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江小额贷通过广州证券减持了黄文佳所质押的约1171万股-TVBS新闻台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减持股份-靖江小额贷通过广州证券减持了黄文佳所质押的约1171万股

陈乔恩回应脱粉

不知道是沒有反應過來,還是對相關規定不熟悉,廣州證券在第一次減持后並沒有繼續進行。根據相關規定,9月11日,首航節能發佈黃卿樂被動減持進展,8月28日之後沒有繼續減持,被動減持計劃尚未實施完畢。

3名股東幾乎同時被強平,以及跑慢了強平被限制。不能確認這種戲劇性畫面是否開創了國內資本市場的先河,但至少這種現象非常罕見。

原因是,黃卿樂先被減持了0.34%,之後黃文佳被減持了0.46%。按照上述規定,黃文佳、黃卿樂的減持不能超過0.2%,而靖江小額貸後來強制減持黃卿樂所質押股票占公司總股本的0.51%。

悲劇了!黃卿樂的「債主」廣州證券只能再等3個月再去減持股份。

資本市場進入既拼智力又拼手快的時代。

6月11日,當時持股4.54%的副董事長黃卿樂通知上市公司,其質押給廣州證券的股票因違約行為,廣州證券擬對該部分質押的股票進行違約處置。面臨強平的股票約為2500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0.98%。

更正公告稱,從2019年8月29日起3個月內,黃卿樂不得再通過證券交易所集中競價交易減持股份。原因是因黃卿樂與黃文佳是一致行動人,為公司實際控制人,根據《上市公司股東、董監高減持股份的若干規定》,「上市公司大股東在3個月內通過證券交易所集中競價交易減持股份的總數,不得超過公司股份總數的1%。上市公司大股東與其一致行動人所持有的股份應當合併計算。」

6月10日,首航節能股東三才聚率先公布其所持有的股票被動減持。原因是三才聚持有的部分股份約1356.39萬股(佔總股本的0.53%)質押給中信證券(600030,股吧),因質押期滿后未能及時履行到期購回義務,該質押股份在5月27日至6月3日期間被中信證券進行被動減持。

副董事長的「債主」跑慢 減持被喊停

6月11日至8月28日,廣州證券減持了黃卿樂所質押的大約869多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0.34%。8月29日-30日,靖江小額貸通過廣州證券減持了黃文佳所質押的約1171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0.46%。

不過,僅僅過了一個晚上,首航節能發佈更正公告。這份公告並沒有對黃卿樂被動減持股票的數量提出沒有異議,而是對後續減持做出了更正。

之後,廣州證券不緊不慢在6月11日至8月28日減持了大約869多萬股,成交均價3.65元/股。減持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0.34%。

戲劇性畫面出現在8月30日,董事長黃文佳通知首航節能,其質押給靖江市潤元農村小額貸款有限公司(靖江小額貸)的股份因違約行為,靖江小額貸擬對該部分質押的股票,通過廣州證券股份有限託管單元進行違約處置。面臨強平的股份為2490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0.98%。

更有意思的是,在發佈公告前一天,黃文佳持有的約1171萬股已經被強制減持,減持價格為3.358元/股,減持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0.46%。

不過,靖江小額貸在9月2-3日中減持黃文佳質押的1298.7萬股(約佔總股本的0.51%),部分減持存在違規。

進入6月,首航節能(002665,股吧)(002665)董事長黃文佳、副董事長兼副總經理黃卿樂、股東北京三才聚投資管理中心(三才聚)先後因股票質押面臨被強制平倉。誰也不曾想到,由於黃文佳和黃卿樂為實控人和一致行動人關係,他們兩人合計減持股份超出相關規定,最後黃卿樂的「債主」由於跑得慢減持被喊停。

被強平前,三才聚持股比例為1.89%,屬於持股未超過5%的股東。

接下來,董事長和副董事長的被動減持出現戲劇性的一面。

董事長黃文佳被動減持違規熱鬧看到這裏,大家還在替廣州證券沒能減持股票及時收回債務惋惜。不過,這裏還有一個細節被忽視,靖江小額貸強制減持董事長黃文佳質押的股份,存在違規行為。

2017年末至今年上半年末,首航節能應收賬款賬面餘額分別為12.4億元、10.3億元和8.65億元。壞賬準備分別為1.85億元、2.46億元和2.23億元。

半年報顯示,首航節能上半年上半年營收2.2億元,利潤1174萬元。而該公司近3年來的收賬款賬面餘額卻居高不下。

首航節能在2019年半年報對此也做了明顯的風險提示,在報告全文正文首頁就成應收賬款回收風險。

首航節能經營不容樂觀首航節能出現3位股東的質押幾乎同時「爆倉」,跟其公司經營不容樂觀有一定關係。

到這裏,黃文佳、黃卿樂合計減持了0.8%的股份,符合《上市公司股東、董監高減持股份的若干規定》中關於大股東3個月不能通過集中競價交易減持1%的規定。

相較廣州證券慢吞吞減持,靖江小額貸眼疾手快。在第一次減持公告發佈后2個交易日內,就完成了2469.6984萬股的減持任務,占公司總股本的0.97%。

今日关键词:霍建华父女出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