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7月10日广州宣布全面推进垃圾分类工作之前-四川旅游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发现人员-在7月10日广州宣布全面推进垃圾分类工作之前

教师节

在暨南花園,雖然小區已實施樓道撤桶且在小區內可看到明顯分類宣傳,但可能是缺乏監督和引導,居民混投垃圾現象頻現。

B、漸變

C、求變

實習生 張藝璇 張婷 黃郁恆

芮林思 文靜 嚴志成劉克洪7月10日,廣州宣布:即日起全面推進垃圾分類工作。已分類生活垃圾不得再混收混運,樣板小區配桶、配督導員……廣州先在基層強化垃圾分類工作,緊接着又組織黨政代表團赴上海考察學習。隨後,廣州垃圾分類工作按下「快進鍵」,多個部門開始介入,一改垃圾分類由城管唱獨角戲的局面。

「這條短訊,讓我知道廣州真的在推進垃圾分類。」曾辦理過來穗人員政務的林小姐表示,18日下午到傍晚,許多如她一樣辦理過來穗人員政務的市民,陸續收到這條短訊。不少人將短訊截圖發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廣州正在推進垃圾分類」開始廣泛傳播。

「居民投下來時已經是混的,我們很難分類運走。」在海珠區南華西街,基層環衛工告訴記者,分類運輸的前提是分類投放,如果前端沒分類後端也難分類。

7月17日,記者在廣州福今路,目擊到有環衛工人將本屬於有害垃圾的燈管放入其他垃圾桶內,被垃圾壓縮車壓縮運走。發現此狀,記者當即通過12345微信公眾號下單投訴。沒過多久,相關部門致電記者表示將整改。但截至7月29日,記者在微信中的投訴仍顯示「處理中」,無進一步答覆。

「現在這個階段,肯定有投放不準的。」看着垃圾桶滿了,唐姨把其中一隻標註為「餐廚垃圾」的綠色垃圾桶從投放桶點里推出,送到小區二次分揀房。不一會兒,分揀房裡的環衛工人,從大家投放的「餐廚垃圾」中,挑出塑料袋、醬料瓶、罐頭盒等非餐廚垃圾。

垃圾分類純度不足 混收混運依舊常見

「分類垃圾桶是設置了,但好像大家都不分類投放,也沒人阻止。」7月21日至28日,記者先後走訪了廣州市天河區上社村,暨南花園、嘉裕君玥公館、越秀區福今北社區、荔灣區逸彩新世界等多個小區。在這些小區,記者發現,垃圾分類容器配置較齊全,居民較容易找到各類分類垃圾桶;但在分類投放意識上則仍需加強。

小區行動效果參差不齊作為600個樣板小區之一,穗園小區配了分類垃圾桶。然而在穗園小區以東3公裡外的信華經理人家園小區,至今仍未配齊分類容器。記者7月28日在小區里看到,居民投放垃圾基本使用的是樓道內無分類標識的白色垃圾桶。據該小區居民反映,他們曾向12345熱線反映「小區分類容器不足、居民無法參与垃圾分類」的問題,之後物管曾在每一棟住宅大堂增設一隻可回收物垃圾桶。但截至目前,小區依舊難覓餐廚垃圾和有害垃圾這兩類垃圾桶,居民暫無法實現徹底地垃圾分類投放。

7月25日晚,記者在廣州東興北路路邊垃圾裝運點,又一次看到環衛工人將燈管與其他垃圾混合投放送入壓縮車的一幕。「只有幾條,數量很少。」環衛工人解釋,他們難以就有害垃圾找單獨存放點存放並安排專車運走,只好「混收混運」。

「餐廚垃圾投這個桶,其他垃圾投那個桶。」記者到訪時,環衛工人唐姨,以垃圾分類督導員的身份指引居民分類投放垃圾。記者發現,不少居民下樓投放垃圾時,會有意識地將垃圾分別用兩個不同的塑料袋裝好,投進小區設於一樓的分類投放點。

多數高校暫未加入行動「居民小區動起來了,我們住的地方會行動嗎?」一位廣州在讀大學生向記者諮詢,大學宿舍是否也應參与分類?

廣州天河區上社村的分類垃圾桶「爆倉」 羊城晚報記者 梁懌韜 攝

在嘉裕君玥公館,居民比較注意小區的保潔,亂扔垃圾的現象較少;但打開各類分類垃圾桶,依然發現很多投放不準確的垃圾。

在上社村,入夜後所有垃圾桶皆「爆倉」。記者在「爆倉」的垃圾桶內發現明顯混合投放現象。

「分好類的垃圾,真的分類運走?」這是有意參与垃圾分類的廣州市民最想知道。

7月18日,不少廣州市民收到一條來自廣州市來穗人員服務管理局的公益短訊。公益短訊提醒曾在廣州辦理來穗人員業務的市民,垃圾分類工作已在廣州全面啟動,違反《廣州市生活垃圾分類管理條例》者將負法律責任。在強調責任的同時,廣州市來穗人員服務管理局力邀市民支持並主動參与垃圾分類。

    

「收到市來穗局發短訊的前一天,我們就收到了來自廣州市商務局的通知。」廣州一星級酒店公關負責人米小姐說,廣州地區住宿和餐飲業負責人於17日陸續收到通知,要求減少一次性用品的供給,在經營場所做好垃圾分類容器的配置並控制餐廚垃圾的去向,住宿業不再向住客主動提供「六小件」一次性日用品。

A、速變

7月10日,記者在華南理工大學大學城校區看到,該校已發出通知,將對教師公寓D1棟至D5棟、博士公寓C16棟和C17棟實行樓道撤桶定時定點垃圾分類投放。記者查詢發現,這則通知曾一度在眾多廣州高校自媒體中流傳。

另外,記者7月中旬走訪廣州多所高校了解到,中山大學、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等在穗高校,學生宿舍區均可見不同形式的分類垃圾桶,但和很多居民小區一樣,缺乏監督、存在混投亂投等現象。暨南大學的學生也反映,在校園的校道上只有「可回收物」和「其他垃圾」兩類垃圾桶,而宿舍區內的垃圾桶無分類標識。記者向上述學校的基層環衛工人了解情況。環衛工人表示,他們一般都是先將學生投放的垃圾混收,然後對可回收垃圾進行分揀。

在福今北社區,記者發現小區雖聲稱配齊了分類垃圾桶,但在設置標準上卻未嚴格對標廣州分類要求,多隻綠色垃圾桶卻噴上了本來應在灰黑色垃圾桶上才出現的「其他垃圾」字樣。

全面推進生活垃圾分類工作,過去半個月廣州到底發生了什麼?記者巡城發現,在樣板小區垃圾分類工作的帶動下,部分市民初步具備分類意識;「垃圾分類何時到我身邊?」也受到越來越多市民關注。但垃圾亂投混運等問題依舊明顯,更是有小區還未配齊分類容器,居民連參与垃圾分類的機會都沒有。

    

廣州穗園小區的環衛工人二次分揀居民生活垃圾 羊城晚報記者 梁懌韜 攝

「看起來大家投放得不準確,但和居民交流后,你會發現他們正在培養分類意識。」一名負責分揀的環衛工人介紹,醬料瓶罐頭盒等源自廚房和餐桌,不少居民會認為「從廚房和餐桌上產生的垃圾就是餐廚垃圾」,因而把醬料瓶罐頭盒等非餐廚垃圾和剩飯剩菜等餐廚垃圾放在一個塑料袋裡,丟進餐廚垃圾桶中。環衛工人建議,如果對居民加強宣傳教育,明確告訴居民能吃的吃剩的會發霉的就是餐廚垃圾,居民分類投放會更準確。

羊城晚報記者 梁懌韜 丁玲

「如果居民們哪一天不需督導,自己分類投放的餐廚垃圾能純凈到這個水平就好了。」環衛工人將分揀完的一桶餐廚垃圾推給記者看。記者發現,經環衛工二次分揀出來的餐廚垃圾,純度和本月初記者到上海採訪期間蹲點的一個小區,居民乾濕分類投放的濕垃圾純度基本持平。「你們報道上海垃圾分類的新聞,我看過,我希望小區居民也能分出像上海小區那樣純度的餐廚垃圾。」

7月27日晚,記者來到廣州市天河區石牌街道穗園小區。作為廣州今年需實施垃圾分類的600個樣板小區之一,今年4月之前小區還未完全配齊分類容器。在7月10日廣州宣布全面推進垃圾分類工作之前,街道、物管、小區居民共同努力,不僅配齊分類容器,還將原本在小區局部實施的樓道撤垃圾桶定時定點分類投放垃圾模式,推廣到整個小區。

來穗人員朋友圈奔走相告「廣州垃圾分類真的來了」

「很多市民以為垃圾分類只是城管一個政府部門在負責,其實並非如此。」一名參与垃圾分類的廣州城管基層工作者說,來穗局的短訊和商務局的通知,讓這兩個政府部門所服務的對象知道了廣州垃圾分類。

樣板小區有了分類容器二次分揀能達基本要求根據廣州城管的部署,全市600個分類樣板小區,從7月10日起的兩個月內均需配齊分類容器,今年年底前廣州所有街道需要配有基層督導垃圾分類人員,到2020年12月底前越秀、荔灣、海珠、天河、白雲、黃埔、番禺等區的社區還需實施樓道撤桶定時定點分類投放模式。

在逸彩新世界小區,記者看到有居民將西瓜皮投入有害垃圾桶,將藥品丟進餐廚垃圾桶,有小區保潔員把打掃完的樹葉,直接倒進有害垃圾桶。

今日关键词:00后首夺大满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