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果不到一年又走了-游戏代理商-肥城市汶阳镇新闻网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综合新闻>>正文

文化公司-结果不到一年又走了

丁俊晖英锦赛决赛

「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風塵。」忙碌沒問題,但再忙碌,也別忘留一分自斟自酌的雅緻。

4何止高曉松一人呢。第一次世界大戰後,英國哲學家羅素便出版了《社會改造原理》一書,感慨「近世以來資本主義社會鼓勵和發展了人的佔有衝動,而抑制、阻礙人的創造衝動已經到了可怕的地步,所以必須進行社會改造。」

被危機感包裹,他現在一心往上走,希望能儘快做到部門負責人,認為到了那個位置就安全了。可他沒有如願。這兩年遇到了經濟下行,但業績KPI從不下行。據他講,由於業績不達標,已經拿不到完整的年終獎了,升職更是不敢指望。

1老王是個90后,一個普通的90后:普通的相貌,一般的家庭,說起來不丟人也不讓人羡慕的學歷,做一份不好不壞的工作。

在我的印象里,他是一個有工作熱情、有想法的90后。他覺得自己跳槽有點多,但並不後悔自己的決定,覺得每一步都沒走錯。

大城市裡,每個人都是風塵中人,但幾人還有自斟自酌的雅緻呢?

工作頭兩年,他住在燕郊,公司在朝陽,因為常年出差河北,所以不覺上下班之苦。

他存下的錢不多,一部分借給了死黨,一部分存在了銀行。他之所以借錢,是因為朋友要買房。他認為借錢幫朋友買房是義所應當,同時,他也信心滿滿,覺得自己要買房時,也能得到朋友的支持。

他說自己業務出身,衝鋒在前時從無畏懼,但離開一線后,感到自己的職業生命在枯竭。有時還想泡在一線,但身為管理者,被很多瑣事纏住,力不從心。

他來北京三年,如今做着第四份工作。第一份工作很短,不到3個月,他稱之為試水。第二份工作平台不錯,但薪水太低,又要經常加班。幹了一年多,離開了,去了一家新晉上市公司,薪資翻番,活也不多。

然而,市場經濟來臨后,主流社會文化均經歷了從「恥于言利」到「賺錢才是成功」的演變。古典經濟學提倡「人人為己」便是「人人為他」,認為每人專註自己的分工,整個社會的福祉便能最大化。於是,人們把時間獻祭于勞動和工作。

其實,雖然辛苦,我們應該感謝這個時代。古人是「學好文武藝,貨與帝王家」,現在則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只要努力,有很多出路。

經濟上行、行業紅利期時,磨損的螺絲釘也能待下去;但經濟下行、行業紅利消失時,哪怕全新的螺絲釘也未必能找到齒輪,更何況已經磨損過的呢。於是就有了職場35歲現象,有了職場危機和中年焦慮。

人們已經沒有時間惆悵。作為市場分工大齒輪里的螺絲釘,個體趨於機械性,換來組織的靈活性;個體與個體激烈競爭,推動組織迭代長青。

羅素自然也沒成功,社會改造談何容易。人們早已深深捲入市場洪流之中,早已沒有閑情如南唐宰相馮延巳一般,談什麼「誰道閑情拋棄久,每到春來,惆悵還依舊」。

有焦慮,就有逃離。「打開車門,看到藍藍的天,混合著冰冷的空氣。我仰起頭,深深吸口氣,我張開雙臂,想擁抱虛空。我想盡量與大自然親密接觸,憧憬着離職去旅遊,想象着在大草原上一個人沉思,想象着站在高山頂上望盡天涯路。很快,我低下頭,快步走起來,快遲到了。」

熬下去,就能熬過去。畢竟,人在風塵中,只能隨風起落。

據他估計,2年後,應該能夠湊齊首付,在北京買個小房子。他現在的最大願望,就是北京的房價不要漲。但他計算了首付,卻沒有算貸款。總價300萬的小房子,三成首付,貸款30年,月還款額也需要1.1萬,與他現在的稅後收入基本持平。

5恩格斯曾說,「個人的生存競爭停止了,人在這時——在某種意義上最終地——脫離了動物界。」現階段看,生存競爭雖然停止了,市場競爭卻撲面襲來。人類脫離了動物界,卻無法出離人世間。

已是兩個孩子的爸,他從未放棄努力。面對行業周期,他常常用苦笑表達樂觀。作為金融系畢業生,他知道周期是無可躲避的客觀現實,遇到周期不必怕,熬就對了,總能熬過去。

在大眾媒體、熱門影視劇及一切流行文化中,朝九晚五的工薪族生活方式開始佔據越來越重要的位置,工薪族、中產白領慢慢成了理想生活的象徵。一如美國社會學家傅高義描述20世紀60年代的日本:

對於買房,他現在的財力還夠不着。但他已經開始節制消費,也一直在盤算着首付來源,比如家裡能拿出多少、朋友能借多少、借出去的錢收回來多少以及自己還有多少存款等。

「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風塵。」每次讀到韋應物這句詩,都覺得暖心,暖心的不是那瓢酒,是歷盡風塵仍願自斟自酌的那份心境。

我談到這個問題,他說緊衣縮食咬咬牙,總能撐過去。但果真到了那一天,90%以上的流動性用於還房貸時,不知他還能否撐得住。起碼,那個時候,不能瀟洒地說跳(槽)就跳了,早已適應的中產消費水平,也要降下來了。

他堅信,或早或晚,他都會離開,他不想把一生獻祭于工作,更不想把一生都奉獻在都市。他所想逃離的,正是老王和老李們所追求的。都市生活,早已讓人慾罷不能。

所以,當高曉松感慨名校從國之重器變成職業培訓所時,他未嘗不清楚這是時代大勢,是無可逆轉的潮流。只不過,總要喊一嗓子罷了。

「工薪族給予社會上非工薪族一種生活方式範本,以此介導西方化和工業化的直接衝擊,這種範本足夠適中,不會超出現實的希望,也足夠現代,堪為非工薪族的最高理想。」

如儒生所謂「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胸襟氣魄,早已超脫了生存和繁衍等動物性的轄制,足可與宇宙時空融合為一。

3老王和老李,不過是時代大潮中的兩個縮影,不是你我,也是你我。

做醫療設備租賃,要和醫院打交道。北京的大醫院不缺錢,公司把目標瞄準了河北。每周至少三天,他要在河北市縣醫院蹲點,長年累月的「風塵」,練就了好酒量,也給了他一副火眼金睛:河北縣市任何一家醫院,他只要在門口轉一轉,就知道業務能不能做。

這是一個朋友的傾訴。他住在燕郊,每天早上拼車到四惠東趕地鐵。急匆匆的生活,急匆匆的腳步,每每會起離職、離開的念頭,也每每被自己壓下去,但也只是壓下去。

2老李是我初中同學,住在天津,在北京工作。他本科在外地學的電子專業,研究生來北京讀了金融碩士,畢業后入職一家醫療設備租賃公司。

好日子過了一年,他慢慢感受到壓力。升職以後,他不需在醫院蹲點,積累的客戶關係慢慢向一線同事移交,對市場的敏感性越來越差,以致常常恐懼被下屬超越。

到了這裏,李誕的「人間不值得」不過一句空話,你能去哪兒呢?先賢曾言「以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業」,這大概才是正確面對滾滾紅塵的人生態度吧。

無數年輕人擠破腦袋考入名校、千辛萬苦留在大城市,為的便是圓自己一個白領夢。做個白領,成了理想而模範的生活方式。

等他有了自己的房子,這些大概會遠去了。

他畢業於河北一所普通的本科院校,學的財經專業,四份工作卻都與財經無關。說到被自己拋棄的財經專業,他覺得沒白學——這兩年,他沒買過P2P,也沒炒過幣,更沒摻和炒鞋、盲盒,所以存下了一些錢,他認為多虧學過財經。

末了,我看到他配備了最新款蘋果手機。說是雙十一買的,12期免息貸款,每個月不到500塊錢,感覺自己賺到了。

火眼金睛就是跳槽的資本。後來他去了另一家公司,做同樣的業務,升了職,年薪翻番,過了百萬。恰逢二寶出生,老婆做了全職太太,一家人選擇落戶天津。

人類文化肇始於人性對於動物性的脫離。動物一生囿於兩大本能——個體生存和種族繁衍,人類則能超脫之外,有了主觀自覺性,有了超出本能需求之外的一種自由。

企業越來越強調崗位的標準化和可替代,於是,員工們急着自我充電,想讓自己日日如新。但螺絲釘總會不斷磨損,科技越進步,磨損就越快。

本文由「洪言微語」原創,作者系蘇寧金融研究院院長助理 薛洪言

我原以為他會幹下去,結果不到一年又走了,他覺得沒意思,吐槽這家公司沒前途。現在降薪去了第四家公司,說自己會安穩下來。

像大才子柳永,因為《鶴衝天·黃金榜上》一句「才子詞人,自是白衣卿相」惹皇帝不悅,更因常寫花柳之詞不被士大夫階層看重,雖自負才學,卻難免潦倒一生。放在今天,柳永這樣的才子,大概有一百種法子可以施展抱負。可站在社會文化的視角,經濟發展卻未必能推動文化進步。當人人逐利時,社會難免失於浮躁。

我和老王認識超過2年,期間一年多沒有聯繫。前段時間一起吃飯,聽他聊起了近況。

今日关键词:美海军基地枪击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