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农大剧院几乎每天都有一场演出-宝宝钓鱼-武夷山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消费夜间-神农大剧院几乎每天都有一场演出

微软日本上四休三

同一個晚上,不遠處的株洲方特,一束煙花劃破夜的黑暗,在株洲方特夢幻王國遊樂園的空中綻放出五彩的斑斕,伴着《熊出沒》動畫中的主題曲,遊客們正和可愛的熊出沒家族一起肆意的玩耍。株洲方特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今年的7月1日至8月31日,株洲方特每周六都有煙花秀演出,吸引了大批遊客特意晚間來此遊玩,光影交錯下的「夢幻王國」和「歡樂世界」別有一番韻味。

一場默讀會正在這裏舉行。10多個人手捧着一本《夏日終曲》,在書架邊錯落有致的座椅上,靠着木色的書櫃,在柔和的燈光下認真默讀着。一個小時的默讀後,會有一個小時的分享時間,大家就書談論自己的感想。

市民吳女士帶着女兒來到了這裏觀賞演出,演出中途,穿着小羊肖恩人偶服的演員還會下台來互動,現場的小朋友好不歡喜。

事實上,除了傳統的宵夜攤點、酒吧外,近年來株洲夜間不打烊甚至24小時營業的商業業態越來越多。

「當然,我們做的不是一個把書擺出來賣一賣的傳統書店。」噹噹書店相關負責人表示,噹噹閱界實體書店強調「圖書+文創」,突出文化元素,是集書店、咖啡、藝術空間、展覽、講座等於一體的文化社交場所,也是多元消費場所。

夜玩:越夜越激情7月20日晚7點,一直到滴滴司機提醒目的地已到,羅濤才讓自己的視線暫時從手機屏幕上移開,迅速完成付費下車動作,舉起手機拍下眼前「雲龍水上樂園」幾個醒目大字,發送圖片給手機另一端的夥伴:「今夜屬於95后!」

這隻是株洲「夜經濟」的縮影。

「夜晚下班后,我總會去書店看看,買一些與自己專業相關的書籍,就是不買,默默地在店內看一兩個小時的書也是很愉快的。」市民劉女士告訴記者,「這個位於鬧市區的書店,除了書香味,還能感受到大隱隱於市的寧靜。」

株洲人的電影消費能力有目共睹。有數據統計顯示,根據總量情況來,2018年,湖南GDP第一方陣的7個城市(長株潭衡岳常郴)電影票房全部在前七名。株洲人均電影支出排名全省14個州市中第三位。

在天元區的神農湖畔,「湖岸和集」書店也是這樣的多元空間。

欣賞一場精彩絕倫的演出、手捧一本凈化心靈的好書、看一場大片的零點首映……株洲的夜生活中,早已換了「打開方式」,除了擼串和唱K,還有「詩和遠方」。

「平日日客流量約4000人,周末則達到約6000人,雖是一票制,但晚上的人流量會密集一些,會有下班後來遊玩的遊客,營業時間也會延遲。」株洲雲龍水上樂園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7、8兩個月里,周一至周四營業時間會延至晚間9點,周五至周日則是晚上9點半。而且,夜場項目全開,晚上7點半開始的造浪項目是遊客的必選的打卡項目,最刺激的項目則有大喇叭、衝天迴旋,舒緩一點的是漂流河,乘着晚風繞園區緩緩漂流。

7月20日至21日,雲龍水上樂園第五屆踏浪音樂節,讓遊客體驗了一次冰與火的碰撞。株洲雲龍水上樂園自2015年開園以來已經成功舉辦了五屆踏浪音樂節,在長株潭乃至全省贏得了良好的口碑,成為雲龍文化旅遊的一張亮麗名片。

大劇院是「後起之秀」,看電影則是成為年輕人第一順位的首選。

記者發現,在仲夏夜晚11時,濱江路沿線、人民中路沿線等門店仍座無虛席。「『深夜食堂』真的很方便,滿足了消費者晚上就餐的需要。」由於工作原因,「夜貓子」李珍每周要上三天晚班,「白天要工作,聚會、購物都只能留在晚上。」

自2018年該書店開業以來,至今已開展上百場文化活動,吸引了眾多讀者,因書結緣共同見證的讀書時光,成為株洲市民新的「文化約會地」。

「有些熱門電影,在下班之後的場次都會爆滿,相比其他休閑方式,看電影是文藝青年的『硬核』約會方式。看一場好電影的夜晚,是不可言說的美妙時光。」記者從市電影管理服務中心獲悉,株洲影市在過去6個月共產出票房6573.24萬元,觀影人數為195.81萬人次。上半年株洲票房前五名的電影,分別為《流浪地球》《復讎者聯盟4》《瘋狂的外星人》《飛馳人生》《大黃蜂》。

夜讀:為城市文化「燃燈」7月25日晚7時左右,晚風習習,湘江風光帶邊,一個紅色招牌——噹噹悅界的燈光閃閃發亮,裏面散發的書香和咖啡香,讓人陶醉。

「每天的顧客高峰時間除了中午和晚上,夜間凌晨也是一個營業高峰的時間段,而且夜間時段顧客消費量不比白天低。」海底撈作為「二十四小時營業」的餐飲企業,工作人員在談到夜間經營時很有心得,雖然在凌晨後會因為人力原因調整部分菜肴,但得益於多年來日趨成熟的經營模式,上菜速度和菜品質量在夜間不會受到影響。

正是這種難得的寧靜夜晚,吸引着大批人流聚集此處。據介紹,書店晚間人流量最多時是白天的4倍,營業收入也是白天的2倍。

事實上,夜經濟最火熱的業態還是餐飲。

株洲「夜經濟」的進階之路,逐漸由物質消費走向精神消費,文化消費為工業新城的夜晚賦予了更多內涵。 「夜經濟」作為現代都市經濟業態之一,量質齊升,邁上了新消費景觀下的進階之路。

「夜生活」形式的豐富與嬗變,正催生出新的夜經濟業態。

「我家樓下的一家24小時便利店,半夜都能買到熱騰騰的粥、泡麵、包子,對經常上夜班的我來說簡直是救命。」家住長江北路的80后白領徐先生告訴記者。

市餐飲行業協會數據可以佐證。據統計,全市有社會餐飲單位5000多家,其中有700多家只在夜間營業(下午6點至次日凌晨2點,或者是通宵)。從去年市場情況來看,全市餐飲單位營業額達187億元,其中夜間營業的餐飲單位營業額達40億元以上。

「夜經濟」除了路邊擼串、唱K,更有詩和遠方

7月28日晚7點,在神農湖邊,「湖岸和集」書店在舉行着燒烤狂歡。人們一手燒烤,一手飲料,旁邊還伴隨有樂隊演奏。

神農大劇院相關負責人表示,2016年9月份剛開業時,一周可能就安排一場演出,這兩年來,每周都會有兩三場演出,暑期更是天天都有一場演出,節目的種類也更加豐富:舞台劇、話劇、芭蕾舞、兒童劇、戲曲、相聲、音樂劇、音樂會、合唱、朗誦等。

全家老小一起看演出,如今成為不少株洲人的休閑方式。市民李東表示,很多有號召力、有市場影響力的藝術家和團體的演出或者音樂會以往可能要去北上廣才能看到,「現在家門口就可以欣賞到如此高水準的演出,實在是太方便了,對提升我們市民的藝術素養有很大幫助。」

「默讀會」活動主管吳女士表示,書店每周都會舉行2至3次讀書活動,主要為了吸引更多的人來到書店閱讀書籍,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刺激圖書消費。

夜晚的湖岸和集還有讀書座談會、國學課和財經課、還有着裝搭配課、美妝課等。該書店相關負責人表示,這裏主要以飲品、書籍、文創產品為主銷售,夜晚的人氣總會高於白天。

在株洲方特,周六晚上的煙花秀吸引眾多遊客。易蓉供圖

暮色漸染,華燈初上,脫去工作服的株洲人,開始了精彩多姿的夜生活。

盛夏晚風,火熱的音樂、清涼的池水,無數熒光棒揮舞成壯闊星海,場內尖叫聲此起彼伏。現場人工海浪池的「海浪」最高有2.5米,可同時容納數萬人衝浪,遊客在浪潮中發出一陣陣痛快的尖叫聲。而在不遠處的舞台上,樂隊表演更是激情四射。

與以往只是吃大排檔、洗腳、唱KTV的「老三樣」不同,80后的劉莉和朋友們喜歡在下班后逛商圈、聽音樂劇、夜玩遊樂場,「夜生活」更加豐富……

7月27日晚7點半,與「湖岸和集」臨湖相對的神農大劇院里,一場《小羊肖恩》的兒童音樂劇正在歡樂上演。

事實上,這半個月來,神農大劇院幾乎每天都有一場演出,從著名戲劇導演賴聲川執導,曹禺之女萬方擔任文學顧問的話劇《北京人》,到專門為小朋友推出的兒童劇《小羊肖恩》《綠野仙蹤》……舞台劇、音樂劇等輪番上演,為株洲觀眾奉上一道道藝術大餐。

夜賞:優雅的熱鬧除了書店在「夜經濟」扮演着不可替代的文化使者之外,劇院、電影院也應積極應對「夜經濟」的到來,肩負起文化消費的角色。

夜宵:陪伴24小時「不打烊」

在體驗經濟大潮中,「夜間消費場景」正在被商業創新者們不斷挖掘。

記者走訪發現,株洲不少餐飲店都會在標牌上特地打出「24小時營業」「營業至凌晨兩點」「只在晚上營業」等標識。

據統計,該劇院的大劇場有1190個座位,今年上半年的上座率都在80%以上,而劇院的普通會員已增至27896人,金卡會員增至2132人。

原來,雲龍水上樂園內的踏浪音樂節開始了。

市餐飲行業協會會長朱軍表示,上班族、加班族、單身族等人群構成了這部分夜經濟市場的消費主力,尤其是80后、90后的年輕人,他們更習慣於在夜間娛樂、消費,24小時商業模式顯然更契合現代都市人生活方式的需求。

羅濤表示,在這些遊樂園開業之前,他回到株洲和自己的朋友多數都在KTV用一曲高歌打發體內不甘寂寞的細胞,偶爾吃一次營業到凌晨的燒烤,但大部分時候都是以手機為伴,夜生活似乎顯得乏善可陳。而株洲方特、水上世界等大型遊樂場的開放,讓不少株洲市民的夜生活有了新的「打開方式」。

今日关键词:曼谷水灯节将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