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之下降明显的还有中国石油在各大指数中的权重变化-dc资讯交流网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市值指数-随之下降明显的还有中国石油在各大指数中的权重变化

NPC告别演唱会

證券時報記者李曼寧王基名孫亞華近段時間,中國石油(601857)股價逼近歷史最低位,「跌掉1個蘋果2.5個騰訊6個茅台(600519)」,這家上市即巔峰的巨無霸僅差9分錢便要跌破歷史低位。在其下跌過程中有大股東變相減持、機構撤退的身影,對於引人注意的基金大比例減持,接近相關基金的人士稱:「屬於正常建倉期跟隨指數的調整。」

對於上述現象,熟悉指數基金的韓梅告訴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央調基金2019年上半年全部屬於建倉期,2018年年報時持倉權重和指數中個股權重有一定偏差的,但到2019年中報時已經與指數權重相當。」這是一種正常現象。另外,記者注意到,在上述三家央調ETF中,除了中國石油,還有中國中車(601766)、中國中鐵等央企個股也存在這種「調倉」現象。

伴隨着中國石油股價的下跌,隨之下降明顯的還有中國石油在各大指數中的權重變化,曾經「中石油漲一毛錢,大盤大約漲6個點」的神話早已一去不復返。但透過時間線拉長的權重變化,投資者可清晰地看到一股「此消彼長」的力量。

貴州茅台、五糧液(000858)兩隻高端白酒股今年表現亮眼。前者市值再破萬億元,後者今年重返3000億元以上。

(注:文中張文、韓梅等人士為應採訪者要求化名處理)

減持因建倉期調整記者注意到,博時基金、華夏基金、銀華基金三家基金公司今年上半年減持中國石油幅度較大。而這三家基金公司正是2018年10月份時中國石油集團換購ETF的三家基金公司。其中博時央調ETF還在2018年年報中新進入中國石油前十大股東之列,但是在一季報中便消失。

市值增幅較大的個股基本都是基金經理的「心頭好」。基金2019年二季報顯示,前十大重倉股分別為中國平安、貴州茅台(600519)、五糧液、格力電器(000651)、伊利股份(600887)、美的集團、招商銀行、瀘州老窖(000568)、立訊精密(002475)和長春高新(000661)。這也反映出基金公司對大消費、大金融領域的偏好。

另外,中國石油控股股東中國石油集團被指借道認購ETF「變相減持」。2019年5月10日,中國石油集團將持有的4.13億股公司股份,換購市值對應的工銀滬深300ETF份額,認購總金額30億元。

值得一提的是,7月22日登陸科創板的中國通號,上市首日市值便突破千億元,成為科創板首只千億市值股。

對於中國石油權重的下降,韓梅表示:「主要和公司的股價下跌及分母擴大有關。」她介紹,中國石油市值由上市初(2007年11月5日)7萬多億下降到現在的1萬多億,另一方面上證綜指成份股數量由原來的900家增加到現在的超1500家,「分子縮小的同時分母變大,權重自然變低。」

在這種變化中也不排除一些千億市值公司變化的「黑天鵝」因素。因董事長王振華被刑拘,新城控股最新市值約540億元,蒸發逾400億元。又如ST康美,自今年4月底財務造假坐實以來,ST康美便開啟暴跌模式,現市值僅約151億元。

華夏央調ETF重倉股票顯示,2018年四季報時持有中國石油約3.57億股,為第一大重倉股票,占其基金凈值比的17.55%;但到2019年一季度時,該基金持有中國石油股份數量變為約2.11億股,占基金凈值9.41%,中國石油仍為該基金的第一大重倉股;而到了2019年中,中國石油已經退居到該基金重倉股的第七位,持股數量僅為6473萬股,占其基金凈值比的2.84%。也就是說華夏央調ETF在半年之內減持了2.9億股中國石油股票。

「此消彼長」的力量在這種時間線拉長的變化中,記者也注意到「分母變大」除了成份股數量變多原因外,還有一種此消彼長的力量存在。

千億市值陣容更新市值變化,傳導着市場的真實波動,也一定程度上傳導着經濟律動,這在A股千億市值公司的變化上也能窺知一二。

在中國石油等一批傳統產業個股權重下降的同時,像海康威視(002415)、隆基股份(601012)、方大炭素(600516)等個股的權重卻在逐漸上升之中。

中國石油作為A股公司的巨無霸,其在不少指數中有着重要地位,而每一個指數背後也都有數量不等的基金產品。權重的下降將對個股有多大影響?

接近相關基金的人士張文告訴證券時報記者,相關基金是去年10月份時成立的,當時中國石油換購比例較大,初始佔比較高,但這樣是不符合跟蹤指數產品規則的。根據基金合同規定,相關基金設立後會有6個月的建倉期,跟蹤指數的基金產品,在建倉期內會一直進行相關權重的調整,相關股票權重會越來越靠近指數標的權重,「6個月之內只要調整到權重一致就可以了。」

「還是因為油價低吧,而且公司市盈率還是很高,」一位長期跟蹤石化行業的分析師說,中國石油的下跌並不意外,「現在需求沒那麼好,中國石油的資源儲量價值是下降的,因為油田開採成本在上升。」

從股東方面看,上半年以基金公司為主體的機構投資者大幅撤出。2019年上半年末,基金僅持有中國石油1.58億股,為公司上市以來的基金持股數最低水平。並且,這一數據僅為2018年末基金持股數(14.41億股)的11%。

而從近幾年千億市值股陣容的變動情況看,一批消費股、科技股龍頭市值躍升較快。相較之下,近年來,中國鋁業、中國中冶(601618)等部分周期股市值下滑較多。

2018年10月12日,中國石油集團以合計11.33億股A股股份分別認購博時基金、華夏基金和銀華基金(博客,微博)發行的央企結構調整ETF。

權重變化對股價影響不大在央企結構調整指數成份股中,中國石油權重一直呈下降趨勢,由最初的2.96%下降到8月13日的約2.66%。另外,記者注意到中國石油各主要指數中的權重均呈下降走勢,特別是在上證綜指中尤為明顯,中國石油權重由上市之初的23.48%(2007年11月19日)下降到8月13日的3.20%;在滬深300中,中國石油權重由上市之初的1.89%下降到8月13日的約0.42%。

海康威視則是基於互聯網產業的發展,成為國內安防行業領跑者。該公司股價自2010年上市以來漲幅近8倍。

今年以來,又有多家公司躍升至千億市值級別,比如牧原股份(002714)、瀘州老窖、立訊精密等。

中國平安今年陸續啟動超大手筆回購計劃,刺激公司股價迭創新高,其年內市值增幅超過4000億元,現已約1.5萬億元,市值僅次於工商銀行。

上市即巔峰,是中國石油留給投資者的深刻記憶。

今年以來,A股千億市值股陣容更新。截至8月13日,市值超千億公司共計77家,較2018年末的59家有所擴容。其中,市值逾萬億的「金字塔尖」公司有6家,超3000億的「第一梯隊」公司達21家。

上述熟悉指數基金的韓梅介紹,指數基金對於個股資金面的影響主要有兩個方面:一是指數基金自身份額變化,申購增多時資金也會按照指數權重相當的比例流入個股,在個股權重變低的情況下,只是流入該股的資金比例變小而已;另外一種情況是當成份股被調出指數時,基金配置上會隨之調倉。「如果指數基金份額不變的話就不會有影響。」

「這些企業權重變化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經濟發展趨勢和預期。」韓梅表示。

同樣,博時央調ETF、銀華央調ETF在2018年末時均大比例持有中國石油股票,分別持股4.99億股和2.14億股,占其基金凈值比的15.60%、22.12%。今年上半年銀華央調ETF減持中國石油約1.7億股,截至2019年6月末,中國石油占其基金凈值比僅為4.8%;在博時央調ETF持股中,中國石油已經退出其前十大重倉股,其準確減持中國石油數量無法得知,不過僅一季度博時央調ETF便減持中國石油約2.74億股,截至2019年6月末,中國石油占其基金凈值比已低於2.83%。

隆基股份正是得益於近幾年光伏產業的快速發展,目前已成為全球最大的太陽能單晶硅光伏產品製造商。2012年4月份上市以來,公司股價累計上漲幅度已超10倍。

2007年11月5日,中國石油回歸A股。首日開盤價(48.60元/股)即歷史最高價,上市后至今累計跌幅已超過80%。2019年以來,中國石油下跌約13%,市值跌去約1800多億元,表現遠遜於大盤。

以上證綜指中的方大炭素、隆基股份為例。方大炭素在2008年初時其在上證綜指中的權重僅為0.0215%,但到了今年8月13日其最新權重已變更為0.0897%,權重增長了3.17倍;而隆基股份在其上市后不久的2012年中時,在上證綜指的權重僅為0.0307%,今年8月13日其最新權重為0.2865%,權重增長了8.33倍。滬深300中,海康威視在其上市不久的2011年中時權重為0.07%,今年8月13日其最新權重為0.9308%,權重增長約12.3倍。

股價逼近歷史最低位近一個月,中國石油股價節節下跌。8月13日,中國石油收盤價定格在6.14元/股,當日股價一度低至6.13元/股,距2013年6月15日最低點6.04元/股(復權后),僅差9分錢。

今日关键词:章子怡李安相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