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快3计划群骗局-尚义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卢龙新闻-上海万人旅游团「打卡」了龙之梦试运营的部分园区

澳媒揭马蹄露真相

浙江湖州長興縣太湖南岸,有一個太湖龍之夢樂園項目,自三年前奠基以來就在爭議中拔地而起,從業內行家到媒體記者,都對這個「巨無霸」項目既充滿好奇又滿腹質疑——在這座規模四倍於上海迪士尼的樂園裏,聳立着全世界最大的酒店群,2.8萬間酒店客房、8萬張床、7.5萬個演藝席位……這是怎樣的一盤大生意?\大公報記者 俞晝(文、圖)

別人笑我太瘋癲 我笑他人看不穿

「龍之夢不收大門票,把入園門檻降到最低,如果你想去動物園就買動物園的小門票,想去看表演就買劇場的小門票。或者到古鎮上的酒吧一條街喝上幾杯,在圖影濕地的遊船上拍幾張照片,都可以。」老童坦言道,他的所有出發點都是圍繞遊客要什麼,能花多少錢。「來的遊客的經濟能力不一樣,我盡量把每個人的需求都納入進來,考慮到我的整個經營籌劃過程中來。」

走進老童的辦公室,四塊實時顯示工程進度的大屏幕映入眼簾。「這是獅園,旁邊是虎秀,再過去是大象秀、熊秀、馬秀……」童錦泉的手一路在顯示屏上劃過,「你發現了嗎,遊客不用轉場,就可以看到大馬戲。」讓遊客一站式玩遍想玩的,是他的願景。

「所以,我才規劃把古鎮、劇場、馬戲、動物園等能想得到的文旅產品都集中在這裏,把各種檔次、價位的酒店都匯聚起來。根據我的『園子』定位,價格從幾十元到幾千元都有,城鎮退休工人、農村老頭老太、學生都能消費得起,還能解決周一到周四的客流問題。」

龍之夢樂園方受託管理及投資管理的空間達到23.48平方公里,老童下的這盤大棋,目的就是直擊消費者的大需求。「之前的遊樂產品都不是組合型產品,開酒店的就是開酒店的,開電影院的就是開電影院的,人們需要東奔西走才能玩盡興。而我的樂園是一次性統籌型的產品,想玩什麼都能提供。」

圖:童錦泉堅定看好大眾旅遊時代到來所帶來的機遇

聚集多種業態 一站式滿足需求

在這位衣着樸素、喜歡被人喚作「老童」的65歲民營企業家眼裏,一個大眾旅遊的時代正在到來,但是市面上的旅遊產品價格高昂,讓老百姓望而卻步。「現在我通過集約化大生產,把造園成本降到最低,為遊客提供物美價廉的旅遊產品的同時還能賺到錢,為什麼不幹呢?」

採訪期間,一輛輛滿載遊客的大巴從遠處駛來,老童扳着手指數給記者聽:「一輛大巴載客50人,剛剛那三分鐘裏開過來10輛大巴車,就是500人,這還是工作日的遊客數量。」工作人員遞上來一份數據,今年「五一」前夕,上海萬人旅遊團「打卡」了龍之夢試運營的部分園區,180輛大巴車浩浩蕩蕩開進了樂園。

「龍之夢」,就是造城人、上海長峰集團董事長童錦泉的夢想。採訪他是需要見縫插針的,整個採訪經歷了一頓早餐、兩頓午餐,再加上旁聽了一場上午的客人會見,才斷斷續續把問題問完。印象最深的,是在用餐的包廂裏,他沒有循着一般的待客之道坐在主位,而是陪着記者坐在面對窗口的位置上,邊吃飯邊接受採訪。

看到各地的古鎮能吸引遊客接踵而至,老童便有了龍之夢太湖古鎮的構思;看到西塘酒吧街的生意紅火,老童就在古鎮裏引入了酒吧一條街;看到黃鶴樓讓人敬仰,老童便在古鎮邊豎起了一座形似黃鶴樓的仿古建築……而最令老童感到驕傲的動物園、馬戲場、海洋館,以及13個大型劇場,更是吸引遊客的利器。「經過市場驗證的、受遊客歡迎的旅遊業態,我這裏都有。」

很難想像如此規模的項目,大到選址規劃,小到花木設計,諸多有理有據的策劃都是老童的主意。更令人詫異的是,老童的重要靈感來源,竟然就是互聯網。「互聯網上有景點的圖片,有酒店的入住率,有遊客的評價和感受。它能告訴你今天的遊客在哪裏,喜歡什麼,願意花多少錢,用什麼方式花錢。」

「童總,您第一次進軍旅遊業,就砸下上百億元(人民幣,下同),不融資不貸款,賭上全副身家,真沒想過會虧本麼?」記者單刀直入,問了一個盤旋在腦海中許久的問題。

他進一步解釋道:「我之所以有勇氣去做,是因為中國人口的基數,加上互聯網的傳播效應,可以支撐我以最低成本吸引最大的客流量,以宿養遊、以遊養宿,產生足夠的共享紅利。」

「說句實在話,從2015年選址到去年國慶節前後,我一直迷茫甚至恐懼,每逢打雷閃電的夜晚,我在家睡覺腳都不敢伸直。你要我說不擔心,是假的。」他不由自主地握了下拳頭,像是在給自己打氣。

「遊客是最典型的用腳投票的群體,花錢冤不冤枉,心中自有一本明白帳。」老童笑着回應了有關情懷的問題。「老童沒有情懷,老童不是為了滿足一個所謂兒時的夢想才建這樣一座樂園的。老童幹,是因為老童要賺錢,而且老童相信這件事能賺錢!」

今日关键词:诺贝尔文学奖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