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公司截至2018年末仍占用科迪乳业1.28亿元-宜丰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集团资金-该公司截至2018年末仍占用科迪乳业1.28亿元

陈情令韩国定档

2015年年報中,科迪乳業全資子公司河南科迪商丘現代牧場在年初就佔用科迪乳業1.39億元資金,形成非經營性佔用。一直到2016年末,仍佔用1.58億元。按照2018年度的資金占用情況匯總,該公司截至2018年末仍佔用科迪乳業1.28億元。

風波背後近十年頻現資本動作,等待國資救援

欠薪只是一方面,科迪集團質押股權也面臨平倉風險。科迪乳業公告顯示,科迪集團累計質押了持有的科迪乳業4.845億股,占其持有上市公司股權的99.96%。質押股權中,有9筆質押已經抵達平倉風險,「科迪集團一直與質權人保持良好的溝通,質權人暫不採取強制平倉措施。」

拖欠奶款科迪系兩大板塊爆雷7月底,數百名奶農及原奶供應商聚集在科迪乳業討債,將科迪系背後的面紗一一揭開。根據媒體公開報道,科迪乳業自2017年12月開始拖欠奶農奶款,涉及金額大約1.4億元。事發后,科迪乳業本月以來已經收到兩份關注函。科迪乳業17日在關注函回復中表示,公司應付奶款合計為1.13億元,有4100萬元到期未付的原因為「部分奶農未按約定計劃送奶」,並表示已經與奶農達成還款協議。

科迪乳業實際控制人為張清海、許秀雲夫婦。1955年出生的張清海,自述為「農民的兒子」,16歲就因為貧困而輟學。1985年,30歲的張清海開設了一家虞城縣罐頭廠,開始步入食品行業。1992年,虞城縣罐頭廠變身為科迪食品集團公司,第二年就開始引進一條方便麵生產線,次年開始新建速凍食品廠。

科迪集團資金鏈危機下,今年以來,科迪集團、科迪速凍、科迪乳業均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科迪乳業8月5日公告稱,商丘市政府正積極幫助科迪集團緩解流動性風險,並協調推動省級投資平台設立專項產業振興基金(20億元),以紓解科迪集團股票質押風險。科迪集團能否靠這20億元救命?8月17日,科迪乳業再次公告稱,2019年8月16日之前,商丘市政府一直在積極幫助科迪集團協調推動省級投資平台、質權人設立專項產業振興基金,上述基金參与各方已進行了多輪磋商,尚未簽署相關協議,該基金設立相關事項存在不確定性。

在月初對科迪乳業下發的關注函中,監管層要求科迪乳業說明公司貨幣資金的餘額、存放地點,是否存在抵押、質押、凍結等權利受限等情形。這樣的質疑背後,是科迪系本身資金的困境。根據科迪集團官網,「科迪系」旗下還有科迪速凍、科迪面業、科迪生物三大板塊。

值得注意的是,科迪乳業上市后兩度計劃將科迪速凍板塊裝入上市公司,至今尚未成功。5月,科迪乳業還收到了重組問詢函。

根據科迪乳業招股書,科迪乳業及科迪生物在2010年初擬定計劃境外上市,不過,最終折戟。2015年4月,科迪乳業再一次報送招股書,並於當年6月成功上市。當時,張清海和時任商丘市市長一起為上市敲鐘。至今科迪集團的官網上還稱科迪乳業上市「結束了商丘市無民營企業上市的歷史」。

實際上,上市僅4年就爆雷,科迪系問題已於近些年頻現。數據顯示,科迪乳業在2016年-2018年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扣非后凈利潤分別為6402萬元、1.01億元、1億元。2017年以來業績漲幅放緩的背後,公司的銷售毛利率也在下滑。

當天,新京報記者致電科迪乳業,電話無人接聽。

值得注意的是,新京報記者對比科迪乳業歷年資金占用情況表發現,公司非經營性佔用資金筆數增加。在2017年度,新增科迪巨爾乳業向科迪乳業產生暫借款資金非經營性佔用超2000萬元。2018年度,科迪集團控制的河南科迪大磨坊食品有限公司,以暫借款為由,非經營性佔用科迪乳業2億元。

科迪乳業表示,科迪速凍受金融環境的影響及科迪集團高比例股票質押、補倉和銀行壓貸等影響,造成了科迪速凍資金鏈緊張,科迪速凍生產經營受到較大影響,但不存在停產的情形。科迪速凍應付工資約1500萬元,但不存在應保未保的情形。

科迪系擴張迅速,創業第9年,科迪集團的銷售收入就已經過億。1995年,「科迪湯圓,團團圓圓」通過央視的廣告被人們熟知;1999年,科迪乳品廠投產。在科迪集團官網披露的大事記中,科迪系自成立以來就一直備受當地政府重視,從縣政府到省政府,不斷有領導選擇前往科迪系旗下產業視察。2001年,科迪集團被河南省政府認定為「全省重點扶持小麥加工轉化龍頭企業、規模養殖和畜產品生產基地」,同年,科迪系旗下主要做牛奶養殖、繁育等業務的科迪生物成立,2004年科迪面業成立。

手握17億元存款,卻拖欠奶農奶資——上市4年,科迪乳業近來風波不斷。8月16日,科迪乳業收到證監會立案調查通知書,因公司涉嫌違法違規,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決定對其立案調查。而此前,深交所接連下發關注函,要求就公司是否存在資金鏈緊張情形,以及賬上存有16.72億元貨幣資金但仍長期拖欠奶款等問題進行說明。

在融資層面,科迪乳業上市后除去2016年進行過一次定增外,一直尚未成功融資。與此同時,科迪乳業的負債率也開始增加。2017年度、2018年度,科迪乳業的資產負債率分別為41.25%、47.58%。

這樣的回應引來市場質疑,科迪乳業的資金鏈真實情況也受到監管層關注。根據科迪乳業第一季度報告,報告期末,公司貨幣資金餘額為17.7億元,短期借款餘額為11.88億元;報告期內,利息費用金額為1639.03萬元,占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的54.67%。

8月19日,科迪乳業發佈公告稱,收到證監會立案調查通知書後董事長高度重視,成立「以董事長為組長,以財務、技術、生產等負責人為副組長的自查自糾小組」,並強調「董事長正帶領公司員工一心一意抓好生產經營管理工作」。

數據顯示,2016年-2018年度,科迪乳業貨幣資金餘額分別為對應報告期末9.49億元、11.01億元、16.72億元。對於賬面資金看着豐厚,但仍然爆出欠債問題的科迪乳業,隨即也被質疑大股東佔用資金。

科迪乳業被討債的同時,科迪速凍員工討薪投訴也被曝光。科迪乳業公告中表示,科迪速凍的少數員工因工資發放不及時產生矛盾,目前科迪速凍正在積極採取財務措施解決員工工資問題。

今日关键词:章子怡李安相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