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共享共建-中国联通有关5G共建共享方案的提法超出市场预期

男孩吃面包身亡

值得一提的是,王曉初在提及共建共享時,用詞非常堅決。他認為,5年的5G建設周期,聯通、電信每家可節省2000億元資本開支,同時,雖然共建共享會給企業增加相當的工作量,但這些工作量在2000億元資本開支面前變得蒼白無力。

運營商「節衣縮食」按照王曉初的表態,聯通與電信合作的總體想法是「共建、共享」,各自維護自己的基站,各自經營自己的品牌和客戶群,結算簡單。「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合作最大的優點是兩家5G頻率非常接近,可以提高頻譜效率,帶寬速度更快,網絡質量更有效。」

然而,運營商在基礎設施上的共建共享也推進緩慢,直到2015年,三大運營商將各自的鐵塔、站址資源拆分,並成立中國鐵塔后,運營商在基礎設施層面的共建共享才走上正軌。

綜合以上情況,中信建投認為,市場目前對5G共建共享的分歧比較大,聯通所提的共建共享方案也是最理想的方案,超出市場預期,總體而言,市場會認為影響偏負面。

因此,中信建投認為,可以判斷,共建共享方向是對的,但聯通所提的上述理想方案一定是市場最悲觀的預期,落地的概率並非100%。

但中信建投進一步表示,按照聯通所提的方案,聯通、電信的談判相對更為密切,這就意味着兩家共建一張5G網絡的概率更大;而聯通、移動目前仍在接觸階段,也就是通過漫遊、租用移動網絡的方案相對滯后。

5G投資巨大,主要是由於兩方面原因。一是5G頻率更高,為實現相同的覆蓋效果需要部署更多的基站,二是就單個基站或終端產品而言,5G要求其配置更多的天線等零部件,這也帶來產品單價的提升。

需要指出的,雖然共建共享在3G、4G、5G時期均有提及,但每一階段都有不同的側重點。其中,3G時期,共建共享主要集中在基礎設施方面,由於無線主設備受技術制式、頻率差異、容量限制等因素的影響,主設備共享的可能性較小。

除了喊話移動與電信,中國聯通也不忘向中國廣電拋出共建共享的橄欖枝,王曉初就表示,廣電的最佳合作夥伴就是中國聯通,「廣電現有的有線網絡體系與移動及電信存在較大衝突,和我們的衝突是最小的。」

不過,記者注意到,相比3G、4G,運營商有更好的基礎來實施網絡共建共享,除了業內已經在節省投資支出上達成共識以外,至少還有兩點原因。

5G產業鏈影響如何?基站、網絡資源方面的共建共享能在多大程度上實現將直接影響到通信行業的投資規模,這也是市場關注的核心。此前,不少券商機構都給出了5G總投資規模是4G時期1.3倍左右的估算結果。

一是5G標準高度統一,都採用TDD模式,這是與過去顯著不同的,更有利於網絡層面的共建共享。回顧3G時期,國內就有WCDMA、CDMA2000、TD-SCDMA三種制式,而4G時期也有TDD LTE和FDD LTE兩種制式。

二是3G、4G時期,運營商比拼基站數、覆蓋範圍及用戶體驗,更多的是圍繞C端用戶思考;近年來,運營商2C業務增長乏力,收入與流量增速之間的剪刀差持續擴大;5G時代,運營商會更多的比拼面向B端市場的業務創新能力,對網絡共建共享的容忍度可能會提高。

實際上,運營商資本開支在2017年後開始出現下滑,即將啟動的5G周期必然帶動投資規模的新一輪增長,由於5G周期更長,市場原本對投資支出的新一輪增長抱有憧憬。

中國廣電是三大運營商之外第四家獲頒5G牌照的企業,由於廣電系統在移動通信業務上的基礎較為薄弱,市場對於廣電將如何利用好5G牌照一直十分關注。

對此,中信建投認為,中國聯通有關5G共建共享方案的提法超出市場預期,總體而言市場會認為影響偏負面;同時,由於中國聯通所提方案非常理想,能否100%落地仍有不確定性。

與此同時,聯通也在和移動進行談判,以漫遊的方式合作,王曉初舉例說,聯通可以先在中心城市建5G網絡,建的地區就不再需要漫遊了,而大部分地區可以給移動漫遊,這樣聯通用戶可以全網享受5G業務體驗,同時提高了中國移動的網絡效率,形成雙贏。

對於運營商而言,網絡共建共享的好處顯而易見,可以節省大量資本開支、鐵塔使用費、網絡維護費用和電費。談及上述構想中的方案,王曉初稱,上述合作還處於談判中,一旦有決定後會再作公告。

通知要求,通過四項措施達到「減少電信重複建設,提高利用率」的目標,四項具體措施包括已有鐵塔、桿路必須共享;新建鐵塔、桿路必須共建;其他基站設施和傳輸線路具備條件的應共建共享;禁止租用第三方設施時簽訂排他性協議。

近期,在中國聯通2019年中期業績會上,中國聯通董事長王曉初表示,正在積極探尋共建共享新模式,在5G發展上聯通與電信及移動均有洽談。王曉初認為,在5年的5G建設周期中,共建共享將為聯通、電信各節省2000億元資本開支。

關於資本開支,中國移動董事長楊傑不久前明確表示,2020年到2022年是5G投資的主要周期,三年時間中,中國移動會控制總投資不會大幅增加,並且通過產業鏈共同努力,這一目標是能夠實現的。

記者注意到,運營商之間的共建共享並非新鮮事,早在3G/4G時期,從國家部委到運營商層面都曾推動過共建共享。目前,5G建設如火如荼,面對龐大的投資支出,運營商共建共享的基礎或許會更加牢靠。

5G時期,面對巨大的投資支出,運營商的共建共享必然要上升一個層次,也就是從鐵塔、站址資源等基礎設施向基站、網絡資源層面的共建共享轉變。

中國聯通關於資本開支也有表態,即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每年的投資加起來一定要都與中國移動持平,未來總投資規模要跟中國移動持平。

從三大運營商給出的2019年投資計劃來看,中國移動的資本開支為不超過1660億元(含5G投資),中國聯通預計資本開支580億元,中國電信資本開支為780億元。除了中國移動小幅下滑以外,聯通、電信今年的資本開支水平均較2018年有所增長。

通知下發不久后,電信、移動、聯通就在共同協商的基礎上籤署了有關電信基礎設施共建共享合作的框架協議,對基礎電信企業基礎設施共建共享的合作機制、共享流程、共建流程、費用及權益確定原則、共建共享設施維護要求、爭議解決機制進行了規定。

共建共享由來已久運營商之間的共建共享並非新鮮事,3G、4G時期,通信行業內就曾推動過共建共享。例如,經歷2008年的通信業重組后,國內正處在3G發牌前夕,工信部、國資委于當年9月聯合印發了《關於推進電信基礎設施共建共享的緊急通知》。

今日关键词:徐冬冬饰演小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