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都是沾了滹沱河生态修复工程的光-鳄鱼宝宝-临高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生态水面-这都是沾了滹沱河生态修复工程的光

印度全国封城21天

    

為了改善滹沱河生態環境,2014年,滹沱河生態修復工程市區段開工,其範圍主要是滹沱河市區段,從中華大街到東三環北延線,全長19公里,規劃總面積3300公頃。

資料顯示,在上世紀90年代末,由於常年乾枯,滹沱河下游沿途幾個縣(市、區),逐漸將滹沱河作為生產生活污水排放的去處,在寬達3公里的河道上,形成一條約1米寬的小河溝,每日接納兩岸約32萬噸污水,成為名副其實的排污溝。

然而從上世紀七十年代中期開始,滹沱河石家莊區段在石家莊人的眼裡慢慢改變了顏色——河道乾涸斷流,兩岸土地沙化,植被樹木稀疏,生物種類銳減,地下水位持續下降,一個豐水區域日漸向貧水區乃至荒水區發展。

鄭璞告訴記者,這種凝聚劑可以快速凝聚、分離溶存在污泥中的有機或無機類污染物,螯合固定重金屬和部分有害鹽類,實現底泥就地消解,使污水還清,「經過實驗、應用,取得了顯著的效果。」

蹲點手記29□文/融媒體記者範文龍魏憲亮崔虹

■如今的滹沱河重現在人們眼前是「上下天光、一碧萬頃」的美景。

「我小時候,在滹沱河裡挖個沙土坑,用手拍幾下,就能滲出水來,我們都直接喝,很乾凈的。」年逾古稀的趙老爺子一直在滹沱河南岸居住,他告訴記者,自己20多歲的時候,滹沱河一年四季都有水,冬天結冰了,趕着馬車就可以過。

對滹沱河過去的景象記憶猶新的,還有滹沱河生態區管理處工程科的科長鄭磊。他說,那時的滹沱河常年乾涸,地表黃沙裸露,大風一起,塵沙瀰漫,其沙塵量占省會城區總懸浮顆粒物的29%。同時,非法采砂破壞嚴重,河道兩側溝壑縱橫,雜草叢生,建築垃圾和生活垃圾隨意丟棄,僅子龍大橋兩側就有5座渣土山,達1200萬立方米。

在滹沱河生態修復工程市區段迅速推進並取得成效的同時,滹沱河下游污染綜合治理工程也加速開展。

人逐水而居,城依河而建。一座城市可以沒有雄偉的建築,可以沒有繁華的街道,但絕不會沒有一條蜿蜒流淌的河流。而幾乎所有在城市生活的人們,都會有關於一條河流的美好回憶,人們親切地稱心中的那條河為「母親河」。而我們的「母親河」,毋庸置疑就是滹沱河。如今,經過綜合整治、生態修復和污染綜合治理,昔日波光如鱗、天鵝游弋的畫面再次呈現在市民眼前,滹沱河又煥發出了勃勃生機。

現在的滹沱河碧波蕩漾,水草豐美,林木成蔭,鮮花盛開,吸引了諸多水鳥棲息停駐,它們時而追逐嬉戲,時而悠閑鳧水,時而振翅高飛,時而輕點水面,無論哪一種姿態,都牢牢抓住了人們的眼球。其實,除了水鳥,滹沱河兩岸的樹木、奼紫嫣紅的花海,無不讓人心曠神怡。舉家遊玩的市民、拍攝婚紗照的情侶絡繹不絕,沉醉其中。「這都是沾了滹沱河生態修復工程的光。」張國民說。

清水綠岸,鳥鳴翠柳,魚翔淺底。美不勝收的景色,昭示出滹沱河生態的蝶變。

鄭磊告訴記者,生態修復工程中,主要在滹沱河市區段沿線重點打造6個景觀節點和8個植物專類園,將滹沱河兩岸建成集防護、觀賞、休閑、健身和科普「五大功能」於一體的綠色生態景觀長廊,建成2000多畝的滹沱河花海,並新建濱水生態公園等。

「20多年了,我天天從這裏路過。」57歲的王先生說,這麼多年來,他每天都要從凌透村騎車去正定縣上班。回憶起以前的滹沱河,王先生用「一片狼藉」來形容。他告訴記者,以前,滹沱河就像個大沙灘,每逢春天滹沱河裡的沙子被風一吹,不僅眯眼看不清路,而且特別臟。「從家騎到單位,臉上、頭髮里都是沙子,那個受罪啊。」王先生說。

生態修復多種水鳥爭駐足現在已經進入三伏天,許多人選擇飯後宅在家裡享受空調帶來的涼爽,但張國民沒有,只要天氣允許,他吃過晚飯就會到滹沱河北岸子龍大橋西側的小廣場,「這裡有涼風,空氣也好。」張國民笑着說出了來小廣場的原因。

2017年初,通過清理非法排污口、污水處理廠升級改造、建設入河預處理,以及實施河流原位修復、泥水同治,實現了滹沱河水質的明顯改善,藁城、晉州、深澤等部分河段,已初步恢復河流生態功能。

曾幾何時,如何讓石家莊人的母親河重現生機,繼續浸潤這片承受過她恩澤的土地,成為了人們急切的渴盼。市委、市政府經過多方論證,科學決策,於2007年11月正式啟動了滹沱河綜合整治工程。

圖/融媒體記者郄磊綜合整治碧波蕩漾現美景「時至民國,河中船舶500有餘,往來於正定高家營、深澤乘馬等碼頭。晨曦夕照時,滹沱河泊船如龍、波光如鱗、燈火星流、往來吁號、行業繁多、鋪面林立、熱鬧非凡。河內魚蝦鱉蟹成群,水面天鵝魚鷹游弋,兩岸飛禽走獸棲息,河濱之地綠草繁茂、間雜牛羊……」這是昔日有關滹沱河的記載。

2009年8月6日,滹沱河綜合整治工程迎來了歷史性的時刻——乾涸多年的滹沱河開始蓄水,碧波蕩漾將再現石家莊的母親河。

「滹沱河下游污染綜合治理工作是從2016年3月份開始的。」市生態環境局水生態環境處處長鄭璞介紹,按照市委、市政府要求,治理工作分兩部分進行:全面清理排污源,封堵入河排污口;利用投放水處理物化凝聚劑的方法,治理河道內的污水和底泥。

張國民住在正定縣城,現已退休,只要有時間,他就會騎上十多分鐘單車,來到滹沱河畔,或散步,或聊天,或賞景。「我在滹沱河見過天鵝、野鴨、海鷗,還有許多不知道名字的水鳥,比如那些。」張國民指着遠處在水面悠然自得「游泳」的水鳥說。他告訴記者,自從滹沱河裡有了水后,不僅風景好了,生態環境也變好了,出現了越來越多不知名的水鳥,以前見都沒見過,別說認識了。

目前,滹沱河從中華大街到朱河壩的16公里段,新增水面900萬平方米,再現了「一鞭曉色渡滹沱,芳草茸茸漫碧波」的神奇和美麗。

程凱介紹,藁城區振興污水處理廠建於2003年,2006年10月投入運行,當時的污水排放標準為國家二級B,「2010年之後,污水排放標準就提高到國家一級A了。」程凱說,進入水廠的污水經過酸化、氧化溝、二次沉澱、深度處理、活性碳過濾吸附后,水質變得逐漸透亮起來。目前,藁城區振興污水處理廠每天處理6萬立方米污水,出水水質為國家一級A標準。

污染治理一河清水向東流7月上旬,在藁城區振興污水處理廠,滾滾清流沿着巴氏計量槽奔涌而出,這些水將通過暗渠、溝渠流入滹沱河。該廠負責生產運行的副廠長程凱用一根繩子把量杯放入計量槽,盛出多半杯水。肉眼看上去,水很清澈,而且沒有異味。「經過我們污水處理廠處理的污水,排放標準已經達到國家一級A,也就是說,這些水可以用於景觀用水。」程凱說。

如今,我們的「母親河」已經重新煥發出了勃勃生機,繼續浸潤着這片承受過她恩澤的土地。但她所經歷的傷感和陣痛,必須由我們喚她「母親河」的人們來承擔負疚和不安,以使我們面對她的碧波蕩漾和順流而下,道一聲:對不起!而她面帶微笑,毫不遲疑地將美麗再次托起……

「那時候,俺們天天盼着滹沱河的水能變清。」趙瑞山說,沒想到,現在,他們終於如願以償。

2010年7月1日,是個舉城沸騰的日子。這一天,滹沱河主城區10公里河段全線蓄水,乾涸了近半個世紀的滹沱河重現「上下天光、一碧萬頃」的美景,寬600米至1000米的水面在市區北部形成一條長長的玉帶,波光粼粼,水鳥翔集,長坎護岸,飛橋映水,讓這個極度「乾渴」的城市變得柔媚多姿起來,也更加富有了靈性。

隨後,記者來到藁城區振興污水處理廠外面西北方向的暗渠和明溝連接處。在這裏,汨汨清水沿着溝渠向東北方向的滹沱河流去。此時,藁城區興安村的趙瑞山騎着一輛電動三輪車過來了,「俺領幾個朋友來看滹沱河。」趙瑞山告訴記者,他從小就住在距滹沱河不過七八里地的村子里,親眼目睹了滹沱河的變化。「以前,滹沱河就是個排污溝,河道里有一大坑一大坑的臭水。」趙瑞山說,那時候,坑裡的水有黑色的、紅色的、棕色的,特別難聞,「別說來河邊玩了,村裡人誰都不願意往河的方向走,水太臭了。」回憶起以往的滹沱河,趙瑞山皺起了眉頭。

今日关键词:苹果市值跌破万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