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北京还是济南在鼓励发展夜间经济的政策中-新闻发言人培训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经济夜间-不管是北京还是济南在鼓励发展夜间经济的政策中

国足7-0关岛

「如果不實行24小時營業,在關店前和開店時的收尾和籌備工作壓力非常大,可能要把夜用六個小時的工作在前後各一個小時去完成。」上述Today便利店負責人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21世紀經濟報道採訪發現,深夜打烊或者24小時營業的餐廳大多會選擇在用餐晚高峰結束后、公共交通停運前讓一部分員工下班,由夜班人員接手工作,以節省一部分員工回家的通勤成本。

對於便利店來說,夜間歇業其實並不能節省很多電費,便利店主要用電來自冷櫃等用於儲存鮮食產品的設備。即使關店這部分用電費用仍然不能省去。

那麼,北京的夜間生活究竟如何,夜間經濟現狀如何?7月15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走訪多個代表性商圈。

據相關機構統計,截至2019年3月,在擁有地鐵的32個城市裡,有近一半的城市,在22點過後還可以搭乘地鐵回家。其中西安的平均末班車最晚,在23:45。上海、北京、廣州22點之後仍在運營的地鐵站點最多,超過200個。

利好政策下的城市夜間經濟現狀如何,深夜開店的餐飲商戶、24小時便利店的生意經是怎樣的?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走訪北京三里屯、簋街等夜生活活躍的片區,一窺北京夜經濟消費生態。對於夜間是否延長營業時間,商戶們更多的還是考慮成本營收情況,企業界人士和專家呼籲夜間經濟刺激政策應該更貼近市場需求,包括規劃街區時也要做好人流量、消費能力等方面的前期調研,另外做好交通等方面的公共配套服務。

企業方面在接受採訪時提到最多的政策建議還是交通等基礎設施配套,比如紐約有24小時地鐵,香港的地鐵是凌晨后收班,給深夜回家的普通工薪族回家的公共交通保障。

據介紹,夜間也是便利店進行修整、維護狀態的時間,店員會利用夜間進行收尾工作和第二天的籌備工作,包括理貨和清潔衛生等,以期望在第二天早高峰給顧客展示精神飽滿的狀態。

他建議先做好市場調研,比如商圈人群密集度、年齡構成和購買力情況,都需要因地制宜,如有些核心商圈可能到晚上就沒有人,上班族下班后得趕回通州等遠城區休息。另外,如果太晚下班,員工回家已經沒有公共交通可搭乘,打車成本對餐飲員工來說較高。

對於地方政府鼓勵商場延遲關門時間和打造深夜食堂的做法,一家知名餐飲企業副總表示,對於企業來說,首先要考慮的是人員配置以及成本和利潤等各方面的問題,如果沒有人來吃飯,延長營業時間不可持續。

朝陽合生匯「深夜食堂2.0」是北京朝陽區點亮夜經濟的標杆工程,5月份重新開業。這裏響應政策呼籲,延長了營業時間。在朝陽區合生匯,霓虹燈上標註着「延長營業時間至24點」的字樣。商戶反映這裏只有部分規模大一些的餐廳會營業到24點,一些小飯店和非餐飲類的店鋪都會選擇在夜裡10點至11點間就閉店打烊。

該統計報告還指出,深圳有超過60%的公交站點在22點以後依舊有線路運行。而北京排在20名之外。

7月15日夜裡10點半,剛和朋友購物完準備回家的郭女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她們準備趕去乘末班地鐵,因為這兒很難打車,有的時候網約車需要等待很久才被接單,她們要爭取趕在地鐵停運前回家。

相對餐飲企業來說,便利店企業對24小時營業的積極性似乎更高一些。在全國開有400多家門店的Today便利店的一位負責人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相較於非24小時店鋪,24小時店的營業額平均多出約500元,算上夜間的人力成本、電力等店鋪運營成本后,其實並沒有太多的增量利潤。

近兩年多地出台「推進夜間經濟發展」的舉措。近期包括北京、濟南出台新政策,其中北京提到延長地鐵運營時間,鼓勵發展24小時書店、24小時便利店等。

為何地方近年熱衷夜間經濟?這與消費對經濟的拉動作用越來越明顯有莫大關係,而有調研數據稱,城市人群一半以上的消費發生在夜間,發展夜經濟成為城市刺激消費發展經濟的重要舉措。國際大都市包括紐約、倫敦等都有相應的夜間經濟運作機制,紐約還在2017年成立了夜生活辦公室,為紐約帶來一年191億美元的經濟產出。

一位經常活躍在深夜三里屯的媒體人小王介紹,打車難是三里屯商圈的痛點,參加完時尚party的達人們有時候不得不選擇坐三輪車回家。途經的十號線地鐵也是十點多就結束運營,延長地鐵運營時間以及增加的士調度是三里屯年輕人們夜間出沒的剛需。

除此之外,在一二線城市,白天會有很多的交通限制。所以對於很多餐飲店和便利店來說,貨物配送一般被安排在夜間,以提升配送效率。

晚上8時許,記者走訪時正值飯點,「深夜食堂」里絕大部分餐廳上座率約百分之六七十。一位工作人員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十點以後,來這裏吃飯的人不多。

在7月12日召開的媒體通氣會上,北京市交通委相關負責人介紹,北京地鐵1號線和2號線將在每年5月至10月,每逢周五工作日及周六休息日延長運營時間,沿線各站末班車發車時間至0:30以後,以保證消費者夜間出行的便利,提升夜間消費力。

區別於東城區簋街的老北京夜生活,即便是工作日的夜晚,三里屯街區更符合人們對都市夜生活的想象,酒吧街和商圈到處是年輕男女。商圈的24小時三聯韜奮書店,也很有人氣。店裡的老顧客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即使到了後半夜書店也會有很多人,有的是晚歸人,有的是起早過來讀書,有的是在書店刷夜。

正在激活中的北京夜生活習慣南方城市生活的人,到北京來會發現,這裏的夜生活除了夜間加班多外,夜間消費娛樂生活並沒那麼豐富。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包括上海、北京、深圳在內的多個城市都會在周末選擇延長部分地鐵線路的運營時間,以方便消費者夜間出行。

「我們希望給顧客留下無論什麼時候我們的店鋪都開着的印象。」這位負責人告訴記者,在一線城市和商務活動頻繁的地區,夜間的消費需求會比較大,而便利服務的本質就是隨時隨地滿足顧客的消費需求。

編者按近年來,消費成為經濟增長的主動力,而夜間成為消費者消費的主要時間,成為提升消費的重要「戰場」,多個城市也出台政策鼓勵支持夜間經濟的發展,提升夜間消費活力和場景。記者在走訪多個商圈發現,夜間經濟的發展,除了政策的支持外,還需根據市場實際需求進行合理配置,包括公共交通等方面還存在着短板,商家和專家也呼籲發展夜間經濟需要貼近市場,提供更加方便的公共交通等基礎設施。

王暉說,在全球經濟大環境不景氣、北京向外轉移非首都功能、經濟轉型的背景下,夜經濟定將成為新的經濟增長點。但北京發展夜經濟的同時,對其治安和食品衛生方面的監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對於夜經濟的治理機制,從國際大都市經驗來看,包括阿姆斯特丹、倫敦和紐約都有相應的夜經濟24小時城市運作機制。2017年紐約設立了夜生活辦公室,2019年該部門發佈的紐約夜生活經濟報告顯示,紐約市夜生活對經濟的直接影響為提供了19.6萬個工作崗位、62億美元的工資和191億美元的經濟產出。其中餐飲和藝術類消費是紐約夜生活消費最大的兩個類型。

商家的夜經濟生意經不管是北京還是濟南在鼓勵發展夜間經濟的政策中,都提到了要引導商圈商戶延長營業時間,還規劃了一批夜間商圈,打造示範街區。從記者走訪的北京「深夜食堂」樣板工程來看,商戶還是根據人氣調整營業時間。

首都經貿大學城市學院副教授王暉建議,應結合市場實際需求穩步發展夜經濟,不要誇大夜經濟的實際需求量。他表示,其實有許多市場自發形成的夜經濟活躍的城市,比如廣州、香港、台北等,但北京冬天寒冷,夜經濟主要還是在夏季繁榮。

在北京的另一自發形成的「深夜食堂」據點簋街,夜裡9點半后食客也不多,一些餐廳工作人員較為空閑,站在路邊拉家常。一家火鍋店的廚師解釋,因為是非周末時間,9點半以後客人已經不多了。幾家餐廳門口都擺放着顧客排隊等待叫號時坐的椅子,但沒有一家餐廳需要排隊,均可直接進入。

點亮夜經濟政策還需要什麼?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包括北京、濟南、遼寧、石家莊等多地的夜經濟刺激政策發現,政策主要集中在打造夜經濟新地標、新商圈,開展城市亮化工程,打造夜間文化IP,搭建「深夜食堂」等。除此之外,很多城市還提到將從水、電、人工等各個方面補貼夜間營業的店鋪。

目前北京在新政策里提到了設立夜經濟「掌燈人」,上海在今年4月份推出首位「夜間區長」和首批「夜生活首席執行官」, 濟南還鼓勵各區縣公開招聘具有夜間經濟相關行業管理經驗的人員擔任「夜生活首席執行官」,從夜經濟管理機制方面,中國的城市正在跟國際接軌。

夜間生活是城市的靈魂,也是消費經濟的核心動力之一。

今日关键词:银湖网被立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