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坚持要他们把父亲送去医院-朝阳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医生一个-还是坚持要他们把父亲送去医院

宁夏大学回应质疑

02沒有床位、試劑緊張,父親無法確診

1月18日凌晨,我帶着父親去看門診。

在紅十字會醫院的ICU病房裡,我一直等着父親的轉院名額,希望能把他轉到金銀潭醫院去,那裡的治療條件要好一點。但是現在才發佈了160個名額,每家醫院都在申請,能不能去還不知道。好在這次治療中,除了前期門診費用是我們自己出的,後期武漢市政府出台政策后,後續治療全部免費,算是這場焦慮等待中的唯一一點小安慰吧。

原標題:前線資源依然緊缺!武漢一家三口染病,卻無法確診?

1月17日,父親出現了呼吸不過來的情況,18日凌晨,我把父親送到了協和醫院(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協和醫院)門診。

當時排隊就花了三四個小時,而看完病後,我們在1月19日下午才知道檢查結果,顯示父親的肺部有感染,而醫生只開了口服的葯。從問診到拿到治療藥物,這中間間隔了近兩天的時間。

除夕那一天,大多數家庭團聚的時候,劉雪把生病的父親送進了武漢紅十字會醫院的ICU病房。在武漢新型肺炎疫情的蔓延下,原本身體就不太好的父親出現了危重情況,但彼時尚未確診為新型肺炎。

晚上九點多,很多家庭正看着春晚吃年夜飯的時候,劉雪從醫院回到家,「有點不敢上樓。」因為母親上午給她打過電話,說自己體溫升高,感覺不舒服。此前在醫院檢查中,母親已被發現有單邊肺部感染。劉雪不知道要怎麼處理母親的病,是否要將她送到發熱門診?

1月25日,我自己也去醫院檢查,發現左肺上葉有輕微感染。現在的問題是醫院不能確診,即使確診了也沒有特效藥,只能靠我們自己的抵抗力去抗。

兩個通宵后,父親太累了,只能回家睡了一覺。兩天下來,病情沒有任何好轉,甚至越來越差。到後來父親已經完全喘不過氣來了,我只好打了120。但120說「醫院已經沒有接收住院患者的地方了,可能去了也是白去」。我知道現在醫療資源很緊張,但即使如此,還是堅持要他們把父親送去醫院,我當時的想法是:最重要的是先把父親送到醫院,至於醫院收不收,到了再說。

  协和医院发热门诊告示

即使想轉院到金銀潭醫院,也是需要走流程的。醫院會把病人情況上報到衛生健康委員會或者疾控中心,由他們那邊來判斷病人是否要轉到金銀潭。病人到了金銀潭醫院,才能做肺炎的確診環節。

凌晨的發熱門診,人非常非常多,看病過程非常艱難,等待結果的時間也很「漫長」。

我一邊是害怕擁擠的發熱門診,另一邊也擔心母親實在受不了這樣折騰,就開始在朋友圈求問有誰能開到葯,只能讓母親繼續吃藥試試看,暫時讓她隔離在家裡。

劉雪是獨生女,父母今年62歲,兩人生病後一直靠她一個人照顧。因為分身乏術,她讓母親在家休息、吃藥,獨自將父親送到醫院。母親的葯吃完了,她就在朋友圈發了一個求葯信息。

其實早幾天前,父親已經開始發燒了,但是那時候還沒有人傳人的說法,所以我們就只當作是普通的感冒,自己去打針,沒有重視。直到父親出現呼吸急促的現象后,我才意識到這可能不是「感冒」那麼簡單。

1月25日下午,湖北召開新型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發佈會。湖北省醫保局副局長劉松林介紹,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導致的肺炎,早診斷早治療非常重要。目前部分企業已經研製生產出病毒試劑盒,為將醫療檢測項目儘早投入使用,湖北省採取先試用后申報辦法,允許在醫療機構先試用,疫情解除后再按程序審核。

在這種情況下,一個人照顧兩個老人很難,真的很難。

據公眾號「中國體外診斷網CAIVD」,由於目前所研發出來的新型肺炎病毒檢測試劑盒都還未正式獲批上市,按相關法規無法進入地方醫院銷售,這也是目前各地試劑盒緊缺的一個重要原因。

讓母親繼續在家吃藥,也是沒有辦法、很糾結的選擇。因為去看發熱門診實在太折騰了,打針排隊的人特別多,可能需要花費10個小時。

好在這一局面即將得到改善。1月26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主任、黨組書記馬曉偉在新聞發佈會上介紹,今明兩天,將再派出12支1600多人的隊伍,而疫情防控急需的物資,有關部門也正在加緊協調,確保及時足額到位。

當時劉雪最擔心的還是父親的身體。1月25日晚上9點多,她告訴21新健康記者,正在等父親的轉院名額。「希望父親能轉到金銀潭醫院,那裡治療條件要好一點。但是現在才發佈了160個名額,每家醫院都在申請,能不能去還不知道,我們在等結果。」

在協和醫院的留觀室輸了兩天液后,父親被轉診到了紅十字會醫院,這是政府的統一安排。

以下為劉雪的口述。01在擁擠的發熱門診,父親熬了兩個通宵吸氧、打點滴

1月25日,我又帶她去社區醫院拍了個片子,發現病情又有發展,已經由單邊變成兩邊肺部感染了。我馬上又去紅十字會醫院給母親掛了號,拿着社區醫院的檢查結果給醫生看。醫生還是讓繼續吃藥,再觀察兩天。

在這一家三口的悲劇背後,是檢測試劑盒等重要物資短缺的嚴峻局面。

後來發現吃藥不能解決問題,我母親就自己去社區醫院打針。

到了晚上,父親狀態更不好了,出現了呼吸困難,也沒有辦法好好走路了。所以,我在1月20日凌晨,又一次將父親送到了協和的發熱門診。這一次,父親留在了門診,因為無法正常呼吸,他只能一邊吸氧一邊打點滴,就這樣在門診熬了兩個通宵。

在紅十字會醫院待的第二天晚上,我準備走之前,看了一眼父親胳膊上的監測器,上面顯示他的心跳頻率很高,180;同時血壓很低,在戴面罩吸氧的情況下血氧飽和度只有七八十。因為病情危重,在除夕那天,父親被轉到了ICU重症監護病房。

1月24日,除夕,母親不舒服,在家躺了一天。

03朋友圈求葯,把母親隔離在家一方面是父親病情危急,另一方面,其實母親的狀況也不是很好。

但這種局面將在快速審批通道開啟后得到改變。以往申報一個三類醫療器械大概需要2年,開通綠色通道后,可縮短在1個月內,直接得到葯監部門的正式批准,進入市場。在當下疫情嚴峻的情況下,新型肺炎病毒檢測試劑盒這種全新事物得到了臨床驗證,國家也加速了這方面的工作。

送到協和急診后,醫生查出父親的血氧飽和度大概只有百分之五十幾(人體正常含氧量為95%以上),差不多到危重級別了。因為情況嚴重,醫生讓他留在醫院的留院觀察病房。

但在ICU里,父親也一直沒有被確診是不是新型冠形病毒感染的肺炎。據我所知,除了金銀潭醫院外,其他醫院都沒有辦法確診,只有金銀潭醫院有專業檢測設備和核酸測試,然而可供檢測的試劑盒聽說也嚴重不足。

但是,在吃了一天葯后,父親的情況並沒有好轉。聽醫生說沒有完全對症的葯,每家醫院開的幾乎都是同樣的大處方。聽說藥物也比較緊張,不過基本還是能保證開到。

而且,1月26日開始,武漢對機動車進行禁行管控,再去醫院就會很麻煩。如果吃藥真的沒用的話,我沒辦法自己開車送母親去醫院,只能聯繫社區,讓他們統一派車帶母親去看病了。

1月19日,我也帶過母親去協和醫院拍片子,當時顯示單邊肺部感染,醫生只給開了一盒葯。我當時還有點開心,以為母親的問題不大。

1月26日中午,劉雪哭着告訴21新健康記者,父親在昨晚11:08去世了,沒有等到轉院,也沒來得及確診。

今日关键词:好想你出售百草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