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结束4年任期的波兰驻成都总领事卡夏最有发言权-好玩网页游戏-泸溪新闻网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卡夏班列-即将结束4年任期的波兰驻成都总领事卡夏最有发言权

屠呦呦又获大奖

2015年,在羅茲舉辦的第三屆中國波蘭地方合作論壇上,成都與羅茲正式簽署友城協議。同一年稍早時候,波蘭駐成都總領事館開館。據卡夏回憶,在確定領館位置時,蓉歐快鐵是成都最重要的「加分項」之一。

背靠該班列,中波兩國都找到了新的開放方式。在成都,「雙向開放」被寫進政府工作報告中,「無水港」與「蓉歐+」從無到有,成為成都對外開放的重要抓手;在羅茲,打造歐洲物流樞紐被重新梳理成為城市發展目標,中歐班列(成都)則構成了其交通構架的最外圈。

中波關係正處於何種歷史方位?即將結束4年任期的波蘭駐成都總領事卡夏最有發言權。

「在我回國之後,將繼續回到波蘭外交部負責中國事務。」卡夏說,「成都仍將是我關注的重點。」

以此為起點,兩座城市及其關係開始發生質變。成都、羅茲兩座原本不為對方所知的城市,逐漸被寫進了對方的城市發展文件中,走進當地人心中。它們也成了中波兩國地方合作向好發展的明證。

2017年,領館與當地政府一道,為波蘭的高新技術企業搭建了一個在成都尋求合作的平台——這些企業提供的科技包括耐水、耐污垢材料Hydro Safe Guard(HSG),以及生物再生霜CUDOCELL等,涵蓋新型材料、生物科技的多個發明。

中國元素已經成為這個區域的一部分。首府羅茲市不止一次迎接來自中國四川的訪問團。而與他們一同前來的,不僅有當地的文化與美食推介,還有關於中歐班列(成都)的最新合作消息。

事實上,當她剛到成都時,整個西南地區對波蘭的印象幾乎都是「空白」。她有足夠的空間,將她希望的波蘭形象繪製在這張巨大的合作畫卷上。如何「破冰」,對兩地合作影響深遠。

如何打好合作的根基?國之交在於民相親,卡夏認為,重要的是建立兩地之間的友誼。

「快鐵」拉來的親密關係在波蘭羅茲省的一個偏僻安靜的鄉村中,一群學生的中文交談聲顯得有些格格不入。領隊的老師介紹,她的好朋友,也是這群學生的老朋友——卡夏,就曾住在這片樹木掩映的房屋當中。

「建立合作基礎、尋找合作夥伴、探索最優的合作方式,這些是我在4年間做的主要工作。雖然過程很緩慢,但對之後進一步開展合作來說,十分重要。」她說,「我為作為首任總領事而感到驕傲。」

回顧4年工作,卡夏最先提及的就是這條通道。「最讓我感到驕傲的,就是成都到羅茲的貨運班列。最近,成都還開通了到弗羅茨瓦夫的全新班列。」卡夏十分興奮地列舉出一組數據:從2013年的31列開始,到去年,中歐班列(成都)年開行量已達到1587列。

事實上,與波蘭相關的合作幾乎均處於積蓄能量的起步期。雖然成都與羅茲兩地建立友城關係已經進入第5個年頭,羅茲也幾乎每年都會有代表團訪問成都,但合作都仍在不斷地探索和建立過程中。

2015年6月18日,波蘭駐成都總領館開館,卡夏作為首任總領事來到成都。這是波蘭時隔數十年在中國內地再增領事機構——作為1949年就與中國建交的歐洲國家,波蘭早在上世紀中期就曾在上海、廣州兩地設立領館。

在教育層面,一些合作已經開始落地。今年,四川大學和四川外國語大學成都學院的2+2波蘭語項目,將派出首批學生前往波蘭完成接下來的學業。而更多幼兒園和小學的遊學項目也在持續開展。

「我並不希望過多強調波蘭的農業形象。」卡夏直言,「我們有更多『佳肴』,但首先得讓對方嘗過,然後他們才能給出評價、覺得好吃。」

羅茲副市長剋日什托夫·皮亞克夫斯基曾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藉助物流樞紐的優勢,一度遭遇發展困境的羅茲正在迎來轉機。一個例子是,城市的失業率已從谷底時的30%下降至7.7%,傳統的紡織業正在轉型為全新的時尚產業。

卡夏成為重要時刻的關鍵人物。

從成都市中心向東北40公里處,位於青白江區的成都國際鐵路港內常常能看到卡夏的褐色短髮。中歐班列(成都)從這裏出發,下一站就是波蘭羅茲。這條從2013年開始牽起中波兩國的紐帶,讓「一帶一路」有了合作的具體形象,也為中國刻畫出有關「老朋友」波蘭的全新印象。

中波關係隨後的發展,顯示出總領館設立的特殊性。當年,波蘭總統安傑伊·杜達上任不久便到訪中國;次年,中波兩國關係升格為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將政治互信轉化成務實合作成果成為兩國合作的關鍵詞,而新設的成都總領館,正好可以充當一個「楔子」。

2013年,當時還被稱為「蓉歐快鐵」的中歐班列(成都)發出首趟班列。這趟班列被認為是同年提出的「一帶一路」框架下的內容之一,而位於歐洲中心的羅茲被選為蓉歐快鐵的首個歐洲站點。

而在領館設立之初拓展經貿關係的主要任務上,一些此前沒有或者少有的合作機制也得以建立。2016年,質檢總局放開波蘭蘋果的進口,而首批蘋果就通過航運進入成都。去年底,波蘭投資促進局在成都增設辦事處,這是繼上海之後的第二個辦事機構。

面對西南地區旺盛的科技發展需求,卡夏希望能夠促成更多產業、科技方面的交流機會。「我們組織波蘭的企業團參加了成都舉辦的許多大型展會,比如,我們建立了關於傢具的工作坊。」卡夏說,「觀點的碰撞也是非常重要的。」

波蘭快速的經濟發展,正在加速兩國合作進程。根據OECD的預測,波蘭2019年GDP增長率將位列全球第四,僅次於中國、印度和印尼三國。有人評價,波蘭將成為歐洲經濟發展的新引擎。

「破冰者」與加速器但困擾班列的問題也一直困擾着卡夏:從成都開出的班列已經能夠實現重載滿倉,但返程貨還遠不及波蘭能夠提供的最大能力。她找到的原因是,儘管歐洲糧倉的形象已經逐漸深入人心,但波蘭尚未找到更有效的方式,將其他的優勢產品帶到中國。

如今,在卡夏與領館的助推下,成都已成為中波經貿往來的重要增長點。數據顯示,2017年,成都與波蘭實現了雙邊貿易的高速發展,進出口總額增長70%,僅出口增長就達90%。

老朋友也有新故事「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但不要忘了,今年同時也是中波建交70周年。準確的日期是在10月7日,也就是在國慶節的6天後。」卡夏不忘提醒記者。作為中國的「老朋友」,波蘭與中國的關係仍大有可為。

卡夏回想起領館設立之初,空蕩的辦公室內幾乎一無所有,工作人員甚至需要趴在地板上處理簽證等各種文件。她主刀操持領館的一切——添置傢具、確定裝修方案、選擇供應商,幾乎是「從零開始」的過程。

位於歐洲中部的波蘭,不同地區有着迥異的特色。波蘭投資貿易局產業高級諮詢師Marta Czaban提到,靠近獨聯體國家的東南部,農業十分發達,分散布局着大量的農莊;而靠近中歐的西部,工業更為出色,波茲南、克拉科夫等均位於此區域內。

卡夏希望傳遞的是,與西歐國家有着傳統的合作關係,波蘭在高科技領域有着巨大的合作潛力,而且由於當地人力資源等方面的優勢,在成本方面,波蘭更勝一籌。因此,「物美價廉」可以是中國了解波蘭的標籤。

「我要工作到離任前的最後一分鐘。」「工作狂」卡夏將自己和總領館視為「開拓者」——儘管今年兩國建交已達70周年,但中國西南地區與波蘭對彼此仍顯陌生。卡夏用腳步丈量成都,搭地鐵、深入當地生活,「哪怕只能影響1%的人,數字都是十分龐大的」。

今日关键词:肖战工作室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