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未来十年的股票回报恐怕将不及过去四十年-拖拉机游戏-台州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通胀哈姆斯沃斯-即便未来十年的股票回报恐怕将不及过去四十年

一带一路

他解釋說,雖然席勒市盈率並非一個理想的短期回報預測指標,但在預測未來十年回報時,確實是「我們能夠得到的最佳工具」。

在上周發佈的一份研究報告當中,弗雷澤-詹金斯寫道,伴隨股息收益率連續三十五年下滑,現在,股票和許多其他資產一樣,也顯得非常昂貴了。他進一步指出,標普500指數基於近十年根據通脹調整后盈利的席勒市盈率目前大約是29,這就意味着,未來十年當中,哪怕計入股息,指數的年平均回報率預計也不過3.4%而已。

「對於已經習慣了過去三十年股市表現的投資者而言,這誠然是個非常可怕的消息,但是我們應該指出的是,這信號其實也不像看上去那麼糟糕。」他寫道,「畢竟,這還是意味着真實的正回報,顯然要好過同等量級的另外一種資產。」

「人們經常會認為黃金是很好的通脹對沖,但是這其實只適用於在通脹周期內,黃金表現真的可以超過其他資產的情況。」哈姆斯沃斯寫道,「長期角度看來,黃金的真實回報率接近於零。真正更好的長期通脹對沖工具,其實一直都是股票。」

目前,指數的點位大致相當於此前一年盈利的22.31倍,明顯超過15.76倍的歷史平均水平。指數的市盈率最高峰出現在十年前的2009年5月,為123.73。

哈姆斯沃斯則強調,在過去十年的大多數時間里,席勒市盈率發出的信號都是回報不及10%,而事實上,美股在這段時間當中計入股息,創造了大約250%的整體回報。

哈姆斯沃斯解釋道,問題並不在於席勒市盈率模型所發出的信號準確與否,而是在於貨幣或者財政政策可以輕鬆改變局面。現在,考慮到養老金系統的巨大潛在壓力,政治家們顯然有足夠的理由去努力確保股市回報高企。

「在利潤份額沒有發生任何擴張的情況下,企業的利潤增長速度就等同於經濟的增長速度,於是利潤的相對份額就會下滑。」他寫道,「同時,從長期角度着眼,我們也很難找到理由相信市盈率會得到幾乎永久性的提升。」

目前,標普500指數正徘徊在3000點的門檻附近,而關於指數未來的可能走勢,市場研究者們眾說紛紜,各不相能,甚至,同一家券商公司的兩位策略師都可能看法截然相反。

遺憾之處在於,Bernstein的結論是,哪怕弗雷澤-詹金斯對於股市未來回報的判斷是正確的,投資者在為自己的未來如退休、教育、醫療等進行投資時,恐怕也找不到比股票更好的選擇。

《巴倫》周刊報道稱,Bernstein的弗雷澤-詹金斯(Inigo Fraser-Jenkins)認為,標普500指數未來十年也只能漲至4000點左右,而他的同事哈姆斯沃斯(Alla Harmsworth)卻要樂觀得多,認為這段時間足夠指數漲上8000點。

他說,無論是席勒市盈率還是托賓Q比率(股價除以資產重置成本),都顯示美國股市現在的價格已經高度充分了。

哈姆斯沃斯則說,股票其實是「針對通貨膨脹最佳的長期對沖工具」。

今年迄今為止,這一大型股票指標上漲了19.6%。聯儲連續兩次降息,幫助市場在一定程度上緩和了對國際局勢緊張的憂慮。

研究報告最後寫道:「因此,即便未來十年的股票回報恐怕將不及過去四十年,我們依然需要長期持有股票,因為這已經是能夠獲得的最佳通脹對沖了。」

弗雷澤-詹金斯會做出這個低回報預期,另外一個關鍵因素是在於,美國家庭資產配置當中股票的比重很可能已經達到了峰值。然而,哈姆斯沃斯則反駁說,考慮到企業股票回購的力度,這個因素也許沒有看上去那麼重要,因為「企業回購的股票要比投資者賣出的股票多出十倍」。

弗雷澤-詹金斯的股票長期真實回報率模型非常簡單,股息收益率加人均真實增長加人口增長。根據這一模型,股票真實回報率預計將為3.4%。如果加上所謂股票回購所帶來的增益,則會達到5.6%。此外,他還擔心地緣政治可能造成的額外風險,並強調指出,過去十年股市最大的特徵就是量化寬鬆。

今日关键词:俄病毒研究所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