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国宝”级工业遗产富冈制丝厂东侧蚕茧仓库-温州新闻综合频道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综合新闻>>正文

日本丝厂-日本“国宝”级工业遗产富冈制丝厂东侧蚕茧仓库

丁俊晖英锦赛冠军

日本工業遺產紀行|富岡制絲廠:日本國寶級世界遺產

在上州富岡站下車后,可以看到車站裡「祝富岡制絲廠和絲綢產業遺產群入選世界遺產」的大幅標語,在車站出入口,立着一個卡通化的明治時代女工塑像,作為地方宣傳大使。女工是日本近代絲業的一個符號。中國人較為熟悉的左翼電影《啊!野麥嶺》反映的就是從農村到工廠里打工的制絲業女工們的生活百態,《女工哀史》則從書名可以窺見小說的內容。不過,在富岡制絲廠創立時,因為日本老百姓初次接觸現代工業,普通人家是不願意讓女兒入廠做工的。富岡制絲廠是從法國引進的技術,聘用了法國洋員,當地老百姓誤以為法國人喝的紅酒是血,產生了恐怖的流言,對制絲廠是抵觸的。在此情況下,為了推動富國強兵和殖產興業這兩條明治政府的維新國策,日本的精英階層率先示範,富岡制絲廠最初招的女工實際上主要出身於富農、商人、士族和地方官吏家庭,連身居要位的井上馨都命令他的兩個侄女當女工。因此,富岡制絲廠確實是日本引進西方技術發動工業革命的縮影與象徵,包含了日本工業歷史與工業文化的豐厚內涵。在富岡制絲廠的早期女工中,橫田英(婚後姓和田)留下了一本《富岡日記》,記錄了當時女工們的日常生活,是寶貴的研究史料。工業遺產不只是物質性的廢廠房、舊設備的遺留物,也包括非物質的歷史、文化與記憶,甚至可以說,非物質的文化與記憶才賦予了廢廠房與舊設備真正值得保留的價值。就此而論,富岡制絲廠作為工業遺產存在着極高的價值。

富岡制絲廠繅絲車間入口在遺址區的北側,有職工宿舍群,是低矮的和式平房,其中一間保留了昭和時代職員家庭的居家布置,有着滿滿的時代劇風格。在屋子中間擺放着職員家庭的相冊簿,以及職員子弟撰寫的回憶文章,給工業遺產注入了人情味,而這實際上是工業遺產文化價值的重要體現,卻通常不被中國工業遺產單位所重視。沒有了對人的活動的記憶,那些廢舊廠房為什麼一定要保留下來?

目前,富岡制絲廠遺留的歷史建築主要是1872、1873年左右建成的,完整保留了建廠初期的歷史風貌。從正面入口進入,迎面可見的是東側蠶繭倉庫,該樓採用木骨磚瓦結構建成,即用木頭搭建框架,用磚砌牆。東側蠶繭倉庫是目前可供參觀的主體建築之一,淡紅色的磚牆不乏明治西式建築的風貌,拱門上則嵌着明治五年的石牌。制絲廠的歷史展示與有手工繅絲演示的研學活動空間都在東側蠶繭倉庫一樓,登上二樓可以看到堆放成包蠶繭的倉庫原貌。在從景區正門通往東側蠶繭倉庫的路兩側,一側為目前作為辦公樓用的檢查員館,旁邊就是女工館,另一側則是皇室訪問紀念碑,有2011年天皇、天後來訪的紀念樹。女工館原是給建廠初期聘用的法國女教師住的,其建築上的特點是陽台的天花板上由板子組成棋盤狀,這是當時日本建築中還沒有的一種特徵。在東側蠶繭倉庫的背後,隔着乾燥室、蒸汽鍋爐房等,就是同樣風格的西側蠶繭倉庫,兩倉庫中間立着的煙囪展現了典型的工業景觀。不過,目前西側蠶繭倉庫處在保護維修過程中,暫未開放。緊挨着兩個蠶繭倉庫的是長條狀的繅絲車間,車間內有一段是開放參觀的。該車間外部看也是淡淡的紅磚色,屋頂骨架採用了此前日本沒有的三角形桁架結構,建築內部中央沒有樑柱,保障了可以安放數百台機器的廣闊空間,利用玻璃窗進行採光,屋頂之上還安裝了消除蒸汽的中庭屋頂。可以說,富岡制絲廠的繅絲車間是19世紀工業革命時代十分典型的工業建築,其風格不局限於日本。車間內保存着1966年以後安裝的自動繅絲機,不少機器用透明的塑料薄膜包裹,保養得很好,各種展板和電視錄像則向參觀者展示着繅絲的基本原理與流程。繅絲車間旁邊是不開放的復搖車間,兩車間南側緊鄰宿舍區。宿舍區最重要的建築莫過於卜魯納住過的首長館,同樣採用的是木骨磚瓦結構,地板面很高,有迴廊風的陽台。在宿舍區的廠邊圍欄處,可以看到廠南毗鄰河川,極目遠處則見群山環繞。據云選址富岡的原因中,包括此地水源足供製絲廠所需,而煤炭則可以從附近的高崎獲取。實地一游,自然有着更深切的體會。

日本「國寶」級工業遺產富岡制絲廠東側蠶繭倉庫

在歷史上,中國素來被稱為絲之國,但是,工業革命之後,西方在技術上的超越,嚴重撼動了中國絲綢產業長期稱雄全球的優勢地位。近代中國的知識分子曾總結中國「商戰」的血淚史,哀嘆于絲、茶、瓷器等傳統優勢產品在全球競爭中節節敗退,國際市場份額不斷萎縮。從絲的角度說,蠶食中國市場份額的最大競爭對手就是日本,而日本絲業的崛起靠的就是對西洋技術的引進、消化與再創新。日本現代絲業的起點,正是位於群馬縣富岡市的富岡制絲廠。「富岡制絲廠和絲綢產業遺產群」是日本兩處作為世界遺產的工業遺產之一,也是我們此行的首站。

上州富岡站的世界遺產宣傳與以明治絲廠女工為原型的富岡吉祥物8月8日早上,我們由東京乘新幹線向北進發,然後從高崎改乘上信電鐵至上州富岡站下車。在高崎的上信電鐵起點站,已經看到各種關於富岡制絲廠及相關世界遺產的宣傳,車站還擺着一些方便研學旅客的提示性資料。近幾年,中國教育部也開始抓中小學生的研學實踐活動,暑假的到來,可以看到各種形式的研學旅行熱鬧喧囂。不過,比起那種花幾萬塊錢到日本和小學生交流英語的中國式研學,日本的研學要規範和有序得多,也形成了一個全民參与又層次分明的嚴謹體系。幾天的日本工業遺產之旅,我們將不斷感受到這一點。

從車站步行大約十分鐘就可以抵達富岡制絲廠了。1870年,明治政府雇傭法國人卜魯納為指導者,決定建立國營制絲廠,並選址富岡。1871年,制絲廠破土動工,次年主要建築完成並開始生產。1873年,明治天皇的皇后與皇太后訪問了富岡制絲廠,足見其在明治政府心中的地位。1893年,在明治政府將大量國營廠民營化的浪潮下,富岡制絲廠被轉讓給三井家,1902年又轉讓給原合名公司。1938年,該廠經營權被委託給片倉制絲紡織株式會社,次年則與片倉制絲紡織株式會社合併。1987年,富岡制絲廠停止了生產,其生產活動持續了115年。2005年,富岡制絲廠遺址成為日本的國家指定歷史遺迹,片倉工業株式會社將全部建築物捐贈給富岡市,由市政府開始管理。2006年,富岡市與片倉工業株式會社簽訂了土地買賣協議,制絲廠的9座建築物成為國家指定重要文化遺產。2011年,日本天皇、皇后訪問了制絲廠遺址。2014年,富岡制絲廠列入世界遺產目錄,其繅絲車間、東側和西側蠶繭倉庫被指定為日本的「國寶」。

日本是全球頂尖的工業強國,從幕末學習西洋工業技術開始,日本就一直在製造業立國的道路上疾行,隨着時間的流逝,也形成了一大批工業遺產。如果將工業嚴格限定為工業革命之後興起的現代工業,則東亞僅有的兩個純粹以工業遺產為內涵的世界遺產都在日本,足見工業文化在東瀛之地位與意義。2019年8月7-11日,我們為華中師範大學中國工業文化研究中心構築合作夥伴關係走訪了數處日本的工業遺產,在公事之餘,茲從研究者個人角度留一紀行,以饗讀者。

作者與富岡制絲廠研究所所長結城雅則合影(左起:關藝蕾、嚴鵬、結城雅則,背景為東側蠶繭倉庫拱門)除了富岡制絲廠外,富岡世界遺產中還包括與絲業相關的荒船風穴、田島彌平舊宅、高山社遺址等,分散於群馬南部各處。囿於時間關係和日程安排,那些地方就留待下次走訪了。據說富岡制絲廠每年接待的外國遊客極為有限,我們算是中國研究者中第一次來訪的。面對日本關東農村地區優美的景色和小市鎮夏日的寧靜,我們未免覺得有些遺憾。實際上,作為世界遺產,富岡制絲廠按比較高的規格建設了導覽系統,不僅製作了中文手冊,還配備了漢語語音導遊機。下午4時許,步出富岡制絲廠后,在缺乏樹蔭的日本,我們迅速找了街邊一家利用民宅開的咖啡店休憩,離開時才發現那宅子也大有年頭,和當年富岡制絲廠的員工是有關係的。僻處山區內地,富岡制絲廠以及周邊地區得以非常完整地保留歷史風貌,這是那些大都市的工業遺產很難做到的,不過,日本發達的軌道交通,又使得從東京往返富岡制絲廠相當便利,在一天內足以充實地遊覽。從感受日本工業文化歷史和體驗日本鄉土風情兩方面說,富岡制絲廠都是一個很好的景點吧。

今日关键词:吉喆因病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