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广东的郎女士带着2岁大的女儿妞妞(化名)回到内江老家-3733游戏盒子-免费论文范文网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时间前往-在广东的郎女士带着2岁大的女儿妞妞(化名)回到内江老家

教育部落实陪餐制

2017年4月,陌生女子雷某和她在旅館相識,此後一年,兩人還有來往並逐漸熟悉起來,雷某還自認是郎女士2歲女兒的乾媽。沒想到的是,就是這個「乾媽」,竟私自帶走了她的女兒。期間,在她反覆要求雷某帶回女兒時,雷某卻以各種理由欺騙,試圖拖延時間……

那時,在廣東的郎女士帶着2歲大的女兒妞妞(化名)回到內江老家,住在姐姐家。剛回來,在外打工的雷某在和她視頻聊天時得知這一消息,便以國慶放長假為由,要回內江看妞妞。

「乾媽」為騙男友結婚帶走女孩

今年7月,杭州淳安女童失聯案轟動全國,一對住在酒店的男女和9歲女童章子欣的奶奶熟絡起來后,便租住在她家,不久后,以帶孩子去上海參加婚宴為由將孩子帶走。此後,孩子父親曾多次催促兩人將女兒帶回,但兩租客以買不到票等借口拖延時間。後來,兩租客跳水自殺,女孩不知所蹤。直到警方介入多日後,才找到女孩的遺體,孩子不幸身亡。

去年9月26日,雷某回到內江后,住在郎某姐姐李某經營的旅館內。次日,雷某借口在內江購買二手房,邀約李某一同外出看房,並將妞妞帶着同行。此後,雷某趁李某上廁所的機會,將妞妞抱走並逃至重慶。9月28日,雷某攜妞妞乘坐重慶北至紅安西站的D2214列車抵達湖北省紅安縣。

2017年9月,郎女士回到東莞后,雷某也正好在東莞一家玩具廠上班。因相隔不遠,兩人接觸便多了起來,儘管見面次數不多,但雷某經常和妞妞視頻聊天,每次看妞妞都會買些玩具等禮物,帶着妞妞玩耍。「她對娃兒很好,一直想當娃兒乾媽。」雖然郎女士並未同意,但一直以來,雷某都是以「乾媽」身份和妞妞相處,並讓妞妞喊她「乾媽」。

郎女士幸運的是,郎女士發現事情「不對頭」后及時報警,當地警方聯合鐵警將正前往湖北高鐵上的雷某擋獲,並找到郎女士的女兒。

「我問她在哪兒,我找個車去接他們,但她直接掛斷了電話。」此時,郎女士仍沒想到,雷某會帶着孩子逃跑。

目前,雷某因犯拐騙兒童罪,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2年。

在內江市市中區人民法院庭審時,雷某卻稱,自己沒有拐騙妞妞的行為,且帶走妞妞經過了監護人同意,並無拐騙行為,她只是想把妞妞帶至湖北省紅安縣給男朋友及其家人看看,而後會把妞妞帶回內江的。

「乾媽」帶走2歲女童謊稱會送回 生母報警時其已坐上高鐵

9月26日,雷某趕回內江后,如往常一樣,給妞妞帶了禮物。9月27日,雷某以自己打算在內江城區買一套二手房為由,讓郎女士和李某陪同去看房。因郎女士午飯後洗碗和看店,李某陪同雷某去中介看房,並帶着妞妞。

雷某帶着妞妞乘坐的重慶北至紅安西的高鐵票

四川內江的郎女士也遭遇了一段類似的噩夢般經歷。

當晚,雷某並未帶回妞妞,郎女士也有些擔心。第二天一大早,郎女士撥通雷某的電話,而對方稱已在車上,9點即可帶回妞妞。此時,郎女士意識到事情「不對頭」了,十分着急。「不可能一直找借口,不把娃兒送回來吧?」

旅館認識的「乾媽」帶走女兒各種理由欺騙拖延不送回郎女士和雷某相識,還得從2017年4月說起。

生母察覺「不對頭」報警高鐵被擋獲時她聲稱女兒是她的

庭審中的雷某那麼,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最終,法院以雷某犯拐騙兒童罪,判處其有期徒刑2年。據內江市市中區人民法院相關負責人介紹,雷某並未提出上訴。

但出門后,李某因肚子疼返回上廁所,雷某讓李某先回,自己陪同妞妞在樓下一家店鋪處坐搖搖車,並稱坐完最後一次就將妞妞帶回。但半個小時后,不見女兒回來,郎女士便給雷某打電話,雷某聲稱在修手機,下午4點多便回。在此之後,郎女士多次催促雷某帶回妞妞,但雷某先稱一會兒就帶回,后稱有朋友請吃飯,需晚點。到了晚上10點過,雷某更聲稱自己回了內江老家,沒有車返回城區。

犯拐騙兒童罪獲刑2年1984年出生的雷某系內江市東興區楊家鎮人,在被警方擋獲后,去年9月30日,她因涉嫌拐騙兒童罪被刑事拘留。

經法院審理查明,雷某為達到與男友結婚的目的,曾欺騙男友稱自己已產下一名幼女,並多次對男友謊稱妞妞系兩人的女兒。在得知男友父親祝壽的消息后,雷某欲將妞妞帶至湖北省紅安縣,讓男友及其家人相信她編造的已為男友生育女兒的謊言,達到結婚的目的。

通過車票信息,郎女士查到了雷某及妞妞所乘坐高鐵的到站時間是當天下午2點左右。和姐姐商量后,當天上午11點過,郎女士前往內江市市中區城南派出所報警。警方立案后,很快和湖北紅安警方取得聯繫。當天下午1點過,鐵路警察在列車上找到了雷某及妞妞。

然而,去年9月回內江,郎女士卻經歷了一段噩夢般的經歷。

對於雷某辯稱的無拐騙行為,法院根據多個證據查明,雷某在未告知妞妞監護人的前提下,擅自將妞妞帶離內江,且在妞妞家人反覆要求下採用欺騙的方式拖延時間,拒不將其送回,使未滿14周歲的未成年人脫離監護人。因此,法院認為,雷某行為已經構成拐騙兒童罪。

郎女士想不通的是,自己把雷某當朋友,雷某卻未經她同意,將女兒帶至湖北。而鐵路民警的一句話,更讓她后怕。「他們說,幸好我報警及時,否則她下車后,我肯定找不到他們了。」

當時,和丈夫在廣東東莞經商的郎女士帶着女兒回內江,住在姐姐李某家,而雷某則是李某所經營旅館的常客。一來二去,兩人認識后便熟悉了起來。讓郎女士意外的是,在隨後3個多月時間里,雷某對女兒妞妞很好,買玩具和零食,並喊妞妞為「幺兒」。

事實上,雷某當天帶着妞妞乘坐高鐵趕往了重慶。9月28日一早,她已帶着妞妞坐上了重慶前往湖北紅安縣的高鐵,所以一直在找各種理由搪塞和拖延時間。在郎女士的一再要求對方11點前將妞妞送回,並聲稱要報警的情況下,雷某終於說出她已坐上前往湖北紅安縣高鐵的實情,並拍了一張重慶北前往紅安西的高鐵票照片傳給郎女士。雷某還稱,她湖北的姑父過60歲生日,她帶着妞妞前去祝壽,順便帶着妞妞去旅遊。

但讓鐵路民警不解的是,妞妞竟叫雷某「媽媽」。「當時警察問她,娃兒是哪個的,她說是她的,她生的。」郎女士稱,在此之前的幾天,雷某在視頻中包括回內江見到妞妞后,一直讓妞妞叫其「媽媽」。當天,郎女士和派出所民警趕往紅安縣,終於見到了自己的女兒。郎女士還說,雷某見到她后便下跪,稱不是賣娃兒,只是帶着去耍。

今日关键词:钮心慈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