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出资拨付投资基金账户1年以上-微星游戏笔记本-百度负面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清理GP-政府出资拨付投资基金账户1年以上

美军回应网传UFO

風暴來得比想象的要快。《退出參考》作為深圳市私募基金協會為規範引導深圳市轄內問題私募投資基金有序退出而發佈的國內首份關於私募基金的退出文件,其中的示範意義、警示意義不容忽視。《清理通知》被業內解讀為《退出參考》頒佈之後的實際行動。該通知公布了25隻被清理子基金以及12隻縮減規模子基金名單。被清理的子基金有兩隻規模高達100億元,分別為:深圳厚朴高科技產業基金和深圳市高特佳睿鵬投資合夥企業。

「此次深圳確實是找對了政府引導基金行業的頑疾:一般都是喊一個目標規模,分期募集,但是很多一期資金到位后就沒有二期了,甚至連一期都募不起來,但是政府的母基金在簽協議之後都要把出資部分留出來,這樣就降低了母基金的投資效率。」 中都信華資產管理(北京)有限公司風控總監王利對記者如是稱。

這些知名GP中,最近佔據「頭條」的非厚朴基金莫屬。格力電器混改無疑是上市公司中最具影響力的資產重組,任何風吹草動都備受業界關注,與格力股份展開深入談判的投資領銜者,正是厚朴投資。據悉,厚朴基金成立於2007年,首期基金融資額於2008年完成,共計募得25億美元,遠超原計劃20億美元;原擬投資10億美元的淡馬錫最終只獲得了8億美元多的投資額度,高盛則投資超過3億美元。

站在基金層面考慮,也有不少難言之隱。王利分析指出,子基金的募集和投資也有很多困難:一是目前做結構化基金,母基金做劣后這個路已經基本被堵死,政府或者平台公司不能兜底,資金的募集就難了很多;二是引導基金都有對地域或者行業的限制,在限制範圍內找到合適的項目也不容易,這其中還有政府或者母基金的窗口指導,影響子基金管理人的決策。

GP面臨新挑戰《證券日報》記者注意到,入圍此次《清理通知》名單的,並非都是無名小輩,不乏大佬級別的GP。

「《退出參考》不僅為已經發生問題的基金提供正確可遵循的退出路徑,而且為未來可能退出的基金提出趁早的解決方案,行業協會與地方政府的首次聯合監管,充分體現監管層在清理存量和嚴控增量方面的決心和力度。」大連峰嵐投資董事長陳霖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稱。

繼9月5日深圳市發佈《深圳市問題私募投資基金退出操作參考(試行)》(簡稱《退出參考》)之後,9月12日,作為政府投資平台的深圳市引導基金投資有限公司發佈《關於公示深圳市政府投資引導基金清理子基金及縮減規模子基金名單的通知》(簡稱《清理通知》)。

清理子基金名單中有前海厚朴、中科招商、潤土投資等,縮減規模子公司名單有深圳市軟銀欣創、平安投資、聯通中金等。清理子基金規模在50億元以上的GP有:盈富泰克50億元、深圳創新資本與前海萬容紅土聯合體80億元、前海厚朴100億元、高特佳睿鵬100億元。縮減子公司基金規模在20億元以上的GP有平安投資32億元、招商慧合250億元;聯通中金24億元。

清科私募通數據顯示,政府引導基金設立的步伐持續加快,尤其2015年、2016年最為集中,呈現爆髮式增長。截至2019年上半年,我國共設立1686支政府引導基金,目標規模10.1萬億元人民幣,已到位資金規模4.13萬億元人民幣。

「其實,此次清理也非空穴來風,相關制度中早有體現,只是這些GP沒有引起足夠重視,風暴真的來了,GP也該反思了。」一位業內人士稱。

如此大佬GP出現在深圳要清理的子基金名單中,問題何在?

陳霖表示,深圳的這一舉動使私募基金告別了過往「粗放式」生長的局面,之前由於信息不對稱性和雙重委託代理關係,使得一些盲目追求資金管理規模的機構風險日益加重。

經過快速發展,一些政府引導基金也存在着成長中的煩惱。陳霖分析稱,各地區引導基金的設立已趨於飽和,同時,從數據看存在着引導基金目標規模與已到位資金規模間尚存在一定的差距問題,部分創投機構申請成立政府引導基金子基金后,自行募集社會資本時存在不同程度的困難,或導致子基金無法如期設立。此外,基金成立后,受投資監督難以滿足政府要求、優質投資標的稀缺、市場退出不樂觀等因素的影響,逐漸出現了政府引導基金出現閑置的狀況。

警鐘敲響。無論是知名還是不知名GP,無疑要面臨新的挑戰了,特別是那些愛惜羽毛的知名GP。

對問題基金動刀據了解,此次深圳市政府引導基金對子基金進行清理,主要針對三類情形,即:已過會一年內未簽署基金合夥協議、已簽署基金合夥協議但1年內未完成工商登記或首期資金未實際到位、以及完成首期實際出資后1年內未開展投資業務的子基金。此外,深圳市政府引導基金還對簽約規模小於過會規模且無後續融資進展的子基金進行縮減規模。對25隻子基金清理以及對12隻子基金縮減規模后,預計可收回承諾出資140億元。

據悉,2002年,中關村創業投資引導資金的成立標志著我國政府引導基金髮展的開端。政府出資,並吸引有關地方政府、金融、投資機構和社會資本,不以營利為目的,以股權或債權等方式投資于創業風險投資機構或新設創業風險投資基金,以支持創業企業發展。

據了解,無論是財政部,還是深圳財政局(原財政委),其對應的管理辦法對清理未按期設立的子基金都有明確的退出規定。2015年11月12日,財政部印發《政府投資基金暫行管理辦法》,規定兩類情況政府出資可無需其他出資人同意,選擇提前退出,這兩種情形是:投資基金方案確認后超過1年,未按規定程序和時間要求完成設立手續的;政府出資撥付投資基金賬戶1年以上,基金未開展投資業務的。深圳市財政委員會2015年12月20日印發的《深圳市政府投資引導基金管理辦法(試行)》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按照協議約定退齣子基金,即:子基金未按合夥協議(或章程)約定投資且未能有效整改的;投資公司與子基金管理機構簽訂投資或合作協議后,子基金管理機構未按規定程序完成設立手續超過1年的;引導基金出資資金撥付子基金賬戶后,子基金未開展投資業務超過1年的。

陳霖指出,「此次清理及縮減規模將進一步推進龐大GP群體的優勝劣汰,加劇馬太效應的形成。未來釋放的存量政府引導資金將為頭部優秀的管理機構帶來更多的機會。政府的產業引導基金要與產業園的運營進行有機的結合。更要求基金管理人採用賦能式投資模式,孵化潛力中小企業,結合上市公司資源,使產業引導基金在募、投、管、退四個方面均做到專業化。」

「全國首份問題私募退出指引可以說是繼北京地區私募全面排查后的強烈信號,未來各地區『大刀闊斧』式動作也不是沒有可能,深圳政府為各地政府引導基金管理部門打好頭陣,樹立樣板作用,體現監管層對政府資金運用的合理有效的高度關注。」 陳霖稱。

今日关键词:中国男乒3-0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