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买入秋林集团是基于公司当时不错的经营情况和百年品牌-破天荒游戏-垫江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经营投资者-他买入秋林集团是基于公司当时不错的经营情况和百年品牌

2020年高考报名

投資者:曾以為董事長要回來,可沒想到···

另一方面,因黃金板塊的子公司今年1月簽訂的一系列合同未收到交易對象的回函確認和款項,對此,秋林集團亦將存貨金額9.85億元及對應進項稅額1.58億元轉入其他應收款。秋林集團還就此判斷,2018年底公司存貨的真實性存在問題。

「目前存貨情況還需要核實。」潘建華表示,由於公司出現了董事長和副董事長失聯的情況,會計師給應收賬款的公司發函,對方不理,也不給回函。

「董事長和副董事長消失快半年但卻沒有任何消息,這實在很蹊蹺。在這種時刻,大家都很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這位股東說道。

吳立駿律師說道,秋林集團當前自認2018年存貨不實與虛假營收,這或可表明該公司存在嚴重的財務舞弊行為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行為。股民可依據證監會未來的調查結果,正式向有關責任方進行起訴索賠。不過,其預計訴訟進程將是一場漫長的拉鋸戰,明確結果出爐或許要等到2年之後。

在與記者交談過程中,隋吉平多次以「內控的局限性」為由,回應公司其他高管對黃金業務不知情的現狀。而針對董事長失聯和黃金製品存貨消失等事件的新進展,他同樣表示無法提供更多消息。

提到秋林集團與華夏銀行的糾紛,隋吉平顯得有些氣憤:「(為了取回)我們的募集資金,工作人員帶着全套的合規材料,但是在華夏銀行就是取不出來。我們當場就報案處理,之後也全部公告了。公司同時將此事舉報到了銀保監會。」

在哈爾濱東大直街,一座淡綠色的巴洛克式建築靜靜佇立在這裏,見證了冰城近一百二十年的繁華與變遷。建築上方,「秋林公司」的字樣歷久彌新,如今這裏仍是哈爾濱最重要的百貨商場之一。而商場所屬的秋林集團(即*ST秋林,600891,SH)旗下,更是有著名的格瓦斯、大列巴等具有濃郁俄羅斯風情的冰城特產。

這次投資失敗對他的個人生活帶來了不小的影響。不久前,老周的愛人完成了心臟支架手術,老周不得不四處籌錢為愛人治病。「如果當時沒投這個的話,手術費就不一定跟別人借了。」老周嘆息道。

根據秋林集團的公告,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的《協助凍結存款通知書》及其《回執》顯示,秋林集團存放在華夏銀行天津支行募集資金專戶中的資金,曾於去年12月流向公司在該行開立的其他三個輔助賬戶。而由於其為天津市隆泰冷暖設備製造有限公司開展保理業務提供了質押擔保,上述資金現已被司法凍結。

「從公司角度來講,我們目前掌握的情況就這麼多,已經全部披露過。」隋吉平說道。

在公司最近的一場股東大會上,現任高管、中小股東和媒體的對質將秋林集團困境交織的現實逐一呈現。

「我們也是今年2月過完春節才發現董事長失聯的,一發現了就趕緊找,交易所也在找,我們也在找。」潘建華這樣說道。但時至今日,二位高管的去向仍是個謎。

作為一名國企退休員工,年近70歲的老周是個不折不扣的老股民。但4月入手秋林集團股票之後,老周眼看着自己的投資打了水漂。

但就眼下的秋林集團而言,資金缺乏是公司保殼最大的阻礙。

黃金存貨消失:窟窿有多大至今弄不清

實際上,在證監會對秋林集團進行調查之後,已有不少投資者開始了法律維權。記者從上海東方劍橋律師事務所吳立駿律師團隊處了解到,目前委託其處理維權索賠事宜的秋林集團股民已超過50人,總理賠金額超過500萬元。

受黃金業務拖累,秋林集團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資金困境。年報顯示,2018年內,公司的凈資產已由30.29億元降至負11.01億元。雪上加霜的是,本可以幫助公司解決燃眉之急的3億元債券募集資金也被銀行凍結。

如果不是秋林集團突然爆發的危機,潘建華或許已經在準備自己的退休事宜。但眼下,其不得不周旋于監管部門、當地政府和投資者之間,硬着頭皮接下了公司前任董事長留下的「燙手山芋」。

「不是想接,我是沒辦法。在這種特殊時期、特殊節點,如果我們不幹的話,那企業就徹底垮了。」談到接手秋林集團,潘建華顯得有些無奈。

秋林集團糟糕的經營和財務狀況隨即表現在了其2018年年報中。報告期內,公司全年實現營收47.24億元,同比下降30.68%,凈利潤為負41.31億元,同比下降2625.23%。

用老周的話說,他買入秋林集團是基於公司當時不錯的經營情況和百年品牌,買入之時,秋林集團也屬於低價股範疇,每股凈資產高於當時股價。但誰能想到,剛入手不久,公司股價便出現了連續跌停的局面,怎麼也賣不出去。

另一方面,由於缺乏資金,秋林集團的黃金業務也難以為繼。據潘建華透露,如果有錢購買黃金原料,黃金工廠就可以恢復生產,這或將帶來可觀的收入。而在黃金工廠遲遲未能復產的情況下,秋林集團的主營業務再度聚焦到了食品和零售。年報顯示,2018年度,公司商品零售和食品加工業務的總營收不過4億元,不足公司總營收的10%。儘管以上業務處於盈利狀態,但想要藉此盤活公司卻顯得有些「杯水車薪」。

秋林集團副總裁兼董秘隋吉平坦言:「目前公司剩下的都是職業經理人。本着對百年企業的責任,對員工的責任,對投資者的責任,所以(職業經理人們)一直在堅守和努力,希望公司能重新走上正軌。」

在股東大會上,潘建華表示,目前秋林集團的首要任務就是不退市,然後再搞經營。公司會想辦法保住上市公司這個殼,同時也會積極配合證監會的立案調查,最大限度保護股東的利益。

股民最關心的問題是,秋林集團未來將走向何方?在當下關頭,沒有人能給出答案。但作為哈爾濱的百年企業,政府方面的關注為其帶來了一絲希望。

董事長的失聯拉開了秋林集團危機的序幕,一場被外界稱為「黃金大劫案」的戲碼正式上演。根據會計師事務所對秋林集團出具的2018年審計報告,因涉嫌賬款不實、存貨「丟失」等問題,公司在當年共計提了36.95億元的壞賬損失。按照當前的金價換算,這一金額可摺合近10噸的黃金價值。

與客戶之間的買賣流程和賬款往來本應透明清晰,但現實情況卻是迷霧重重。當前,秋林集團昔日的交易對手也與公司形同陌路,對於其回函等請求視而不見。

也正是在此時,上市公司方面首次表示,與董事長李亞、副董事長李建新失去聯繫。

在股東們相繼落座后,年近六旬的潘建華在工作人員的指引下走向了標註着「公司董事長」的席位。進入會議室的潘建華顯得面色鎮定,但她心裏清楚,秋林集團早已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亂」之中,而頂着集團總裁和代理董事長的身份,她自己也將在這次特別的股東大會上直面投資者的種種質疑。

儘管應急領導小組臨危受命,但公司割裂的管理層結構和糟糕的內控水平依舊受到了外界的質疑。根據秋林集團對外發佈的公告,黃金業務板塊一直由公司董事長李亞和副董事長李建新負責,二人對相關子公司的經營業務超過公司董事會授權範圍,由此出現的問題也並非公司所能控制。

談及對秋林集團當前遭遇的看法,老周表示,賬款和存貨是不是被人偷、被人賣了都不清楚,公眾都是猜測,但最壞也就是這樣了。現在公安和證監會都介入調查了,股民能做的或許只有等待。

正副董事長失聯:職業經理人不幹,「企業就垮了」

「不是想接,是沒辦法。」董事長失聯后,公司內部職業經理人被迫上台接手了秋林集團這塊「燙手山芋」,卻因對之前公司的黃金業務所知甚少,面對巨額財物窟窿顯得束手無策。公司外部,本可解其燃眉之急的3億元債券募集資金「意外」遭遇凍結,秋林集團的資金危機雪上加霜。

但弔詭的是,秋林集團表示,從未在過往的董事會及股東大會上審議或決策過這一擔保事項,也未開立過上述三個輔助賬戶以及向該等賬戶轉款。對此,秋林集團已向哈爾濱公安局報案並對此展開了信訪,相關案件正在偵查過程中。

百年的發展歷程讓秋林集團頗具滄桑之感。但董事長、副董事長突然失聯、巨額黃金存貨離奇「消失」、應收賬款涉嫌虛構收入……百年秋林集團,正因一場涉及數十億元金額的黃金迷案風雨飄搖。

伴隨秋林集團危機的逐漸發酵,公司股價也在近幾個月一路下跌。今年1月份,秋林集團股價一度摸高至6.88元,但截至7月15日收盤已跌至1.59元。在此期間,持有秋林集團股票的中小投資者損失慘重,來自哈爾濱的老周便是其中一位。

無論公司過去的內控水平是否存在問題,眼下各方已無暇去追究。因對黃金業務的不了解,秋林集團新的管理層在「善後」過程中也面臨困境。

記者查閱秋林集團的資產負債表發現,截至今年第一季度末,秋林集團的負債總額高達25.84億元,短期借款5.58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8.68億元。而此前和華夏銀行的糾紛導致秋林集團「16秋林01」公司債券回售本金和利息未能按時划轉,構成債券違約。

對於秋林集團今後的走向,隋吉平坦言,目前集團會全力以赴支持監管部門將問題查清,但公司後續發展依舊無法確定。「我們只有努力去爭取最好吧。」隋吉平這樣說道。

另一位股東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他買入的時候已經知道秋林集團董事長失聯一事。但依據其十余年的投資經驗,董事長總歸是要回來的,可沒想到,秋林集團暴露的問題越來越多。

記者從公司方面了解到,由於秋林集團特殊的歷史背景,省政府對其提出了「保殼保經營」的期許。

商品零售與食品加工雖盈利,但佔比不足10%

伴隨着巨額虧損年報的發佈,公司被證監會立案調查,隨即又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秋林集團的危機在幾個月間迅速發酵。期間,潘建華被推選為公司的代理董事長,公司內部亦成立了應急領導小組,集中處理當前的各種問題。

面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及參會股東拋出的問題,秋林集體高管在接近3個小時的交流中頗顯無力。儘管已經獲得政府層面的關注,但職業經理人這根「獨木」還能支撐秋林集團多久?面對退市的風險,面對套牢的股民,四面楚歌之下,職業經理人也「弄不清」窟窿有多大、解決危機只有「儘力」、公司未來走向「無法確定」。

根據審計報告,截至2018年末,秋林集團的壞賬準備餘額高達38.82億元。其中,黃金板塊應收款合計22.91億元。「因大部分未收到回款,或者收回款項之後又轉走」,秋林集團認為涉嫌虛構收入,已將其全部轉入其他應收款,並全額計提壞賬準備。

而對於投資者來說,只要秋林集團的殼能保住,其遭受的損失便有可能得到部分彌補。老周說道,從短期來說,大家都希望能查清秋林集團的迷案,從而使公司遭受的損失得到定性。公司如果能在今明兩年減少虧損幅度,或者實現扭虧,那就可以摘掉ST的帽子,股價就不至於太低了。

今年2月,秋林集團接到天津市公安局向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出具的《協助凍結財產通知書》,凍結股東天津嘉頤實業有限公司、頤和黃金製品有限公司、黑龍江奔馬投資有限公司所持有的公司股權。以上三方股東為一致行動人,以合計持有超51%的股權對秋林集團絕對控股。

今日关键词:李菁菁宣布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