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的药在给小孩吃的时候风险是很大的-环境保护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儿童成人-成人的药在给小孩吃的时候风险是很大的

火箭球星哈登改口

對此,湖南省兒童醫院藥學部副主任藥師龍榮表示,目前,國內生產兒童專用藥的藥廠屈指可數,兒童專用藥品種和製劑遠少於成人葯,特別是用於重症專科疾病的藥物多數都沒有兒童劑型,兒童患者面臨「無葯可用」的困境:「兒童專用藥主要是分佈在一些感冒藥、抗生素和一些維生素類的葯,但是大部分抗生素也沒有,有一些抗生素根本就不適合兒童服用。百分之九十的藥物是沒有兒童劑型的。」

記者走訪了北京市多家藥房發現,市場上兒童專用藥品比較匱乏,不少常見的藥品沒有兒童專用劑型,一家連鎖藥店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市面上的兒童專用藥品種類比較單一:「這就是兒童櫃檯,只是些常用的,清熱解毒的,治感冒的,止咳的,品種單一。」

記者調查發現,相較於成人葯,市面上的兒童專用藥少之又少。很多兒童在用藥的時侯都被當成「縮小版的成人」對待,遵循着「小兒酌情減量」的原則服用成人葯。用藥基本靠掰、劑量只能靠猜,存在安全隱患。如何破解兒童安全用藥難題,讓兒童用上兒童葯?

像左女士的孩子一樣,很多患兒在服藥時都被當成「縮小版的成人」對待,湖南省兒童醫院藥學部副主任藥師龍榮說,這並不科學:「一般成人的葯給孩子服用的時候,會按照成人的公斤體重去算,但是這樣也不完全符合小孩的代謝過程,小孩小的時候代謝會很快,葯在體內代謝的過程不會和成人一模一樣。成人的葯在給小孩吃的時候風險是很大的。」

據中國之聲報道,日前,湖南5歲的貝貝因為爸爸把服用3/5片的醫囑看成了服用3-5片,過量服藥后在家裡昏睡了三天。送醫後進行了血液透析才脫離危險。而3/5片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大半片,對於大部分家長來說,雖不會粗心到把醫囑看錯,但也很難準確給孩子掰出3/5片葯。

為什麼兒童專用藥這麼少?某製藥公司負責人楊傑表示,兒童群體的特殊性導致了兒童葯研發難度大,兒童臨床試驗風險高:「生理跟成人是不一樣的,在研發的過程中必須考慮不同年齡段的孩子他的生理特點,這樣就使得我們在兒童藥物的設計上要量身定製,不同的年齡要設計不同的規格,不同的劑型,不同的口味和不同的給葯途徑。兒童臨床研究是一個非常大的障礙,藥物上市肯定要做臨床研究,證明藥物安全有效。但是不管是從醫生從家長從社會的角度來講,大家都不願意把兒童當作試驗者,這也造成了兒童試驗的志願者很難招募。」

湖南長沙5歲的貝貝此前因為過敏去醫院就醫,醫生給開了抗過敏葯異丙嗪。醫囑上寫的是吃3/5片,而貝貝的爸爸誤以為是吃3~5片,讓孩子一次性服用了5片葯。貝貝在服藥后昏迷不醒,被送往湖南省兒童醫院治療。湖南省兒童醫院藥學部副主任藥師龍榮說,接診后,他們第一時間給孩子進行了血液透析,孩子才脫離危險:「小孩是他媽媽帶他去醫院看完病之後上班了,他爸爸在家裡給小孩在家裡喂葯,爸爸比較粗心,葯袋子上寫着是3/5片,就是大半片,他就理解為吃3~5片,就給他吃了5片,因為這個葯本身就是個鎮靜的藥物,這個小孩就昏睡了三天。」

左女士的兒子今年五歲,她告訴記者,市面上的兒童專用藥非常少,孩子生病了經常吃成人葯,而小兒服用成人葯要減量,一片葯要掰成好幾片給孩子吃,劑量很難把握:「我們家寶寶之前吃的葯好像是成人葯多一點,醫生讓我們掰成一半或者是吃其中的四分之一片,我就他掰碎了給他吃。」

龍榮說,類似的事情時有發生,不少兒童因為服用成人葯過量而造成肝臟腎臟損傷,永久性聽力傷害,嚴重的還會危及兒童生命。

楊傑表示,政策不配套也制約着行業發展。作為行業內的企業,她認為有關部門應大力支持製藥廠生產適合兒童的專用藥品:「從根本上我覺得還是從兒童葯藥品研發生產上給一些政策,比如說一些快速的通道。還有能夠給企業更多的臨床研究的技術上的支持。」

兒童用成人葯易造成身體損傷,風險很大

兒童葯研發難度大,試驗風險高,不少重症專科疾病葯沒有兒童劑型

今日关键词:陨石坠落吉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