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于旅顺口区历史建筑修复保护呼声越来越强烈-美容资讯网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邱县新闻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大连-有关于旅顺口区历史建筑修复保护呼声越来越强烈

WTO最高法院瘫痪

▲旅順日本關東憲兵司令部舊址成了劈柴生火地。攝影/上游新聞記者張瑩

記者看到,這座文保單位周圍同樣被柵欄圍住,柵欄內道路上散落着磚塊和碎玻璃。由於樓體牆皮脫落,底層的水泥已裸露在外;窗框、陽台全都受到不同程度的破損。在側面的牆體上,裸露的電線從二樓垂落下來,在建築房頂上甚至長出了一棵小樹。

區別於旅順博物館的人來人往,大和旅館附近顯得格外冷清。附近一位居民表示告訴記者:「已經破破爛爛的了,根本沒人來,前兩年大和旅館門前空地上還有擺攤的,人多熱鬧些,現在不讓擺攤了,更沒人了。」

上游新聞記者看到,在空地上堆放着一堆木材,還有部分被劈成小塊的木頭散落在四周。王先生解釋:「由於無人看管維護,該建築附近的居民已經把這兒當成了廚房食堂,在這裏生火做飯,甚至把房子內的部分木料當柴火使用。這些歷史遺迹因缺乏保護,年久失修,正在消失。而一旦消失,是不會再生的。」

省級文保單位房頂長小樹在大和旅館舊址對面,一幢俄式長條形大樓矗立,這就是旅順師範學堂舊址。該建築佔地面積5000平方米,幾乎佔據了整條街道。街角處還立着兩塊石碑,分別為2015年遼寧省政府立「遼寧省第九批省級文物保護單位」和2003年大連市政府立「市級文物保護單位」。

上游新聞記者注意到,有關於旅順口區歷史建築修復保護呼聲越來越強烈。

最新數據顯示,旅順口全區共發現登記各類文物遺迹161處,已有78處被公布為各級文物保護單位。其中,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2處,省級文物保護單位35處。

上游新聞記者調查后發現,包括大和旅館舊址、旅順師範學堂舊址、旅順日本關東憲兵司令部舊址等重點保護建築和文保單位破損嚴重,甚至有居民在百年老建築邊劈柴生火做飯。

▲末代皇帝「行宮」大和旅館舊址破爛不堪。攝影/上游新聞記者張瑩

▲大和旅館舊址,牆皮脫落漏出灰色水泥,門窗破爛不堪。攝影/上游新聞記者張瑩

百年老建築成劈柴生火地在當地居民王先生的指引下,上游新聞記者來到了旅順日本關東憲兵司令部舊址,此處的殘破情況更為嚴重。

記者現場看到,這棟建築的骨架還在,但被歲月洗劫得不成樣子了。側面牆上有一處明顯鼓起,可見牆體膨脹得厲害。靠近大門口的八角形門廳已被磚頭封死。二樓拱形窗戶的窗框不知去向,只剩下一個窗口。樓頂也有年久破損的痕迹。

揪心!大連旅順口末代皇帝「行宮」破爛不堪,百年老建築成劈柴生火地

據了解,旅順師範學堂舊址,初為德國人開辦的商店、美國人創建的雜貨店和俄國人開辦的珠寶店,當時是俄國殖民統治時期旅順最大的商店;到了日本侵佔時期,則被改成了一所師範學堂。

正門右側掛着的牌子介紹:「該建築建於1900年,日本侵佔時期為旅順憲兵隊本部。被列為大連市第一批重點保護建築物。」

就歷史建築的修復保護情況,上游新聞記者先後諮詢了旅順口區文旅局、旅順口區招商局、旅順開發區管委會、旅順口區文旅局以及大連太陽溝文化產業發展有限公司等多家單位,所獲信息甚少。

末代皇帝「行宮」破爛不堪7月的旅順口山花盛放,遊客不斷,但這些繁華卻無法掩蓋歷史留下的痕迹。旅順口是全國獨一無二的近代舊戰場,中日甲午戰爭和日俄戰爭都曾發生在這裏,先後被俄日兩國殖民統治近半個世紀。銹跡斑斑的大炮、一座座歷史建築,似乎都在訴說著百年來的風雲變幻。而如今,不少歷史建築都破損嚴重,亟待修護拯救。

包明德建議,將旅順口近代建築群和要塞遺迹保護起來,建一座具有警世意義的歷史記憶公園。旅順口歷史記憶公園應以太陽溝為重心,將太陽溝區域內部分老建築修繕改造成為博物館、展覽館等社會公益性服務場所。

「一山擔兩海,一港寫春秋,一個旅順口,半部近代史。」這句話道出了遼寧省旅順口區的歷史地位。旅順口位於遼東半島最南端,屬大連市轄區,是歷史文化名城,也是我國北方重要軍港,中日甲午戰爭、日俄戰爭都發生在這裏。由於大規模保留了戰爭遺迹,旅順口被稱為「露天歷史博物館」。

由於建築封閉,記者無法進入內部。據悉,大和旅館佔地面積1066平方米,原是俄籍華人紀鳳台的私宅。日俄戰爭后,日本人將這裏改造成滿鐵旗下的大和旅館,主要接待一些軍政要人,在當時是個相當「有面兒」的高檔賓館。大和旅館出口有兩個黑色拱形門,上面刻着8個紅色大寫字母ENTRANCE(入口),穿過大堂,是通往樓上的S形木梯。

包明德說,國家層面的歷史文化記憶公園目前在國內還沒有,「下一步應加大旅順口國家歷史文化記憶公園建設資金扶持力度,把國家歷史文化記憶公園的保護和建設經費納入財政預算。」

2017年全國兩會上,政協委員包明德提交了《關於啟動旅順口歷史文化記憶公園建設》的提案。他認為,遍布旅順口城區的近代建築群和近代要塞遺迹,具有完整性、原真性,不但是一部生動的歷史教科書,也是一座露天的近代城市和要塞博物館。

據了解,為推進太陽溝歷史街區建設,旅順口區聘請有關方面編製了《太陽溝歷史文化區概念性規劃》,並制定《太陽溝歷史文化區保護、修復和利用工作實施方案》,推進「政府主導、市場運作」方式,於2015年成立了大連太陽溝文化產業發展有限公司,撥付1200萬資金作為種子資金,採用現代槓桿式運作。

政協委員:建設國家歷史文化記憶公園

7月15日,上游新聞記者聯繫到大連太陽溝文化產業發展有限公司,該公司負責人表示,「我們是國企,但目前沒有實際運營,不負責這方面的業務。」「關於歷史建築的修復保護工作,應向管委會了解情況。」

記者透過一樓窗戶看到,房屋內部同樣破破爛爛,大部分牆面已剝落,木架結構已搖搖欲墜。一樓的一側門市還掛着「古玩店」的牌匾,但早已人去樓空。

門口「大連市重點保護建築」牌子,介紹了這棟建築的歷史及舊貌:「該建築建於1903年,日本侵佔時期為旅順大和旅館。1927年日本間諜金碧輝(川島芳子)與蒙古王爺之子甘布爾扎布在此結婚。1931年清廢帝溥儀在此下榻。被列為大連市第一批重點保護建築物。」

▲省級文保單位與破爛的牆體。攝影/上游新聞記者張瑩

▲旅順日本關東憲兵司令部舊址。攝影/上游新聞記者張瑩

旅順開發區管委會則向上游新聞記者表示,此項工作由旅順口區招商局負責。隨後,記者又撥通了旅順口區招商局電話,工作人員說:「相關工作應由旅順口區文旅局負責。」同時該工作人員還透露,「太陽溝老建築的修復工作中,存在着產權歸屬問題,部分建築產權並不歸屬於地方。」

上游新聞記者多次撥打旅順口區文旅局的電話,始終無人接聽。

當地居民王先生告訴記者,看到這些建築破損嚴重,他感到十分痛心,曾多次向有關部門反映,希望這些百年歷史建築得到保護,但始終沒能得到相關部門的回應。

▲旅順日本關東憲兵司令部舊址大門被封。攝影/上游新聞記者張瑩

從旅順博物館向西出發,記者很快找到位於文化路30號的大和旅館舊址。記者看到,這座俄式二層小樓外面懸挂着兩個大大的紅字「旅社」,四周已用藍色彩鋼圍住,但是沒有任何翻新施工的痕迹,牆面、陽台、窗戶都出現不同程度的裂縫,很難想象這是一座重點保護建築。

▲1927年日本間諜金碧輝(川島芳子)與甘布爾扎布在大和旅店結婚。攝影/上游新聞記者張瑩

這名居民表示:「這裏已經空置多年,之前牆上還寫着紅色的『危險小心』的字樣,真的是非常可惜。之前也有很多遊客來這裏,看到這副破爛不堪的模樣,也都十分惋惜。」

據大連晚報報道,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逃離天津的末代皇帝溥儀來到旅順,被日本人安排住進大和旅館,住了約一個月。日本人不準溥儀下樓,他只能站在旅館二樓陽台看風景。1932年1月,鄭孝胥夥同日本關東軍大佐板垣征四郎,在大和旅館確定了偽滿洲國的政體,大和旅館也因此被稱為偽滿洲國的「產房」。

今年剛結束高考的小李告訴記者,他報考了大連一所大學,趁着假期提前來了解下這座城市,這次專程來到「旅順師範學堂舊址」遊覽,但沒想到會看到這副景象,實在可惜。

其中,旅順口太陽溝是我國現存歷史遺址較多、保存較完整、規模較大的歷史街區之一。僅在太陽溝,共有國家級文保單位4處、省級文保單位18處、區級文保單位3處,另有17處列入旅順口區不可移動文物名列,上文提及的大和旅館等3處建築,均位於該地區。

▲旅順師範學堂舊址牆皮脫落。攝影/上游新聞記者張瑩

大連作家協會主席素素認為,首先應把這些歷史文物儘快全方位保護起來,防止一些不專業搶修搶建的短期行為;其次,要從國家層面上做出統一的建設規劃,規劃起點要高,應出台初、中、長期的發展規劃,為今後申請世界文化遺產打下基礎,不能簡單建成一個旅遊景點,那樣就失去了建設國家歷史文化記憶公園的意義;此外,在建設國家歷史文化記憶公園時,要選擇專業團隊來操作。

然而,當地居民王先生近日向上游新聞記者反映,旅順口多個文保單位、重點建築物破損嚴重,部分甚至已成危房。「作為有着近百年歷史的戰爭遺址,不少還是市級和省級文保單位,卻被保護成了危房,實在令人痛心。」

如何保護老建築連問多部門無結果

今日关键词:CBA裁判被误伤