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军却说:这一年来的精力都放在做教育上-8个月宝宝发育指标-英国新闻网站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综合新闻>>正文

吴军技术-吴军却说:这一年来的精力都放在做教育上

林志玲婚礼行头

吳軍:做非二級風險投資,第一主要是投人,投好人,這個人幹什麼你都能投。

韓國不談,美國也在布局,但是美國其實還遙遙無期。因為5G分兩種,一種是和4G結合的,非獨立的,一種是獨立的。芝加哥是想上直接獨立的——就是最終級的,但這需要時間。

至於阿里巴巴和騰訊誰勝出?這不好說。坦率來講,這兩家目前也是從頭開始,跟別人是在同一條起跑線上。研發能力上,阿里巴巴過去是靠銷售出身的,這些人在技術上的投入要比騰訊大很多。騰訊過去的特長是在產品上,除非它再出一個類似於微信的產品——微信讓騰訊在整個4G時代沒有死掉。但是你看野心(方面),像阿里巴巴投入做芯片什麼的,(顯示了)似乎它野心更大一點。

5G時代最大贏家有三類5G、AR、IoT、虛擬現實、全息圖景、基因編輯、加密貨幣……這是離「美麗新世界」最近的時代,任何搭上技術順風車的產業都看起來未來可期。在以往的著作和公開言論中,吳軍喜歡以基因角度論企業,「企業文化、做事方式、商業模式、市場定位,這些使得該公司獲得成功的內在因素會漸漸植入該公司,成為公司基因」(出自《浪潮之巔》)。在5G大規模商用的前夕,遵循吳軍的邏輯,什麼樣的企業將具備5G基因,在下個時代依舊佇立潮頭?

吳軍:要從兩個方面講,一個是需求,第二是供給。

吳軍:我覺得最大的贏家有三類:首先是能夠做出整個IOT操作系統以及主導芯片的企業。萬物互聯需要一致性和兼容性,現在工業控制的各種五花八門的傳感器芯片,將來可能會有統一的標準,這是第一類最大贏家。第二大的贏家,是掌握5G標準和主要設備的(企業),因為IoT真正上網連接要靠5G技術,所以跟5G技術相關的核心企業就受益。第三類企業,就是一些IoT智能設備商,但光生產一個小的(設備)——比如說傳感器那些沒用,它最好能生產偏向系統性的。

作為硅谷的風險投資人,吳軍卻說這一年來的精力都放在做教育上。面對這麼一位計算機科學家、硅穀風險投資人,記者選擇既務實又務虛,和他聊起了全球巨頭企業的5G基因、區塊鏈的投資邏輯等話題。而吳軍依舊直言不諱,評論起了哪些互聯網企業會在5G時代被拋棄。

每經實習記者鄭潔每經記者孫嘉夏每經編輯文多

NBD:你作為內行,在投資AI或者一些先進科技公司的時候,會不會考慮投什麼或者規避什麼?

比如說我舉個例子:智能汽車。以後,估計絕大部分汽車廠不會自己生產控制系統,而是幾家(企業)來做所有汽車的控制系統。也就是說,整個智能汽車的控制系統上將來可能會有新企業誕生。

從需求來講,必須是大城市,因為5G的天線得布得很密,廣大的歐洲農村——比如像法國很多地方4G都還沒有,3G足夠用了。這些國家可能第一步還是普及4G,而不是5G。在歐洲的巴黎、倫敦這種城市裡可能用得上,其他地方可能用不上。

中國的話,場景就比較多了,東部沿海都有這個需求。

NBD:從你常年在國外的親身體驗來看,目前全球各國布局5G的進度各自處在什麼樣的狀態?

因為一個一流的人可以把一個二流的項目做成一流,反之也成立,所以其實項目投對了沒用。第二,要沿着明顯趨勢走。移動通訊史概括起來就是:用更少的能量傳遞、處理和存儲更多的信息。所以沿着這個方向走的,你就都值得投。

(實習生蹇卿蘭對本文亦有貢獻)

但你不能光看它的壞處,泡沫的好處就是能在短時間內集中資金,把一些本需要三五年甚至十年才能解決的問題瞬間解決。比如刷臉這個事兒,2002年的時候,我們在Google討論能不能做,當時創始人謝爾蓋·布林問我們,我們一致覺得做不了,因為以我們當時的經驗,覺得這個事太難了。也就過了十幾年,現在做得很好了,這很大程度上就是靠數據採集能力的提高,而這又跟大資本的湧入密切相關。

NBD:在《全球科技通史》里,你說華為在未來5G時代還將是霸主,那具體來說,目前國內的通信或者互聯網企業,比如阿里巴巴、騰訊,你覺得未來誰還有可能勝出?

NBD:比如你投資硅谷的區塊鏈獨角獸Dfinity,就是參照以上邏輯?

其中一個是TomDing,他是一個天才,在上海長大,上學時學校里教的他都覺得太簡單,後來就退學在家自己學。他11歲就上大學了,大概15歲可能就畢業了,但那時沒到美國的法定工作年齡,所以又不得不自己創業。然後到了其他人上大學的歲數,他已經在讀MBA了,(我投的就是)這樣一個人。

但是泡沫破碎以後,大部分投資人的錢都是打水漂,今天也毫不奇怪。

另外一個人,是對技術非常執着的一個美國人。他花了大概三四年的時間,分析現在區塊鏈技術為什麼整體效率不高?而他的解決方案,我還比較認可。

「谷歌今天是一家平庸的公司」「騰訊從來沒有ToB的基因」,對全球互聯網巨頭兼「前東家」的快人快語,將吳軍送上了今年財經界的「熱搜」。不過,當外界驚呼「人設倒塌」后,吳軍似乎並未「吸取教訓」。近日,在上海交大安泰經管學院舉辦的第十期互聯網+訓練營期間,《每日經濟新聞(博客,微博)》(以下簡稱NBD)記者專訪了豐元資本聯合創始人、上海交大客座教授、作家吳軍博士。

再有一個,其實我不願意去投機,所謂「風口」其實兩年後一定會完蛋。我們投資一件事,是希望它有一個10年、20年,甚至更長時間的發展期,這樣在任何過程中你都可以參与進去。拿5G來說,有一個趨勢就是互聯網、移動通訊網絡的融合,所以融合的都值得投,分道揚鑣的都不值得投。

吳軍:AI的泡沫方面……任何一個新技術都會伴隨新的經濟泡沫。在19世紀的時候,是全世界鐵路的泡沫。二戰後,又出現電子工業泡沫,那時候所有公司都叫tronics——就是電子「electronics」,比如賣傢具的叫furnitronics,它這個就值錢了。到了後來是大家都熟知的互聯網泡沫,公司都要叫「e—XX」,它就值錢了。今天呢,都叫智能某某公司。

AI泡沫是正常的CBInsights數據顯示,2018年全年,近90%的人工智能公司處於虧損狀態。但另一邊,是人工智能被炒得火熱,吸引了很多融資。這個行業一方面是快資本,但另一方面是慢落地,這些「熱錢」能撐多久?對此,吳軍的態度是樂觀的,他認為資本大量湧入對於人工智能行業來說,終究是件好事。

吳軍:主要是因為創始人。坦率來講,技術都各有千秋,但(看中的是)Dfinity的兩個主要創始人。

NBD:你是投資人,也是計算機科學家,對於AI領域這麼短的時間湧現出這麼多泡沫,你怎麼看?

第二個就是供給。5G要是光讓手機快一點,根本是沒太大用處的。(5G的意義)這是一套的,比如智慧城市、IOT、整個完整網絡的構建、車聯網、汽車控制、醫療設備、社會安全監控指揮,這裏面有好多技術。這些技術裏面,其實大部分國家是這個國家有一點這個技術,那個國家有一點那個技術,但都比較缺失,只有中國(的技術)比較完整。

吳軍:是的。因為華為是第二類(指前文所說的第二類贏家),就是掌握網絡的這一部分,它是少有的既做通信設備,又做通訊終端,還做芯片的企業,產品線比較長。其他大型企業,比如說蘋果、三星,做通訊終端不做通訊設備,而思科、諾基亞、愛立信則做通訊設備不做終端。還有大家都忽略了的一點,就是華為工程能力很強。

NBD:時勢造英雄,也造就企業,在萬物互聯的5G時代,你認為最大的贏家將是攜帶什麼基因的企業?

今日关键词:特朗普弹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