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在广泛传播中得到进一步发展-轩辕剑之天之痕游戏-横山新闻网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学术时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在广泛传播中得到进一步发展

屠呦呦又获大奖

從研究問題的深度上看,推動了對歷史上一些重大問題的討論、辯難,提高了史學界的學術水平,提升了史學工作者對馬克思主義歷史理論的理解和運用能力。這些重大問題是:中國古代史分期問題、中國封建社會內部分期問題、漢民族形成問題、中國封建社會中農民戰爭問題、封建社會土地所有制形式問題、中國資本主義萌芽問題、中國封建社會「長期延續」問題、中國近代史分期問題,以及歷史人物評價標準問題、階級觀點與歷史主義關係問題等。這些討論、辯難所得積累起來的成果,以及眾多學術專著中對這些所得的種種不同的反映和表述,成為人們深入認識中國歷史的依據與參考,從而在整體上提高了中國歷史研究的科學水平。

當然,新中國成立后17年的史學發展,也走過一些彎路,即「左」的政治思潮和對待馬克思主義的教條主義、形式主義態度,對史學發展產生了不利的影響。這是要在實踐中予以克服和糾正的。

新中國的成立,為馬克思主義史學在中國大地上廣泛傳播和取得新的成就創造了條件,20世紀五十年代至六十年代中期的17年間,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在廣泛傳播中得到進一步發展,其成就的主要標誌是:

關於進一步發展中國史學問題。侯外廬指出:「注意馬克思主義歷史科學的『民族化』。所謂『民族化』,就是要把中國豐富的歷史資料和馬克思主義歷史科學關於人類社會發展的規律,做統一的研究,從中總結出中國社會發展的規律和歷史特點。」劉大年認為:「只要以往事實證明馬克思主義歷史學與中國革命實踐相結合,是表現出了巨大生命力的,那麼,現在和今後,按照新的條件,堅持這種結合,馬克思主義歷史學就是長青的。」

第二,新時代中國史學以更加理性的觀點對待外國史學,應認真總結以往的經驗教訓,既不排斥,也不盲從。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說,「解決好民族性問題,就有更強能力去解決世界性問題;把中國實踐總結好,就有更強能力為解決世界性問題提供思路和辦法。這是由特殊性到普遍性的發展規律。」這樣,中國史學同外國史學的關係,可以逐步做到「中中有外,外在中中」。這是中國史學前景的一個重要方面。

這個時期,大量的外國歷史著作、不同史學流派的觀點被引進國門,對活躍中外史學交流、借鑒外國史學的有益成果,發揮了重要作用。當然,在這個過程中,也提出了一個嚴峻的問題:中國史學怎樣顯示出自身的特點,怎樣在中外史學交流中提升話語權?這是需要史學工作者深長思之並作出實際回答的。

新時代與中國史學的新前景

反思與進取的雙重特徵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重新確立了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廣大史學工作者在思想上獲得解放,煥發出新的學術生命力。在繼續已有研究、開拓新的研究過程中,中國史學界面臨的任務是:在總結成績的基礎上,糾正「左」的思潮,明確新的方向。這個任務,可概括為反思與進取。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揭開了中國歷史的新紀元。70年來,中國史學在馬克思主義理論指導下,在理論認識的深化、研究領域的開拓、學術成果的積累、專業隊伍的壯大、國際影響力的提升等諸多方面,取得了輝煌的成就。本文試就70年來中國史學發展大勢談一點粗淺的認識。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新時代中國史學面臨許多新任務,這幾項任務是比較重要的:

《光明日報》( 2019年08月14日 11版)

第一,對豐富的史學遺產作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加快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的建設進程,吸收外國史學的有益成果,融匯各方面的積極因素,逐步建立中國特色歷史學學科體系、學術體系和話語體系。在這方面,一是認真地清理史學遺產,繼承其中優秀部分,並按一定的類例作細緻的梳理。二是對史學遺產作實事求是的分析,發掘那些可以與當代馬克思主義史學結合、融匯的部分,使古今有所關聯。

關於總結經驗教訓問題。在這方面,最重要的是要正確地、全面地理解和堅持、運用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指導歷史研究。尹達強調:「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是一個完整的科學體系,是統一的、有機的整體。」「我們不要為一時的現象所迷惑,一定要學會完整地掌握和運用馬克思主義的唯物史觀,在自己的實際工作中加以消化,變成自己的思想、方法。這樣,才能避免左右搖擺,保證我們的史學研究堅持正確的方向,取得科學成果。」

從史學隊伍的壯大來看,培養和鍛煉了一大批年輕一代的馬克思主義史學工作者,顯示出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的勃勃生機和廣闊前景。一般說來,學術中的討論、商榷、辯難,不僅能推進學術的發展,而且也是培養、鍛煉新生力量的機會和路徑。這批年輕學者在20世紀80年代以後所顯示出的學養和造詣,同他們直接參与上述有關重大問題的討論是有密切關係的。

從思想上和理論上看,史學界掀起了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的高潮。20世紀五十年代初到六十年代初,《毛澤東選集》第一至第四卷陸續出版,馬克思、恩格斯著作和列寧、斯大林著作翻譯、出版,馬克思主義學者紛紛撰文對馬克思主義進行闡釋等等,讓史學家們如沐春風,感受到新的思想理論帶來的力量。1981年白壽彝先生在一篇文章中寫道:「建國初期,我在學校里工作,是做教師的。許多教師,在解放前沒有機會學習馬克思主義。這個時候,在解放后不久,規模廣泛的學習馬克思主義的活動開展起來了。不少教師參加了學習,而且是很認真的。一些教師在課堂上能夠運用毛澤東同志的話,很受同學的歡迎。教師本人,對自己能夠運用毛澤東的話和馬克思的話來檢查世界觀,能夠運用馬克思主義的歷史理論去對照一些問題,深感這是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有了很大的進步。」這些實實在在的話語,生動反映出那個時代中國史學的風貌和生機。

馬克思主義史學的新成就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產生於20世紀二三十年代,並在三四十年代得到初步發展。這主要表現在:第一,在理論上和研究成果上為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奠定了基礎,開闢了以唯物史觀認識中國歷史的道路。第二,在民族危難關頭,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成為喚起民眾、堅定民族自信心、堅決抗擊侵略者的思想武器。第三,湧現出中國第一代馬克思主義史學家群體,他們的著作所產生的影響,成為20世紀前半期最有生命力的史學思潮。

作者:瞿林東(國家社科基金重大研究專項「新時代中國特色歷史學基本理論問題研究」負責人、北京師範大學教授)

第三,建立以人民為中心的歷史觀。中國自古有「民惟邦本,本固邦寧」的觀念,民為國本的思想在不同時代均有所表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應當明確地堅信「人民是歷史的創造者,是決定黨和國家前途命運的根本力量。必須堅持人民主體地位……依靠人民創造歷史偉業」「必須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這是馬克思主義人民觀的當代表述,是新時代中國特色歷史學基本理論的核心之一。

關於在當代講求史德問題。白壽彝強調:「史德問題,今天在我們史學界來說,首先是一個實事求是的問題。寫歷史,要求有德,這在中國是有古老傳統的……今天,我們應該在新的高度上講史德,就是要實事求是,反對主觀主義。反對形而上學,更反對不負責地隨便說。」「史德中還有一條,就是要求放眼世界,關心全國。這是很重要的德。你用功埋頭搞,不管時代的要求,不管當前的發展形勢,說你沒有德,不好說,至少是風格不夠高。應當看得遠些,努力使我們的史學在世界範圍里成為最先進的。這是完全應該的。毛澤東思想的故鄉,毛主席領導下建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嘛,完全應該,有責任放眼世界,要求自己的史學成就成為世界最先進的。不能自餒,不能自卑,要有這個信心。」

第四,進一步確立以史學服務於社會的史學觀。中國史學具有經世致用的優良傳統,這一傳統在新時代有了新的發展。習近平總書記在致中國社科院中國歷史研究院成立的賀信中指出:「希望中國歷史研究院團結凝聚全國廣大歷史研究工作者,堅持歷史唯物主義立場、觀點、方法,立足中國、放眼世界,立時代之潮頭,通古今之變化,發思想之先聲,推出一批有思想穿透力的精品力作,培養一批學貫中西的歷史學家,充分發揮知古鑒今、資政育人作用,為推動中國歷史研究發展、加強中國史學研究國際交流合作作出貢獻。」這對新時代中國史學歷史觀、方法論以及學科建設、社會作用和人才培養等提出了明確的目標,也是對新時代中國史學新前景的憧憬,全國史學工作者將為此努力奮鬥。

上面所舉的這些論述,作為20世紀80年代中國史學反思的標誌,反映了史學的時代特徵:反思與進取。經過深刻的反思,中國史學更加明確了方向,沿着馬克思主義指引的方向繼續前進:視野開闊了,研究領域拓展了,中外史學交流日益加強了,新問題、新材料、新成果不斷湧現出來。20世紀90年代至今,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史學成果出版最多的時期。尤其是本世紀初啟動的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和建設工程,對提升歷史學的理論研究和學術水平發揮了積極作用。

這樣一個嚴肅的、生動活潑的歷史局面,是以1978年中國共產黨十一屆三中全會為其起點,因為它喚起了史學工作者的自尊、真誠、信念和熱情。這種歷史氛圍中的反思與進取有幾個特點:一是具有廣泛的社會性,可以看作是學術群體的反思;二是以重新學習和準確完整地理解和運用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為目標;三是要回答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如何進一步發展的問題。許多史學家如侯外廬、尹達、劉大年、白壽彝、尚鉞等老一輩學者都發表了自己的見解。

今日关键词:华为销量破2亿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