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预计8月美联储降息预期为100%-天津招考资讯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市场美联储-市场预计8月美联储降息预期为100%

天气之子中国版

不過,此後威廉姆斯出面澄清——只是基於研究的學術演講,而不是關於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即將在會議上的潛在行動。這使降息50bp的概率從65%降至20%以下。

上述外匯交易員稱:「考慮到下半年英國硬脫歐風險增加,英鎊必然拖累歐元表現,雖然市場預期美聯儲或兩次降息,但當靴子落地后美元表現可能並不會差,下半年美元指數可能在94~99高位震蕩,總體下行空間較為有限。」

周艾琳美聯儲可能開啟近10年來的首次降息,目前華爾街不同意見湧現,已經「炸開了鍋」。而中國交易員也在屏息凝神等候議息會議結果,為下一步交易尋求方向。

外匯市場方面,交易員普遍認為,不應該將美聯儲可能降息與弱美元周期開啟畫上等號。6~7月國內季節性購匯明顯,國家外匯管理局統計數據顯示,銀行6月全口徑結售匯逆差129億美元,相比5月的順差206億美元,客戶購匯明顯,主要原因是6~7月為在港上市中資企業股息購匯的季節性時點。

也可能不只是「防禦性降息」對傾向於長期配置的資管機構而言,不得不三思的是:市場目前相對一致預期,美國經濟離衰退尚遠,降息只是為了「買保險」。但如果事實不是這樣呢?

早前降息50bp的預期一度升溫。由於紐約聯邦儲備銀行行長威廉姆斯表示,美聯儲應在面對不利的經濟形勢時採取迅速行動,他的一番言論導致投資者認為,此次議息會議將進行更激進的降息。

近期,繳稅期過後,國內資金面轉向偏寬鬆,短端債券收益率有所回落,一年期債券品種普遍下行2~5bp。交通銀行(601328)金融市場業務中心交易員對記者稱,上周央行續作MLF(中期借貸便利)+TMLF(定向中期借貸便利)的量略低於預期,此外央行行長易綱表示,目前利率水平是合適的,暗示大概率不會跟隨美聯儲降息。受此消息影響,債市收益率有所上行,境外客盤轉而賣出債券。

「在當前環境下,美國失業率(3.7%)處於歷史低位、薪資增速可觀、消費穩健、投資增速合理但並非很好。美聯儲將會表示開始逐步寬鬆。這些信號其實已經發出,具體降息幅度並不重要,也不會改變上述事實,降息后全球經濟和市場的處境都會更好一些。」他稱。

中國交易員坐等靴子落地早前市場押注中國央行或跟隨美聯儲寬鬆,因此多頭債市已經成為了今年最擁擠的交易,也有機構開始預警需要警惕債市踩踏風險。

「不過,上周末公布工業企業利潤同比降低3.1%,經濟需求仍顯不足。此外,通脹以及地方債發行等方面值得關注。預計利率債長期來看收益率仍有下行空間,但短期債市可能受降息預期落空等因素影響,出現一些調整。」上述交易員表示。

景順(Invesco)投資部副主席KrishnaMemani近期表示,「我也支持降息25bp,降息是因為通脹難以抬頭(5月核心通脹1.6%,遠低於2%),但經濟動能仍穩健,因此25bp足矣。但支持50bp的陣營則認為,25bp不足以防止經濟陷入衰退。在我看來,降息25bp還是50bp並不重要,更重要的是美聯儲一定不會再繼續加息。事實上,如果經濟接近衰退,那麼即使是50bp也遠不足以挽救經濟。」

目前,標普500指數已突破了歷史新高,位於近3020點,「防禦性降息」的支持者認為美股還將繼續突破,因為歷來非衰退型降息后的6~9個月,風險資產往往受到支撐。

還有觀點稱,此次可能並不只是「防禦性降息」,而將是一個漫長降息周期的開始。

在市場預期存在分歧的情況下,鮑威爾在新聞發佈會上的前瞻指引變得愈發重要。對於遠隔重洋、經歷了最近一個多月利率、匯率市場極低波動后的中國交易員來說,同樣如此。

不過,威爾遜稱:「我們認為標普500指數將缺乏突破動力,近期質量因子(Quality)和防禦因子(Defensive)的表現引領大盤,質量因子主要是指那些擁有較高資本回報、低槓桿、低盈利變化的公司。我們很少看到市場會變得如此傾向於防禦,尤其是股市還在創新高的時候。」此外,他也提及,目前美股盈利前景正在惡化。一季度每股收益增速同比增長0.3%,市場預計二季度為-2.6%,11個行業中8個行業會出現負增長。

25基點還是50基點?跡象表明,周四的降息已經板上釘釘。Fedwatch利率期貨工具顯示,市場預計8月美聯儲降息預期為100%,降息25bp的概率為78.1%,降息50bp的概率為21.9%。

摩根士丹利美股策略師威爾遜(MichaelWilson)對記者提及,其利率團隊的研究顯示,「上一次降息是在2007年9月18日,當時大家都認為是『防禦性降息』,但後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美聯儲開啟了歷時最長、規模最大的貨幣刺激政策周期(降息到0、啟動QE)。」威爾遜認為,由於目前美聯儲關注的很多經濟指標,例如Markit全球PMI指數、美國ISM製造業指數、新訂單指數等已比2007年9月的情形更糟,此次降息同樣可能是一個長期降息周期的起點。

往年股息購匯季節,匯率往往波動較大,但今年6月美元對人民幣匯率最高至6.9360附近,7月最高至6.8950附近。「今年股息購匯之所以對市場的影響較小,一者是外部環境因素變化沖淡了貶值壓力,二來匯率接近6.95附近的警戒區域,市場比較謹慎,不願順勢推高美元/人民幣匯率。」建行金融市場部交易員表示。

各界對8月1日凌晨2點美聯儲「防禦性降息」,即年內降息兩次各25bp(基點),未來停止降息的預期很高,但有觀點認為,若美聯儲希望預防經濟衰退,那麼一次性降息50bp的信號意義更強,何況市場早就預期至少會降息25bp。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早已對降息「表決心」——6月時他提及,「年初以來,我們認為維持利率不變是合理的。但目前隨着不確定性增強和通脹低迷,需要強調美聯儲將會緊密監測未來經濟前景,並且採取適當的行動來維持擴張,保持就業強勁,保證通脹接近2%的目標。」他稱,雖然就業報告很好,但貿易不確定性和全球增長放緩的壓力都仍存在。

在提醒市場曾經誤讀美聯儲上一次降息為「防禦性降息」的同時,威爾遜表示,摩根士丹利利率團隊的研究發現,美聯儲最為關注的一些核心經濟指標都已差於2007年。這些指標包括Markit全球PMI指數、美國ISM製造業指數、新訂單指數等。

今日关键词:古巴首任国家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