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期末上市公司货币资金122亿元存放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诸城新闻网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账户资金-报告期末上市公司货币资金122亿元存放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

狮航空难最终报告

5月14日,康得新向北京銀行發送《商務函》表示,《現金管理業務合作協議》因違反法律而自始無效,要求恢復相應子賬戶的獨立性,並保留採取進一步法律行動維護相關公司利益的權利。

7月19日,證監會官網披露文件《2019年7月12日-2019年7月18日發行監管部發出的再融資反饋意見》,其中,包括上市公司北京銀行股份有限公司。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中國基金報。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康得新案」將於7月31日召開聽證會

其中提到:1、康得新及其子公司賬面顯示其在北京銀行西單支行的存款餘額共計12,210,067,986.20元,但這筆存款既不能用於支付也無法執行,並且北京銀行西單支行曾經口頭回復「可用餘額為零」,註冊會計師就此筆存款向北京銀行西單支行發出詢證函,對方至今沒有回復。

122億現金「消失」、119億利潤全靠「虛增」,如今證監會也對北京銀行發問,這個瓜,越來越大了。

  证监会发行监管部表示,根据*ST康得2018年年报,报告期末上市公司货币资金122亿元存放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但会计师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表示无法保证*ST康得货币资金的真实准确,并在对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中称网银记录显示的货币资金余额与上市公司财务记录一致,同时该账户在北京银行有联动账户业务。

康得新與北京銀行的故事康得新跟北京銀行的故事,在A股上也是很離奇的一件事情。

在這裏基金君翻譯一下,上市公司ST康得新有122億在賬上,但按照這個聯動賬戶的設置,錢就會被劃去大股東的集團母賬戶。

經查康得新涉嫌在2015年至2018年期間,通過虛構銷售業務等方式,虛增業務收入,並通過虛構採購生產研發費用,產品運輸費用等方式,虛增營業成本,研發費用和銷售費用。通過上述方式,*ST康得虛增利潤總額119億元。

2017年虛增利潤總額39.74億元,占年報披露利潤總額的136.47%

康得新是2010年上市的,上市以來8年的凈利潤總和也就80多億,可見這財務造假有多惡劣!

2015年至2018年的連續四份年報中,瑞華對2015年、2016年、2017年報均出具了「標準的無保留意見」。

2016年虛增利潤總額30.89億元,占年報披露利潤總額的134.19%

證監會已關注到康得新涉嫌信息披露違法案的中介機構,一些工作正在進行,瑞華會計師事務所已經被立案調查。該人士指出,一般情況下,在調查上市公司造假、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的,會同步關注中介機構責任,若確實涉及未勤勉盡責的情況證監會將立案調查。

另外,康得新的審計師瑞華會計師事務所也被立案調查。

除此之前,前不久證監會對*ST康得進行了處罰及禁入告知,內容觸目驚心:4年內虛增利潤119億 。

公司稱康得新與大股東康得投資集團和北京銀行西單支行違規簽訂了《現金管理合作協議》,使得上市公司與控股股東在資金管理和使用上產生了混同。

2015年虛增利潤總額23.81億元,占年報披露利潤總額的144.65%。

2018年虛增利潤總額23.81億元,占年報披露利潤總額的722.16%。

  而这连续四年的利润造假,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从康得新拿了多少审计费呢?每年210万,一共是840万审计费。

只有2018年報出具的是「無法表示意見」,而此時康得新已經深陷危機,外界對公司的財務造假質疑已經此起彼伏,瑞華才終於沒敢繼續給康得新背書。

康得投資集團在西單支行開立集團賬戶,旗下公司,包括A股的ST康得新及下屬企業在同一支行開立了子賬戶,並與康得投資集團賬戶組成總、分、支樹狀賬戶結構。

6月25日,康得新披露公告稱,公司已經聘請北京金誠同達律師事務所(下稱「金誠同達律所」)處理《現金管理業務合作協議》相關法律事宜。

由於公司無法核查康得投資集團賬戶的現金流動情況,公司目前無法確定公司資金是否已經被康得投資集團非經營性佔用,公司要求西單支行向監管機構和市場公開聯動賬戶的全部運行情況。

根據公告,*ST康得7月12日公司收到證監會下發的《聽證通知書》,告知公司於7月31日上午9:00在證監會召開聽證會。

中國基金報 泰勒 吳羽前白馬股康得新(002450)崩塌成*ST康得之後,賬上的122億現金消失之謎依舊在發酵。

在交易所的步步追問之下,雖然*ST康得後來接着公告,並未說明大股東是否划走及佔用了公司的資金,但通過《現金管理合作協議》的內容,也為我們進一步了解資金去向提供了線索。

2019年7月5日,康得新收到證監會下發《事先告知書》。根據《事先 告知書》認定的事實,公司2015-2018 年連續四年凈利潤實際為負,觸及《深圳 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違法強制退市實施辦法》第四條第(三)項規定的重大違法強制退市情形,公司股票可能被實施重大違法強制退市,公司股票自2019年7月8日起停牌。

(1)說明*ST康得聯動賬戶業務的具體情況,並結合上述情況說明北京銀行西單支行是否存在串通*ST康得管理層舞弊的情形;

  在5月7日晚间的公告中,公司网银显示有122亿元存在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简称“西单支行”),然而,西单支行却回函称“账户余额为0”。

銀行賬上資金去向,查詢流水就可以清楚看到,然而西單支行並不配合。*ST康得將起訴西單支行。

*ST康得年報顯示,公司賬面貨幣資金,其中122.1億元存放于北京銀行西單支行。

7月19日晚間,*ST康得公告稱,公司目前正積極開展相關調查及聽證準備工作,公司股票將繼續停牌。

隨着深交所的連環問詢,*ST康得與北京銀行的協議曝光。原來,控股股東康得投資集團與北京銀行簽訂了《現金管理合作協議》,其賬戶餘額按照零餘額管理,即各子賬戶的資金全額歸集到康得投資集團賬戶。

*ST康得表示,公司不排除公司資金通過《現金管理合作協議》被存入康得投資集團及其關聯人控制的賬戶的可能性。

5月17日,北京銀行西單支行回函稱:「本支行與康得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及貴司等成員單位簽訂的《現金管理業務合作協議》,系各方在真實意思表示的基礎上依法簽署,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等相關法律法規規定,協議合法有效。貴司《商務函》所述『《現金管理業務合作協議》因違法而自始無效』等內容,與事實不符。」

這意味着,上市公司*ST康得有122億元在賬上,但按照這個聯動賬戶的設置,錢就會被劃去控股股東的集團母賬戶。這就導致了公司網銀顯示有122億元存在北京銀行西單支行,然而,西單支行卻回函稱「賬戶餘額為零」。

原來st康得新的大股東,康得投資集團(持股24%),在北京銀行西單支行簽署《現金管理合作協議》,為康得投資集團及其下屬企業提供現金管理服務網絡服務。

由於賬上大量資金,卻無法還債。*ST康得引發了質疑和追問,也將賬戶上的資金餘額為0的情況暴露出來。

  康得投资集团可以直接划走*ST康得的资金。公告表示,“根据《现金管理合作协议》,康得投资集团与康得新的账户可以实现上拨下划功能;因此,康得投资集团有机会从其自有账户提取康得新账户上拨的款项。”

(2)說明北京銀行存款和函證業務內部控制是否健全,本次非公開發行優先股是否符合《優先股試點管理辦法》第十八條的相關規定。請保薦機構及申請人律師核查並發表意見。

2、康得新與大股東康得投資集團和北京銀行西單支行違規簽訂了《現金管理合作協議》,使得上市公司與控股股東在資金管理和使用上產生了混同,為控股股東佔用上市公司資金開啟了方便之門。

虛增利潤總額119億元是個什麼概念?

119億利潤全靠「虛增」康得新財務造假的事情,相信大家都知道了。簡單而言就是連續四年利潤造假119億。

證監會發行監管部要求北京銀行說明兩點:

根據《現金管理合作協議》,賬戶資金集中採取實時集中方式,當子賬戶發生收款時,該賬戶資金實時向上歸集,子賬戶同時記錄累計上存資金餘額,當子賬戶發生付款時,自康得投資集團賬戶實時向下下撥資金完成支付,同時扣減該子賬戶上存資金餘額。賬戶餘額按照零餘額管理,即各子賬戶的資金全額歸集到康得投資集團賬戶。

賬戶實際餘額指子賬戶實際存款餘額,如採取此方式,根據前述零餘額管理方式,子賬戶均會顯示為零。

這次證監會也出手了,要求北京銀行說明支行是否串通康得新管理層舞弊。

4月30日,*ST康得披露122.1億元存放于北京銀行(601169)西單支行。不過,公司3名獨董和會計師事務所卻對122億元存款真實性提出強烈質疑。

證監會要求北京銀行說明支行是否串通康得新管理層舞弊

因此就產生了一個概念:這122億便成了應計餘額,而康得新的賬戶實際餘額還是0。

但此前,公司獨立董事張述華、楊光裕、陳東對122.1億元的真實性表示強烈質疑!

但是,由於康得新自己賬戶的對賬單並不反映賬戶資金被上撥的信息,*ST康得沒有內部划轉的原始材料,所以康得新及其下屬公司無法知悉是否已經發生了與康得投資集團的內部資金往來。

今日关键词:张天爱徐开骋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