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快3点数计划-默契游戏-八卦新闻网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影响预期-那为什么2019年企业利润就停止增长了呢

特朗普炮轰苹果

2018年,美國企業一共回購了價值8000億的股票。高盛預測今年標普500成分股的回購數量將同比上升13%達到9400億美元的歷史新高。

所以現在,又到了我們一年一度討論美股是否要崩盤的時候了。

2018年1月1日同時實施的另外一個政策:對跨國公司匯回海外利潤一次性徵收的稅率由35%調降至15.5%(現金)、8%(非流動資產)。這個政策主要推動了企業回購。

他們預計2019年全年企業利潤將零增長。

但是2019年的情況似乎有點不一樣。根據Earnings Insight報告顯示,在剛剛結束的第三季度,標普500指數的利潤下滑2.3%,這將是時隔3年多以來首次連續三個季度錄得利潤同比下滑,上一次出現這種情況是在2015年Q4至2016年Q2。

時間再拉長一點,從1871年至2019年,標普500的PE平均值為15.77倍,中位數為14.8倍。目前的PE水平高於歷史平均值水平和2007年的水平,是否就能說是高估么?

目前標普500指數的動態PE(過去12個月)是23.49倍。這是位於什麼水平?這個世紀一共發生了兩次金融危機,一次是2000年互聯網泡沫,第二次是2008年次貸危機。在1999年,互聯網泡沫之前,標普500的PE是32倍左右。2007年次貸危機之前,PE大概為20倍。

分析師預期能源股在下一年能恢復盈利,貿易摩擦也有逐漸向好的跡象,受影響的公司海外收入有望回升。

賺估值的錢是不能持續的,因為估值過高的話,就成了泡沫,泡沫大了,就不得不爆。

所以,美股2020年難有大機會。如果存在機會,那更可能是像2019年這樣的,因為2018年年底的恐慌性下跌,跌出了2019年的機會。當前美股的估值與美國的槓桿及經濟狀況,也決定了美股崩盤的概率很低。所以,如果出現恐慌性下跌,會是不錯的介入機會。

但稅改和回購併不是最關鍵的因素,關鍵的還要看企業的內生盈利增長。在過去十年,標普500指數的每股收益(TTM)一直呈上漲趨勢,這是美股十年牛市的根本。

我們都知道,利率是金融領域里的重力。所有資產的定價,都跟利率有關。一般來說,上市公司證券的價格,都是企業未來可能賺取的自由現金流折現到目前的價值。這裏用的折現率跟利率高度相關,利率越低,資產價格越高,因為未來的現金流以更小的折現值折現回來了。

2今年以來的上漲靠的是什麼?

舉個例子,我們來看看SP權重最大的蘋果,目前市值1.2萬億美元,每年盈利500億美元以上。得益於稅改,蘋果18年Q1的稅率從之前的25%下降至14%,直接影響是18年前三季度利潤增長分別是25%,32%和32%。

從2014年開始,一直有一個問題困擾着我,美股已經是在歷史新高了,還能漲嗎?2016年,川普當選,美國在這個經常被媒體惡搞的「大嘴巴「帶領下,大家都沒信心了吧,結果美股當年繼續創歷史新高。到2019年,明明標普500的成分股盈利能力是零增長,標普500卻上漲了26%。

目前個人消費支出的增速是2.9%,過去10年一直保持着良好增長。

企業利潤主要還是要看經濟環境好不好?那美國經濟基本面到底如何?

1、失業率截至至2019年11月,美國的非農失業率為3.5%,已經是自1999年以後的新低了,並且在持續創新低了。上周公布的11月非農大超預期,新增就業26.6萬人,明顯好於10月15.6萬和預期的18萬。

2018年1月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的《減稅和就業法案》正式開始實施。在企業端,企業所得稅稅率從15%至35%的累進稅率降至21%的單一稅率。

我們可以看到美國國內的消費並沒有出現什麼問題,但2019年企業盈利卻沒有增長。那問題究竟出在哪?另一個原因是貿易摩擦以及強勢的美元。

我們剛才提到了,利率的不同會影響折現率,從而使資產的價格不一樣。

確實,分析師們預測2019Q1企業利潤同比增長5.1%,2019Q2企業利潤同比增加6.4%,2020全年利潤同比增加9.7%。

商品類別包括兩個子類別。耐用消費品是經久耐用的物品,例如汽車和洗衣機。非耐用品是家庭快速使用的物品,例如雜貨和衣服。

根據Factset的數據顯示,銷售額大於50%在美國本土的公司,企業利潤增長是0.4%;而銷售額大於50%在海外的公司,企業利潤暴跌7.4%。

如果未來美聯儲把利息加到3%-5%的水平,標普估值達到30左右,那才叫做貴。但在未來一年,加息的可能性並不大。市場甚至預期2020年還有降息的空間。

川普一直把美股上漲的歸功於自己,我一直覺得他在「吹水」,但查了一下資料,發現確實有他的一部分功勞。

不同時期利率水平是完全不一樣的。美國的歷史上利率一直保持在比較高的水平,所以平均估值都比較低。1999年和2007年利率水平都在5%左右,對應的是32倍和20倍估值,如果我們將這個水平定義為貴或者泡沫的話。那目前的利率水平是1.5%-1.75%,對應的是23倍估值,雖然不算便宜,並不算是泡沫。

但稅改的影響是一次性的,並不能持續。進入2019年,這個因素的影響已經不存在,蘋果盈利增速轉負(當然也有蘋果自身的問題)。

美聯儲在2019年一共降息了三次,每次降息25個基點,從2.25%-2.5%的水平下降至1.5%-1.75%。

這個法案最大的影響就是在企業稅前盈利不變的情況下,稅收減少了,利潤增長了。根據《華爾街日報(博客,微博)》的分析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標普500指數成分股公司的實際全球稅率中值已經從兩年前的25.5%降至19.8%。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港股那點事。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目前美國個人非耐用消費支出也一直呈現增長趨勢。

那今年以來美股的上漲有多少是來源於估值?根據中金的分析,今年美股25.5%漲幅中,估值擴張貢獻23.4%,盈利貢獻1.7%。

今年的美股漲幅,很大程度是在賺估值的錢。支撐美股上漲的三大邏輯中,企業盈利增長和稅改影響在減弱,回購在加強,但美聯儲的降息在從某種程度上提高了估值。

當然,這隻是過去12個月的估值水平。我們更關心的是未來12個月的PE估值,一般用Forward12-month P/E作為指標。根據Earnings Insight報告顯示,未來12個月標普500的PE估值為17.5倍,高於5年平均值的16.6倍和10年平均值的16.8倍。

1上漲三大因素在我之前寫過的一篇文章中,曾經討論過過去幾年美股上漲的邏輯。我認為主要因素是:1、企業盈利增長 2、川普稅改 3、股票回購。

為什麼降息有利於企業的估值呢?

5美股2020年還能漲嗎?現在市場預期2020年降息兩次(降息更多的是預防貿易摩擦帶來的風險),企業盈利同比增長9.7%,可謂是即賺估值的錢和業績增長的錢。但分析師的預期有多少已經Price in在目前的股價不得而知,實際表現要超越分析師預期才能推動股價上漲。

得益於稅改和盈利的增長,科技股是回購的主力軍。蘋果,甲骨文,高通,思科回購的金額比自由現金流還高。

回購指的就是上市公司在二級市場上直接買入自己公司的股票。回購后的股票從流通股里減掉。由於每股盈利等於凈利潤除以流通股。因此在凈利潤不變的情況下,回購股票會導致每股利潤(EPS)上升,市盈率下降。

那為什麼2019年企業利潤就停止增長了呢?

作者 | 蒼之濤數據支持 | 勾股大數據年年盼美股崩盤,怎奈一覺醒來,又是一個新高,這是這兩個月來的美股常態。

從估值上看,目前標普23倍估值算不上便宜,也遠沒有達到泡沫的水平,因為美國經濟基本面還沒有衰退的跡象。

我們來看看美國經濟的核心指標:失業率、個人消費支出。

如果我們仔細分析一下標普500的利潤構成,可以發現,2019年三季度,標普500盈利下滑2.3%,其中大部分由能源股貢獻,能源股三季度利潤下滑了30%。今年油價下滑是罪魁禍首之一。

4基本面美國的經濟基本面是否足夠支撐分析師預期的企業盈利增長呢?

可以看到,未來12月的PE估值17.5比過去12個月PE估值23.49倍要低,在價格不變的情況下,市場預期企業利潤會增加。

3估值高嗎?關鍵的問題在於,美股現在估值高嗎?

2、個人消費支出美國經濟70%來自於消費,所以個人消費支出是最關鍵的指標之一。個人消費支出告訴我們美國人在商品和服務上花費了多少錢,這些錢是企業的收入,企業把錢用於生產商品和發工資,消費者拿到工資后再消費,是一個積極的循環。

所以有人擔心,美國企業是否進入了利潤衰退期?但標普500在2019年卻上漲了26%,這應該怎麼解釋呢?

我們先簡單回顧一下稅改和股票回購的影響,其實最後的影響是落實到企業盈利的指標EPS。

回購的影響究竟有多大?據wind的數據,納斯達克+NYSE+AMEX的總市值為42.864萬億美元,8500億回購佔比為1.89%,9400億佔比為2.19%。從整體上看,回購的規模還是十分小。但回購的另外一個作用是穩定股價的作用,因為企業一般會在股價下跌的時候才會選擇回購股票。

2019年即將結束,過去一年美股的走勢可以說令人眼前一亮。標普500指數目前是3168.8點,跟年初的2507點,上漲了26%;納斯達克指數目前是8735點,跟年初的6635點,上漲了31.7%。

市場一般用市盈率來衡量整體股市是否貴,市盈率=P(股價)/E(每股盈利)。假設P/E不變,盈利增長,會推動股價增長;假設利潤不變,市盈率的增長同樣會推動股價上漲。前者我們稱賺業績增長的錢,後者我們稱為賺估值的錢。

過去美股上漲的三大因素中,企業稅改的影響已經消失,企業利潤增長和回購仍然是未來的看點。

今日关键词:赵忠祥生前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