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晓海以29万元的价格将房子卖给了崔某-外国新闻网站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办理协议-顾晓海以29万元的价格将房子卖给了崔某

北京高考变为4天

這一伙人在童華父母家一住就是十幾天,眼看到了年關,童華父母卻沒有從家裡搬出,顧曉海又心生一計。2017年4月,顧曉海以29萬元的價格將房子賣給了崔某。隨後,崔某起訴童華父母讓其搬離自己的房子。這時童華才發現,當初簽的三份空白借條、收條、借款協議上,白紙黑字地寫着25萬元。

假借辦理房產抵押為名,讓被害人辦理委託公證,從而獲得房產的處分權,一旦有人上鉤,套路就緊隨其後,採用「空白協議」「虛高債務」等方式一步一步讓被害人陷入圈套中,最終欠下巨額債務,再通過暴力討債逼迫被害人及家屬搬離房子,最終非法佔有他人的房產。

急需用錢的童華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父母的房子會在他們不知情的情況下,顧曉海已經擁有可以任意處置該房產的權利。顯然,這隻是顧曉海預設「劇本」中的一條重要「劇情」。

童華父母的房子當初是以46萬元的價格買入的,顧曉海卻以29萬元的低價賣給了素不相識的崔某,檢察官懷疑崔某母女的行為屬於惡意取得。在全程引導偵查過程中,檢察官要求公安機關做好崔某的思想工作,讓其主動說出真相。

經審查,法院責令顧曉海、段浩將上述房產歸還被害人童華,如果不返還該房屋,責令顧曉海、段浩向其退賠損失人民幣20.9萬元。此外,對於非法入侵他人住宅的陳暉等人,法院以非法侵入住宅罪,判處5人拘役二個月至六個月不等。

經過一番協商,兩人價錢談不攏。2017年2月,顧曉海找到社會無業人員陳暉,併為其準備一張與其簽訂10年的房屋「租賃協議」,讓其帶着幾個人拿着該協議「合法」入住到童華父母家中。

原來,在房子過戶之前,顧曉海曾向崔某明確說明該房產是有糾紛的,崔某故意壓低價格。雙方達成一致后,顧曉海和崔某簽了一個協議,表示「房子一旦過戶,後面發生任何事情,都與我無關」。

圖片來源網絡無錫人童華做生意失敗,急需用錢。2016年7月,經朋友介紹,童華來到顧曉海的公司。顧曉海提出,要辦理完他項權證他才能放款。童華便將其父母名下的一套房子,向顧曉海的公司進行抵押貸款15萬元。緊接着,顧曉海又提出第二個條件——到公證處辦理公證,當童華問及為什麼要辦理公證時,顧曉海只解釋說,這是為保障自己的利益。

在立案偵查期間,梁溪區檢察院承辦檢察官依法提前介入案件,發現這是一起套路滿滿的「套路貸」,其和普通的高利貸有着本質的區別,該案顧曉海假借民間借貸之名,利用被害人急於用錢的心態進行放貸。實際上,顧曉海並沒打算讓被害人還錢,而是步步為營,通過「套路貸」的手法非法佔有他人財產,放貸不過是一個借口。

2019年6月27日,經江蘇省無錫市梁溪區檢察院提起公訴,法院以詐騙罪、非法侵入住宅罪,判處顧曉海有期徒刑十年零三個月,並處罰金10萬元;以詐騙罪判處段浩有期徒刑五年,並處罰金5萬元。

本來只是借錢應急,現在卻連自己的房子都搭了進去,朱晨這才意識到,自己掉入了顧曉海精心編織的騙局。

精心设计的借贷陷阱

2015年7月中旬,顧曉海打電話給朱晨,告知其本金、違約金、利息等加在一起,還欠自己40萬元。為了償還債務,朱晨不得已將自己的房產過戶給段浩,讓其幫忙向銀行貸款50萬元。不料,錢到賬后,朱晨只拿到2萬多元,其中的47萬余元被顧曉海轉走了,而多轉的7萬多元,顧曉海自稱是找關係辦貸款的費用。

2017年5月,顧曉海帶人來到朱晨家中讓其和家人搬離。在顧曉海的暴力催款和威脅恐嚇下再也無力還款,朱晨只好選擇報警。

與童華有着相同遭遇的還有陳志越。2015年11月,陳志越向顧曉海提出借款人民幣15萬元。顧曉海用相同手法,讓陳志越及其父母辦理了以段浩為受託人的委託公證,並簽訂空白借款協議。

2017年上半年,朱晨和家人湊齊50萬元,想把房子贖回來。顧曉海卻表示已將房子作了二次抵押,必須給80萬元才能過戶,雙方協商未果。

就這樣,在顧曉海的授意下,段浩帶着童華及其父母來到無錫某公證處,為了不讓公證處產生懷疑,段浩讓他們稱與自己是親戚關係。成功辦理公證后,段浩獲得了處分童華父母用於抵押的房產的權利。

顧曉海在無錫市成立一家金融公司,通過「套路貸」的手法非法佔有他人財產。

不久,13萬元被童華用來還了債。貸款到期后,他一直沒錢還款。一次偶然的機會,童華和朋友吃飯時提起自己的借貸經歷。「這可能是『套路貸』,當心房子被他過戶掉了!」朋友的一句話提醒了他。通過查詢,童華髮現自家的房產已經被過戶到顧曉海名下。此時,他才發現自己被騙了,立即打電話聯繫顧曉海,顧曉海稱想把房子要回去,必須要支付25萬元。

2016年7月18日下午,童華帶着父母一起到顧曉海的公司,顧曉海讓自己和父母分別在三張空白借條、收條、借款協議上簽字。

2015年初,顧曉海在無錫市成立了一家金融公司,從事貸款業務。隨後,顧曉海拉攏其連襟段浩加入公司。

為什麼協議都是空白的?童華也對此提出過異議。顧曉海解釋說公司會計不在,所以沒有填內容,並且承諾已經是朋友,自己不會亂搞。當童華提出要一份複印件時,顧曉海又以「行規」為由拒絕了這一要求。

合同簽好后,童華的銀行卡很快收到了15萬元借款的到賬提示。隨後,顧曉海以平台費、信息費、服務費、2個月利息等名義要求童華還給其2萬元,童華實際到手的金額只有13萬元。急需用錢的他感覺吃了啞巴虧,但也只好照辦。

不简单的民间借贷

從事外牆保潔工作的朱晨,因手下的工人工作時受了重傷,四處籌錢給工人看病,朱晨為此欠下36萬元的外債。經人介紹,朱晨認識了顧曉海,顧曉海幫其還掉了欠款。

2016年3月,顧曉海以陳志越違約為由,指使段浩將該房產以37.5萬元過戶到其姐姐夫妻名下。2016年12月,陳志越已經償還顧曉海人民幣16萬元,其中1萬元作為利息。而此時,顧曉海的要價已提升到了40萬元。

“套路贷”案情水落石出

2018年3月22日,公安機關對該案立案偵查。

來源:檢察日報文字:覃麗親 范曾 王丹

今日关键词:哈里放弃王室头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