幫忙。」

「我也是上有老,下有小」。59歲的麻阿姨被夾在中間,無力掙扎。今年下半年,麻阿姨試着請了位保姆,但只過了10多天,她就被保姆「炒魷魚」了,麻阿姨對保姆也不滿意。

除此之外,哥哥每年會到杭州來照顧媽媽一周或者10多天,麻阿姨就利用這個時間出國旅遊。這是她最放鬆的時光。

「爺爺是血管型失智,抑鬱,情緒悲觀,需要多鼓勵。比如白天要提醒他做運動,奶奶對保姆說,要做運動了。保姆一聽東家發話了,可能就去拉他,這個時候,爺爺不高興動,保姆就會拚命拉,拉着拉着爺爺就會發脾氣,暴怒。實際上,這個時候,應該安撫,表揚他,讓他情緒高興起來,然後再讓他運動。」浙江省大愛老年事務中心的吳艷芳說。

媽媽吃完早飯,輪到麻阿姨自己吃時,老人開始追着她反覆說,「出去,出去,出去。」

和很多失智老人一樣,麻阿姨的媽媽健忘、會產生幻想、語無倫次,很多時候,麻阿姨聽不懂媽媽在說什麼。

來源:錢江晚報/浙江24小時記者 吳朝香

我在服務中心見到這位倪奶奶時,她說,其中一位保姆不懂這些,「白天帶他時,也不提醒他,就自己坐着玩手機,由着他打瞌睡。」

麻阿姨的媽媽86歲了,患有阿爾茨海默症。麻阿姨自己59歲,正步入老年。在照顧媽媽這件事上,麻阿姨有些力不從心,她想給媽媽找個好點的保姆,這樣有個幫手,會輕鬆些。

麻阿姨的媽媽特別黏她,無論她去做什麼,老人都會跟着,而老人不管情緒好壞,都會來找她。在我和麻阿姨聊天期間,老人還幾次三番過來,一會兒說要換電視台,一會兒說太冷,要調空調溫度。

古盪社區的失智老人服務點保姆來了10多天炒了她的魷魚今年開始,麻阿姨覺得獨自照料媽媽,自己有些吃不消了。「其實除了媽媽,我還要照顧父親,他也80多歲了,特別固執。」

「我媽這種情況,照顧她得有技巧,所以需要保姆有這方面的護理經驗。可我找后才發現,太難找了。」麻阿姨很苦惱。

「她吃完飯就想到外面轉轉,這個時候就要帶着她到小區里走一圈。」

麻阿姨對保姆的要求是:不需要做飯、做家務,只要管好媽媽一人的衣食住行。但雙方磨合的這10多天,都不舒服。

「我晚上是和媽媽睡一起的,她每天凌晨起來上廁所,然後5點鐘就要起床。」麻阿姨睡眠淺,這樣折騰,後半夜幾乎睡不上覺。老人早上5點起床后,6點左右開始吃早餐,麻阿姨在伺候她吃飯的同時,還要讓媽媽服下三種葯:分別治療阿爾茨海默症、降血糖和維生素。這個過程差不多需要一個小時。

除此之外,麻阿姨還有一位不到一歲的小孫子,「小寶寶是我兒媳一個人在帶,但我每天都會去幫下忙,像她做飯吃飯的時候,總歸要有人幫忙。」

麻阿姨說,如果沒有這半天,她會撐不下去。

「我媽媽很多時候,說話語無倫次,我也聽不懂她說什麼。但是她說了,我都會應和她:好的,好的,我去做。其實,我也不需要真的去做什麼,她看到你回應了,一會兒她就忘了。但你不理她,她會反覆說。」

「每次出去前,我要提前一天給我媽媽說:我要去哪兒,見誰。反覆強化,不然我出門的時候,肯定是場拉鋸戰。」

懂照顧失智老人的保姆真這麼難找麻阿姨想要的保姆,這麼難找嗎?

我以前採訪過浙江省大愛老年事務中心理事朱秋香,她所在的中心7年前就開始專註失智失能老人的關愛服務,他們接觸了很多這樣的老人群體及其家人。

今日关键词:赵丽颖将补办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