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呼兰区势力-呼兰主要公交线路被涉黑涉恶势力垄断把持

百度入股果壳

這篇報道還舉了幾個「四大家族」勢力嚴重損害群眾切身利益的事例。

今年6月至7月,澎湃新聞曾刊發《哈爾濱呼蘭區22天內連掃14「傘」》等多篇稿件,聚焦呼蘭區的反腐和「破傘」行動,近日出版的最新一期《中國紀檢監察》雜誌,則揭開了這座小城內部「楊、于、王、董四大家族」以及他們與涉案公職人員盤根錯節的關係。

「四大家族」中,先是於家被查處。

「四大家族」在呼蘭的勢力、影響力究竟有多大?當地幹部介紹,有兩個現象就能說明問題:

當地另有群眾在網上發帖感慨,「呼蘭的天快晴了」。(鍾煜豪)

另有群眾反映,楊家的鑫瑪熱電呼蘭公司晚開栓、早停氣,且供熱溫度不達標,有時室溫只有十二三度,只好受凍或用暖寶取暖,所以大家不願交取暖費,楊家就糾集社會閑散人員用堵鎖眼、恐嚇等軟暴力的手段收取暖費,使群眾怨聲載道。

中央督導組有關負責同志指出,黑龍江掃黑除惡主要看哈爾濱,哈爾濱主要看呼蘭。進駐黑龍江第7天,中央督導組第一小組就下沉呼蘭,此後又3次到呼蘭摸排情況、精心指導,並要求重拳出擊。

一個是,楊光人稱「楊書記」,于文波人稱「于區長」。當地可能有人不知道在任區委書記、區長姓啥名誰,但是沒有人不知道「楊書記」「于區長」大名;另一個是,以往當地一些幹部群眾都「樂於」與「四大家族」搭上關係,家裡有紅白喜事,只要「四大家族」安排人來,即使空手都是倍有面子的事;有的幹部認為,沾上楊、于兩家,或者被認為是某家線上的人,自己「進步」就會快。

報道中,哈爾濱市、呼蘭區兩級紀委監委結合呼蘭涉黑涉惡案查處情況,對「四大家族」坐大成勢及涉黑涉惡腐敗問題進行了初步剖析,「經過多年的『經營』,他們構築了一條『以黑蝕權、以權護黑、權黑勾結』的利益鏈條。可以說楊、于等家族的『發家史』,就是一部違規經營、利益輸送、逃避打擊史。」

而《中國紀檢監察》雜誌此次又提供了一組新的數字:截至7月底,呼蘭涉黑涉惡案立案審查調查公職人員176名,其中被採取留置措施21人。目前,孫紹文已被移送司法機關。在呼蘭,大大小小的「保護傘」正在被打掉,形形色色的「關係網」正在被破除。

報道介紹,于文波被查處前,是資產龐大的億興集團實際控制人;楊家掌控鑫瑪熱電集團等近百家企業,在供熱供暖、房地產、公交線路、商貿等行業領域進行壟斷經營……在經濟上攫取巨額利益同時,于文波、楊光等人還利用各種手段,為自己罩上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先進人物、傑出青年等多種光環。

還有幹部回憶,以前,呼蘭主要公交線路被涉黑涉惡勢力壟斷把持,司機特野蠻,車子開得猛,發車不按點,車況也不好,冬天非常冷,群眾坐車小心翼翼,唯恐惹下麻煩。「以前他們用最破的車,拉最多的人,這樣才能多賺錢。」這位幹部說,黑惡勢力的氣焰被打掉,現在公交車正常運行,車輛換新,出行終於不用提心弔膽。

報道指出,呼蘭黑惡勢力坐大,大體上是「三部曲」。第一步,違規攫取利益,逐步形成一定勢力。如楊、于兩家從上世紀90年代初至本世紀初逐步完成原始積累,為形成涉黑涉惡勢力奠定基礎。第二步,圍獵官員,培植「保護傘」。于文波案起訴書顯示,其團伙為拉攏腐蝕國家工作人員,送禮金、購物卡、辦公桌椅合計234萬多元。第三步,肆意妄為,稱霸一方。除建築、供熱、交運線路外,他們連一些細枝末節的行業都把控了,甚至殯葬、收廢品等都被壟斷。

今年6月10日,于文波等16人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被提起公訴,于文波被訴罪名多達10項。6月下旬以來,其他三家(以楊光、楊宏和楊榮等為首的楊家、以王志江為首的王家、以董俊珍為首的董家)相繼被查處。其中,截至目前,公安機關抓獲以楊光、楊榮等為首的涉嫌黑惡犯罪團伙成員67人,查實楊家涉嫌刑事犯罪案件93起。

文章稱,自6月5日中央掃黑除惡第14督導組進駐黑龍江省以來,呼蘭區就處在「風暴眼」的位置。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里,呼蘭區委原書記朱輝、區政府原區長於傳勇、區政協原主席孫紹文等當地多名「重量級」領導幹部先後落馬。他們均涉嫌為被群眾稱為呼蘭「四大家族」(楊、于、王、董)的涉黑涉惡勢力充當「保護傘」。

報道稱,樹德務滋,除惡務本。「呼蘭涉黑涉惡案正在攻堅中,我們將繼續排除一切干擾和阻力,堅決做到對黑惡勢力背後的腐敗和『保護傘』,以及失職瀆職問題沒查清的絕不放過。」省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的話擲地有聲。

澎湃新聞7月2日所做統計顯示,根據官方通報,6月10日起,已有14名曾在呼蘭區(原呼蘭縣)工作的領導幹部被指涉嫌嚴重違紀違法併為黑社會性質組織充當「保護傘」,包括區委原書記朱輝、區政府原區長於傳勇、區政協原主席孫紹文、副區長劉東等人。其中,朱輝和于傳勇在2015年1月同時出任了呼蘭區黨政一把手,兩年後又同時轉任該區正局級幹部,仕途上同步升遷,今番又幾乎同步被查。

報道梳理道,被圍獵腐蝕、為黑惡勢力充當「保護傘」的黨員幹部,目前看有四種類型。主動幫助、推波助瀾型——有的幹部不僅幫黑惡勢力「拿活」,還「一條龍」全程服務。直接輸送、輸財補血型——有的幹部在楊家的企業不具備相應資質情況下,違反規定同意全額撥付環保專項補助資金為其購買除塵設備。間接助長、失職失責型——呼蘭區原地稅局一名幹部收受於家財物后,對上級進行稅收稽查的要求置若罔聞,致使於家企業大量偷稅逃稅。被迫屈從、聽之任之型——楊、于兩家等涉黑涉惡勢力依仗雄厚的經濟實力、複雜的人脈關係,對一些公職人員大搞「順我者昌、逆我者亡」,重金賄賂不成,就威脅恐嚇、侮辱謾罵,有的黨員幹部「繳械投降」、底線盡失。

呼蘭涉黑涉惡案是個地地道道的「硬骨頭」。報道稱,涉黑涉惡勢力存續時間長,影響大,各種關係盤根錯節;涉案公職人員多,所涉問題有的時間跨度達十七八年之久;涉案部門多,涉及呼蘭區國土、住建、稅務、城管、環保等多個部門;涉案領域多,如楊、于兩家都涉及供熱、住建、環保、房地產等領域……

其中,楊家看中了農貿市場雙來市場這個人流量大的地段后,強行要求所有在老城區賣菜的商販來這裏擺攤,然後派人每天早晚向每個攤位收取二十元至四五十元不等的管理費。群眾反映,有老太太拎一籃茄子賣也照樣要交費,要說沒錢不交,收費的一腳就給踹飛。

今日关键词:唐僧阿sir现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