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5月30日在深圳猪兼强报名学车并签合同-涉县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训练场驾校-自己5月30日在深圳猪兼强报名学车并签合同

釜山行2杀青

對此,深圳豬兼強工作人員提到,目前每天都在退款程序中按提交解除協議書日期及財務工單安排退款。豬兼強方面表示,在學員資料審核通過後,會按照簽訂的《合同解除協議書》時間順序先後退款。

互聯網駕培資質存疑在深圳豬兼強學員投訴不斷發酵的過程中,近日深圳市交通運輸局在官網刊出《「豬兼強」報名學車退費難引關注市交通運輸局提醒廣大市民學車擦亮眼》的文章,提到深圳大批通過深圳豬兼強報名學車的學員,出現遲遲未能出學車流水號、無法練車、退費困難等一系列問題。

有駕培行業人士認為,開展駕駛員培訓業務需要有相關備案和審批,合規機構才有培訓資質,不少平台是沒有備案的。而平台通過收購駕校的方式也存在不合理之處,學員報名學車,簽的合同應該就是在某某駕校練車的合同,而不應是轉給別人來培訓。

對此,豬兼強方面表示,後續暫停訓練場的開放時間,等公司處理好現有問題再統一公布。

而王先生(化名)則表示,自己5月30日在深圳豬兼強報名學車並簽合同,兩天後把相關資料交齊,按照合同規定應該在7月20日出流水號,但是一直都沒有出。7月末,王先生與約200名學員一同到上梅林訓練場希望退款,當中不少學員都是2019年3~6月期間報名的,合同承諾30個工作日內出流水號,但是都沒有兌現。

就駕培資質的情況,豬兼強方面回應稱,深圳豬兼強具有招生資質,是採取與駕校合作模式(控股合作)進行培訓。此次問題解決后,公司會總結深圳經驗探索更好的服務模式。豬兼強方面也表示,駕培行業的痛點在於駕校缺乏對駕培服務整個流程的掌控和管理運營;第二就是學車價格貴,希望通過制度上的設計使培訓服務規範化、標準化。

與此同時,對於互聯網駕培企業的發展,該駕培行業人士認為,此前駕培行業處於政策封閉壟斷的階段,當中出現服務意識淡薄、吃拿卡要等不良現象,在此情況下,

深圳市交通運輸局在官網文章中提到,近年來,因「有照無證」類業戶經營異常導致的群體性上訪案件已引發社會廣泛關注,每批次涉及學員由幾十人到幾百人不等。此外,深圳市交通運輸局方面表示,深圳豬兼強僅僅進行了商事登記,未取得市交通運輸局核發的《道路運輸經營許可證》,涉嫌違法經營駕培業務。記者從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上查詢發現,2016年9月26日,豬兼強曾被廣州市海珠區交通局以未經許可擅自從事機動車駕駛員培訓為由罰款2萬元。

最後,記者在公明訓練場附近找到豬兼強知情人士。據其透露,不久前深圳豬兼強的辦公點從南山總部搬到沙井訓練場、上梅林訓練場等地,由於過來退款的學員太多而臨時關閉,目前只能通過線上退款。此外,目前深圳可供豬兼強學員正常訓練的場地約剩5~6個。「去沙井訓練場申請退款的人太多所以臨時關閉了,以後應該還會開放。搬到梅林那邊又有人找過來,現在那裡還能練車,但不能辦理退款手續。」

此外,深圳市交通運輸局方面于近日表示,深圳豬兼強僅僅進行了商事登記,未取得市交通運輸局核發的《道路運輸經營許可證》,涉嫌違法經營駕培業務。

資料顯示,深圳豬兼強是廣東豬兼強互聯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豬兼強」)的全資子公司。豬兼強方面在回應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目前其他分公司都在正常運作,總部也正全力協助深圳分公司解決當下問題。

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學員陳先生(化名)5月28日在深圳豬兼強報名,隨後於7月25日簽署《合同解除協議書》,目前資料確定顯示在退款中。無獨有偶,彭女士(化名)也提到,自己在4月22日報名后就「無聲息」,到7月仍未出流水號,於是在7月19日簽了退款協議。

當記者以退款學員身份來到上梅林訓練場、歡樂谷訓練場、大發埔訓練場時,周邊人士均表示,已經有幾天到半個月時間沒有見到豬兼強工作人員過來,如果要退款都是通過網上申請辦理。

「學車就找豬兼強」,這樣的廣告語偶爾會在深圳街頭的公交車車身上看到。而最近,互聯網駕培平台豬兼強的深圳分公司卻遭到了多名學員就學車流水號等待時間長、退款難等問題進行投訴。

多名學員申請退款近日有消息稱,深圳豬兼強被爆出學車流水號等待時間長、客戶退款難等問題,有不少學員向深圳有關部門投訴並要求退款。

而就公司現狀,《關於深圳豬兼強的情況說明》中也提到,今年由於公司控股的駕校股權問題發生訴訟糾紛,案件訴訟過程中公司大量資金被凍結,造成部分學員出流水號的周期較長。資料顯示,2019年來豬兼強便與深圳市卡爾迅實業有限公司存在多起糾紛,包括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和企業借貸糾紛等。

暫停多個深圳訓練場而從目前情況來看,深圳豬兼強的訓練場地難免受到影響。有知情人士表示,目前深圳可供豬兼強學員正常訓練的場地約剩5~6個。深圳豬兼強公眾號的「報名學車」鏈接中介紹,深圳豬兼強此前已覆蓋深圳52個訓練場。

有深圳豬兼強學員提到,目前可練車的地方為歡樂谷、上梅林、大發埔、布吉日塑、公明,不久沙井可能會開放。值得一提的是,深圳豬兼強公眾號的「報名學車」鏈接中介紹,深圳豬兼強此前已覆蓋深圳52個訓練場。

文中明確表示:「現貴司已延期支付租金1個月以上,根據合同約定,立即解除貴司與我司簽訂的土地使用權協議,並按照實際承擔的租金及相應違約金,在折抵合同保證金后,我司保留向貴司追償的權力。」沙井訓練場周邊人士向記者表示,豬兼強工作人員在幾天前已經搬離此地。「之前有幾十人一起來問過退款的事。」

為了解情況,《中國經營報》記者於8月上旬來到深圳豬兼強互聯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圳豬兼強」)的多個訓練場。有知情人士表示,近半個月深圳豬兼強的辦公點從南山總部搬到沙井訓練場、上梅林訓練場等地,但由於過來退款的學員太多而臨時關閉了,目前只能通過線上退款。而可供豬兼強學員正常訓練的場地,在深圳約剩5~6個。

對於駕培行業的發展,《2019全國駕培行業藍皮書》提到,2019 年駕培市場處於兩極分化最重要的時間窗口。2019

不過,王先生表示:「有些人已經過了30個工作日還是沒有拿到錢。」彭女士也提到,豬兼強方面將退款學員拉進相關的退款群,但是群內有部分逾期的學員和豬兼強負責人交涉,退款一直在拖延。就群里學員的到賬情況,彭女士表示:「之前一天還有7~8個,最近3天才看到1個。」

8月上旬,記者走訪了深圳豬兼強官網提到的福田上梅林訓練場、南山歡樂谷訓練場、龍崗坂田大發埔訓練場、寶安沙井訓練基地、光明公明訓練場。記者到達沙井訓練基地發現,現場貼有多張深圳天源匯盛置業有限公司致深圳豬兼強的《關於解除土地使用權協議的函》,落款日期為2019年7月30日。

在7月29日,豬兼強及深圳豬兼強發佈《關於深圳豬兼強的情況說明》提到,對於希望終止學車的學員,公司會在與學員簽訂《合同解除協議書》次日起的30個工作日內按照合同約定的金額退款,公司預計3至5個月內可處理完所有學員的問題。

隨後,記者來到上梅林訓練場,現場沒有發現豬兼強的相關標識,不過場地內仍有學員在練車。記者從玻璃大門上同樣發現一則落款日期為7月20日的《清退聲明》,深圳市八達通物流集團有限公司在當中提到,由於深圳豬兼強自身經營問題的影響,責令深圳豬兼強於7月25日18時前從上述現有借用的辦公場所予以清退,不再借給深圳豬兼強使用。而當記者來到大發埔訓練場亦發現,附近貼有「溫馨提示」:「近期,我所接到多起關於『豬兼強』駕校學車疑似被騙案情,案件正在調查過程中。為方便群眾,現提供坂田派出所快速出警、諮詢電話。」

年是駕校做品牌的關鍵年份,現在一些駕校還有些老底子、員工隊伍還比較穩定、市場的需求依然相對旺盛。如果駕校能從品牌營銷、團隊管理、服務提升等多方面下沉,打牢基礎,將在未來10年中逆勢而上。

駕培平台應更懂得宣傳服務的重要性,這樣才能得以快速發展。

今日关键词:天气之子中国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