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导游”带领游客躲避劝导人员进入躲避峡景区的情况是存在的-香港新闻网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人员执法-黑导游”带领游客躲避劝导人员进入躲避峡景区的情况是存在的

华为AI训练集群

8月5日,鶴峰縣文化市場綜合執法大隊工作人員向澎湃新聞介紹,當地從事黑導遊的不能說多,也不能說沒有,黑導遊帶領遊客躲避勸導人員進入躲避峽景區的情況是存在的。

據湖北日報2018年10月3日報道,鶴峰縣2017年成立了一支巡護隊,包括安監局、海事局、公安特警組成的綜合執法組;旅遊局、工商局組成的市場監管組;交警大隊、運管所組成的交通管制組等。從當年7月26日起,駐紮在屏山峽谷地區。每天4時30分,巡護隊從縣城出發,在峽谷「安營紮寨」,與「野導遊」交鋒,耐心勸導遊客,忙到19時才從峽底爬上公路返回。

8月5日,鶴峰縣文化市場綜合執法大隊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自2015年起,前往躲避峽遊玩的遊客逐漸增多,接到過有關野導遊的舉報,但不多。

然而,大力整治並沒能阻擋遊客進入禁區。

上述報道稱,記者從執法組拍攝的錄像中看到,從燕子鄉新寨村有一條通往峽谷上游「躲避峽」的村級道路,每天有30多輛「面的」來回拉客,遊客自駕車輛近百台奔跑在這條「旅遊專線」上。

一位自稱「導遊」的當地人士告訴澎湃新聞,他昨日提前關注了天氣預報得知有暴雨,所以沒有帶遊客進入峽谷內。他說,躲避峽是未開發的網紅景點,「都是老百姓在經營,金錢的誘惑太大了」。

工作人員介紹,當地從事「黑導遊」的不能說多,也不能說沒有,「黑導遊」帶領遊客躲避勸導人員進入躲避峽景區的情況是存在的,但這次的事故具體原因目前還在調查。

不過,上述鶴峰縣文化市場綜合執法大隊工作人員說, 這次的事故具體原因目前還在調查。

「確實非常漂亮。」武漢資深戶外人老秋(化名)告訴澎湃新聞,今年七八月份他曾經去過一趟,但這裏尚未開發完善,黑麵包車帶遊客進入景區,野導遊帶人進管控區域,並租賃皮划艇帶遊客水上遊覽,已經形成了一條龍服務。

2019年8月5日,澎湃新聞在網上搜索發現,尚有許多「導遊」在網上發佈信息,稱可以帶遊客遊覽。

野導遊猖獗:曾認為被斷財路砸執法人員營地

據當地人介紹,未開發的躲避峽在屏山峽谷地區上游,拍下「太空船」照片的位置就在躲避峽。

美景和利益的誘惑中潛藏着危險。8月4日傍晚,躲避峽山洪暴發,多名遊客被困。8月5日16時58分,央視新聞報道稱,據最新排查,躲避峽山洪已致12人死亡1人失聯,61人獲救。

躲避峽洪禍背後:野導遊一度「日進萬金」,曾砸執法人員駐地

屏山峽谷成為「網紅」是在2014年,當年,鶴峰一位攝影師拍下一張屏山峽谷清澈泉水上的「太空船」。圖片在網上發佈后,網友稱之為「諾亞方舟」「中國仙本那」,一時間,鶴峰屏山峽谷美景聲名鵲起。

文化市場綜合執法大隊:「『黑導遊』不能說沒有」

「都是老百姓在經營,金錢的誘惑太大了。」8月5日,一名當地人對澎湃新聞說。而據湖北日報去年10月關於當地野導遊狀況的報道,「一個『野導遊』可日進萬金,一條橡皮筏一小時可掙千元。」

2018年7月,鶴峰縣把不定期巡查改為專班值守,安監、海事、公安特警齊上陣,在峽谷安營紮寨。上述報道稱,有些「野導遊」認為被斷了財路,將他們的休息棚拆了,將熱飯的「灶」掀了,鍋砸了……

湖北鶴峰縣屏山躲避峽成為網紅景點后的數年裡,不斷有遊客慕名前往「打卡」,該景點雖尚未開發,官方禁止進入,但當地仍有人在利益的驅使下冒險帶客進入遊覽。

該工作人員介紹,2015年左右,屏山景區未開放區域實行封閉式管理,安排工作人員在此住宿,此前,交通等多部門組成工作專班。目的地、沿途道路、市場均有相關的工作人員,對試圖進入未開放景區的人員進行勸導和疏散,交警運輸人員也會在此核查。勸導時間根據不同的情況進行調整,去年每天從凌晨3點半,一直工作到晚上10點鐘。一般節假日人比較多,高峰期的話要加強力度。

一年前,當地執法部門曾與野導遊「交鋒」。

「這是我們(2018年)7月剛進入時拍攝的,那時,一個『野導遊』可日進萬金,一條橡皮筏一小時可掙千元,一條長不足1000米、寬近10米的峽谷百舸爭流,摩肩接踵。」該報道引述執法組的錄像稱。

今日关键词:杨丞琳李荣浩领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