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自己取了一个很有中国文化底蕴的中文名字:贾客暮-金鲨银鲨游戏-温州新闻综合频道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大学一个-给自己取了一个很有中国文化底蕴的中文名字:贾客暮

郭富城被暴徒围堵

賈客暮在廣州到處找東西拓印,下水道蓋、破牆面、爛木頭

  

也祝福他實現自己的夢想

  

作品的用墨也十分特別:濃墨與淡墨、紅墨與黑墨的相互融合描繪距離;

一開始,在沒有老師的指導下,賈客暮通過臨摹《芥子園畫譜》自學山水畫。「據說,清代畫家都是從這個開始學畫畫。」他向小新展示了畫譜里的一部分圖文。賈客暮從中挑選了與山水畫有關的書譜與山石譜逐一臨摹,在隨後的2年多時間里,他臨摹了上百個石頭、樹枝等。2016年,賈客暮拜師畫家胡江,「以前沒有人告訴我哪裡畫的不好,現在有胡江老師指導,我又重新把《芥子園畫譜》里的石頭、樹木全都臨摹了一遍。」

  

賈客暮的篆刻作品賈客暮熱愛旅遊,但不愛去景點,更願意去農村或者更加原始自然的地方,而每一個地方的文化,又讓他不斷得到學習。

畫作運用長卷,來表達距離的近和遠,時空的古與今。

墙面肌理拓片  

  

  

  

2011年,賈客暮獨自來到了廣東,在廣州大學開啟了一段中國文化的探索之旅。

朽木拓片此外,在《萬里江山》這幅作品中,有很多不同的印章,是賈客暮臨摹古代不同國家印章,自己刻出來的……

今年2月份,賈客暮用了一星期的時間完成了一幅長達7米多的水墨畫作品《萬里江山》。

長達7米的《萬里江山》畫卷。

除了令人驚嘆的國畫技藝,賈客暮還會寫篆書書法。還記得嗎?賈客暮正是因為書法而愛上了國畫。同時,因為喜歡印刷術的原因,他還學會了拓片和木版畫。

「I did not think about anyting, jut follow myself.」對於要畫的景物,賈客暮大多並沒有什麼具體的「計劃」,而是受自己內心情感「驅使」筆墨的變化,讓所畫之景與人沉浸在一起。

因為一次偶然的交換生之旅一位來自意大利的小伙喜歡上了中國書法

使命:讓大家了解不一樣的文化

佩魯賈是意大利中部的城市,很少有機會能接觸到中國的文化藝術。賈客暮說,身邊的家人、朋友更對中國很陌生。在碩士快畢業之際,賈客暮偶然參加了廣州大學的交換生項目,「我當時沒想那麼多,就想來中國看看,就報名了」。

他參加過很多展覽比如,自然印跡-當代藝術展國際青年美術創作人才培養展甚至舉辦過自己的中國畫作品個展

賈客暮介紹,畫里所描繪的山並不特指哪座山,而只是他「心中所想的山」。

他喜歡研究中國不同朝代繪畫大師的理論,「宋代畫家郭熙說過,畫山需要繞着它轉上幾圈,從各個不同角度去觀察這座山,然後你回到家再畫出來。」

賈客暮說,世界上有很多很多種文化,但是每個人了解的並不多。而當代是一個交流和融合的時代,文化和藝術的交流也是其中的一種。

他的書法、篆刻、木版畫、拓片等

賈客暮與廣州美術學院老師合影

  

西方畫是用眼睛看,畫中國畫需要用心

《芭蕉葉》系列作品之一厲害了,篆刻、木版畫、拓片,全都會

他還因此改變了碩士畢業論文的主題:從最初寫日耳曼的歷史,轉為研究嶺南畫派代表人物關山月的書法,「關山月是我第一個喜歡的中國畫家。」

「我要讓大家了解這些方面,因為世界上的文化很豐富,很不一樣」。

先来看看他画的怎么样↓↓  

長達7米,融匯12種語言的《萬里江山》

目前,賈客暮的中國畫水平已經超過了臨摹的階段,找到了屬於自己的表達方式。他的畫作里既有東方的韻味,又時常可以找到西方的特點。

畫中連綿的山峰彼此綴連,此起彼伏,仔細觀察還能見到山中潺潺的流水以及洞穴,透過洞穴隱約可見遠處的山;

  

賈客暮說,從西方人角度看中國文化,是看不出好壞或者說對於藝術的理解是完全不一樣的。如果用西方繪畫思維去學習中國畫更是難上加難。

小新也給這位超「6」的外國小伙點贊!

  

如今,他不僅畫的一手令人驚嘆的中國畫

賈客暮的書法作品但另一方面,自己國家的文化以及從小培養的思維模式,使得他在作畫時不斷與自己內心「抗爭」。

已經完全看不出來是一個外國人的作品

「西方畫是用眼睛看,而中國畫需要用心」,「中國的文化完全顛覆了我的思維,這是一個不同文化藝術碰撞的過程。」

「這東西非常厲害!」一談到書法,賈客暮顯得有些興奮,他告訴小新,在西方,油畫和文學(書寫)是完全分開、沒有聯繫的兩個東西,而中國的書法和國畫卻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

  

這位對中國文化超級「好奇」的小伙,在2019年初,又跟着廣州美術學院的一位老師學習了大概三個月多的拓片,然後拓印出了這些作品:

來中國求學之前,賈客暮所學的專業與中國文化藝術毫無關聯:2009年本科畢業於家鄉的佩魯賈大學,學的是現代文學專業;2013年碩士畢業於帕多瓦大學現代文獻學專業,主要研究的是歐洲中世紀的文學。

這位神奇的意大利小伙,給自己取了一個很有中國文化底蘊的中文名字:賈客暮。他是暨南大學意大利籍博士生,今年6月剛從文藝學專業畢業。

《大斑石》系列作品之一。一石成山,壁立千仞,紋理清晰可見,從上到下猶如瀑布從石頂轟鳴直下。天空中的雲也並不是按照中國畫雲霧的畫法,而是採用西方注重具象的技法。

  

除了《萬里江山》外,今年賈客暮還創作了12幅以芭蕉葉為主題的水墨畫系列,以及3幅大斑石系列,這兩個系列是2019年他在廣東封開縣旅遊的所見。

進而又愛上了中國畫此後又學了篆刻、木版畫、拓片……

對於中國藝術的學習,賈客暮從未止步。

今年6月份,賈客暮從暨南大學博士畢業。在意大利度過一個暑假之後,他又回到了中國,繼續馬不停蹄地去到杭州的中國美術學院攻讀山水畫創作和理論(碩士學位)。談及未來計劃,賈客暮說,將來他要回意大利去傳播中國的藝術,尤其是中國畫,一方面對於西方藝術的發展有好處;而另一方面,有助於搭建中西文化溝通的橋樑。

從此以後,他與中國藝術再也無法分開。

  

木版年畫習作《抱瓶童子》局部

用墨很深的地方可以看作是家園,而越往畫卷後走,寓意着來到了不同國家和地區,而相對應的是不同形態的河流山川,以及不同的文化。

在所有國畫表現形式中,賈客暮「偏愛」水墨畫,享受用毛筆蘸墨時那種隨心自由的感覺。他說,不喜歡被繪畫中各種條條框框所約束,只希望能遵從自己內心的聲音去作畫。

採訪賈客暮是在廣州美術學院的一個畫室里,那天他身着休閑的T恤運動褲,一頭凌亂的黃色捲髮,臉上一圈短鬍子,看起來有些不太修邊幅。

同時,在山峰周圍還被12種語言包圍着,展示了世界文化的豐富性,多樣性。

從此,一個外國人養成了每天練習書法的習慣。同時,學習國畫的想法也在他心中慢慢地「發芽」。

為了讀懂這些古人的東西(賈客暮只讀原版,他認為現代版本或者譯本已不是最原本的,或多或少加入個人主觀的看法),他平常會找老師或者朋友幫助他一起理解,「我只能不斷學習,沒有其他辦法了。」

老外把中國傳統文化藝術玩這麼「6」,在下佩服!

  

在廣州大學期間,一位好友推薦他上書法課,剛一接觸,他就被中國書法的獨特魅力深深吸引。

木版年畫(套色版)在暨南大學藝術學院學習書法課和篆刻課期間,篆書中各種生僻、「很難看得懂」的漢字,他邊練字邊查字典,一年多里他完成了數不清的書法、篆刻作品。2017年的夏天,賈客暮第一次見到中國木版畫就迷上了,於是他又開始學習木版畫。期間,他還與教授木版畫的老師玩碑拓。

  

在常人看來很枯燥地臨摹訓練,賈客暮卻樂此不疲,越臨摹越有心得。

一次尋常的交換生之旅,改變了他的一生

賈客暮的書法作品從2012年起,賈客暮開始研究嶺南畫派,他認為嶺南畫派在中國畫的基礎上融合了西方的技法和觀念,自成一格,這種具備全球化思想的繪畫宗旨與他對繪畫的理解相吻合。

  

對於賈客暮來說,學習中國藝術最困難的是克服語言的障礙,因為「看不懂古文,這個很麻煩。」

今日关键词:歌唱家胡宝善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