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快3人工计划群-趣事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参加大队-郭孝和家人一起去了新疆的核工业519队

陨石坠落吉林

中國人的故事 | 核工業的「軍魂」

直到最近,小范想要為爺爺寫點什麼的,四處找材料,她才第一次知道爺爺的英雄過往。

82歲張洪義,親歷核爆十三年

1978年,張洪義退役,但他又主動請纓進場參加了軍旅生涯中最後一次的核爆試驗,並再一次受到嘉獎。

范進。資料圖解放戰爭時期,年輕的范進被編入新四軍,先後參加了淮海戰役、渡江戰役,解放了上海、杭州、金堂島、舟山群島。1951年3月,他赴朝鮮參加了抗美援朝戰爭,1958年回國。1963年,轉業到二機部406直屬隊(核工業二一六大隊前身),1966年又轉入中核建中公司工作,直至1986年離休。

張洪義留存的證件。資料圖在部隊擔任指導員期間,張洪義兩次帶隊率領工程車進場執行核爆任務。

90歲范進,深藏不露在中核建中公司退休老人里,年近90歲的范進是個「新潮人」,他會用智能手機,熱衷於打麻將,還會跟小輩們飆幾句朝鮮語,比如你好,吃飯沒有。

原來,郭孝是一位英雄老八路。12歲便參加革命,在老家縣大隊給八路軍當警衛員站崗放哨,後來,隨軍參加了抗美援朝和解放戰爭。

郭孝。資料圖早年由於戰爭,顛沛流離的生活使得郭孝的母親已經不記得他的生日了。上世紀90年代,家人想要給老人過個生日,苦於不知道他具體的出生日期。見老人一輩子對黨無比的忠誠和熱愛,於是全家人商議后決定把黨的生日作為老人的生日。

在核工業建設初期,為了輔助研製原子彈氫彈等國家任務,曾徵調一大批軍隊官兵到核工業建設基地。他們中的一部分人後來轉業到核工業工作,身為軍人,他們那種忠誠、自律、恪盡職守的精神氣質也融入到核工業精神文化基因里。

郭孝。資料圖2015年,郭孝總是頭疼,子女便帶他去醫院做核磁檢查,並按醫生要求摘下了老人身上所有的金屬器件。可是他剛被推進去,機器就不停地發出有金屬物品的報警聲,醫生很生氣地責怪家人不符合條件還來做檢查,可全家人也鬧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老人身上並沒有安裝過金屬假體。後來經過檢查才發現,老人的額頭裡竟然有一個殘彈片。

張洪義。資料圖明明可以少執行幾次任務,卻仍要選擇親自前往核爆現場,面對孫女的不解,張洪義說:「國家養兵,必要的時候就要打仗,就要流血犧牲,作為人民的軍隊就要盡義務。為了國家的強大,為了中國人民不受外國的欺侮,我們就是要有原子彈。作為軍人要付出,要盡職責、盡義務,流血犧牲也是應該的,是無上光榮的。」

郭孝的軍功章。資料圖由於參加過多次戰鬥,額頭裡的這塊彈片,老人也不清楚是什麼時候留下的,只記得有次頭部負傷,出了很多血,緊要關頭,他從地上抓了一把土,草草地進行了止血,後來傷口愈合了,也就沒有去就醫。

中國核試驗基地紀念。資料圖他們執行核爆任務的地方是距離馬蘭基地400公里的羅布泊。那裡沙海無邊,冬季的氣溫有攝氏零下30多度,夏季地表溫度則高達50到70度,當地有「冬風如刀,夏風如燒」的比喻。剛開始,官兵們都住在帳篷里,由於風沙太大,剛搭好的帳篷轉眼就被掀翻了,被子、臉盆一下子就吹跑了,大家出去活動都不敢走遠,怕迷失方向,只能在帳篷附近1公里左右的地方活動。

很多年來,張文喆(現中核華辰職工)一直以為自己的爺爺張洪義只是一名普通的坦克兵,曾到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服役。直到今年3月,一枚紀念原子彈爆炸50周年的紀念章幾經輾轉送到了爺爺的手上,她才知道,早在轉業到中核北方燃料元件有限公司任職之前,爺爺就已經是核工業的老功臣了。在那段驚天歷史中,他是駐守馬蘭基地的一名軍人,堅守核試驗基地13年、4次執行核爆任務、3次獲得嘉獎。

他也像其他老人那樣愛散步、讀報、看新聞,尤其喜歡中央第四頻道的台海局勢分析,時不時還有自己的見解:「他們(的技術)不行啊,炮彈怎麼會打到自己的船?」「當年我都跟着部隊到福建準備收復台灣了,結果抗美援朝戰爭爆發了。」

1966年後,羅布泊的居住條件有了很大改善,不用再住帳篷了,改住地窩子。但不管是住帳篷還是地窩子都要生火盆。晚上10來點快睡覺時就把火盆點上,凌晨3、4點的時候火盆就滅了,睡着的人經常哆哆嗦嗦地被凍醒。

范進。資料圖沒錯兒,老人家也是核工業眾多老軍人中的一位。一生獲得過不少軍功章,有的已經銹跡斑駁,其中有一枚黑色的,是渡江戰役的紀念,據說是因為渡江戰役是夜間作戰,所以紀念章做成了黑色。最大的三枚都是抗美援朝戰爭留下來。

當年9月,所有現場工作都結束后,他馬不停蹄地回到家鄉,面對的卻是老母親早已過世的噩耗和家人的不解。他心裏很難過,但仍不後悔當初的選擇,因為他守護的是中國核試驗基地,守護的是軍人的使命。這是一名職業軍人應有的責任與擔當。

但范進的孫女范雅思從來沒親眼看見過爺爺的軍功章。在她的眼裡,爺爺是個低調得有點怪的老頭,他從不像隔壁的爺爺那樣穿着掛滿軍功章的外套參加座談會,也不跟她講自己從前在戰場上的故事。

羅布泊附近有條時令河——孔雀河,裏面流的是鹽鹼水,這是部隊的重要飲用水源。旱季孔雀河斷流后,大家就在河邊挖一兩米深的取水坑,用蘆葦桿兒吸水喝,但鹽鹼含量依然很高,大家喝了后都鬧肚子,兩年之後才開始用汽車從400多公裡外的馬蘭基地運水。

范進的軍功章。資料圖這些軍功章,承載了戰火硝煙,記錄了新中國的來之不易。

在抗美援朝的一次戰役中,郭孝所在的連隊只有2個人活了下來,其他的同志全部犧牲。營長要求郭孝火線入黨,重新組織戰士再次發起衝鋒,時任少尉排長的郭孝說:是不是共產黨員,我都要衝在最前面!我願意為祖國奉獻我的一切!就這樣,郭孝和戰士們一起,頂着美國戰機的連續轟炸,一次又一次地向陣地發起衝鋒。

紀念章。資料圖轉業之後,老軍人張洪義嚴守保密習慣,對以前所在部隊的工作,幾十年裡都隻字未提。今年清明節放假,孫女張文喆回家探病期間反覆勸說他馬蘭基地的事情現在已經解密,集團公司都在收集核工業的老故事,並拿出手機給他看「中國核工業」微信號上的「核工業人一家三代都很好」那篇文章,82歲的張洪義才開了口講起紀念章背後的故事。

張洪義1955年應徵入伍。1966年1月,他被編入了中國最神秘的部隊,前往新疆馬蘭基地。

在任幹事期間,張洪義第三次帶隊執行的核爆任務正是我國第一顆氫彈爆炸任務。當時他正在為任務做準備,卻接到了家中老母親病危的電報。組織上告訴他:「回不回去,自己定,如果回家,可以安排他人執行任務。」最終他毅然選擇帶隊前往核爆現場。

郭孝和家人在一起。資料圖解放戰爭以後,郭孝被分配到了核工業系統工作。那個時候,響應黨的號召,去最艱苦的地方,郭孝和家人一起去了新疆的核工業519隊,在核工業208大隊成立的時候,又帶着一家老小從新疆來到了廣東韶關,後來又隨208大隊轉戰陝西,再到內蒙。

98歲郭孝,英雄老八路今年黨的生日來臨之際,核工業208大隊98歲高齡的退休老人郭孝也在全家人的祝福下慶祝自己的生日。與黨同一天生日,與祖國同行,老人這一輩子,也是充滿故事的傳奇一生。

直到戰爭結束,郭孝才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郭孝和家人在一起。資料圖在核工業二〇八大隊,像郭孝這樣的老人還有很多,他們經歷過戰爭,吃過不同的苦,受過不同的罪,但是,他們勇於擔當,敢於奉獻!為黨,為國家,為核工業奉獻着自己的一生!

今日关键词:苹果重返市值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